透过高灵的协助,他帮助数万人从疾病中疗愈【新选书摘】

他,是被上天刻意训练了25年的医疗灵媒…
天生拥有与最高的灵对话的能力,这个高灵会提供他十分精确的健康资讯,
这些资讯往往超前时代许多。

‘十四岁,我坐在公共汽车或火车上,若注意到前面那个人有某些健康问题,就会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人们的反应有时是感激,有时则是指控我侵犯他的隐私、偷取他的病历,或者更糟的情况。那可是很大的怀疑与敌意──特别是对一个正值青春期的男孩来说。’

(书摘)

刚开始的委托人

十一岁时,我想做些具建设性且有趣的事,好让我把注意力从耳边的声音转移开来,于是去找了一份在高尔夫球场揹球杆的工作。

然而,我的天赋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抛弃的。当杆弟时,我还是会忍不住告诉打高尔夫球的人他们的健康状况。我经常在那些人得知之前,就知道他们有关节僵硬、膝盖疼痛、髋部酸痛、脚踝受伤、肌腱炎等问题。

因此我会说:“你的挥杆角度有点偏,但考虑到你腕隧道的状况,也不奇怪就是了。”或者说:“如果你把左边髋部的发炎状况处理好,就会打得更好喔。”

他们会惊讶地看着我,问道:“你怎么晓得?”然后要求我提供如何改善的建议,我便告诉他们要吃什么、要改变什么样的行为、可尝试的治疗方法等。

当了几年杆弟后,我渴望改变。我决定,如果我打算建议别人吃某些疗愈所需的食物与营养品,或许应该在贩售这些东西的地方工作。所以,我在地方超市找了一份库存管理员的工作。

我的委托人任何时候都会来找我,我则从补货上架的工作空档抽出时间帮助他们。超市老板不介意我的工作偶尔被打断,因为我带来了新顾客。

而且,他也是我的委托人。

在超市走道提供健康咨询服务是有点奇怪,也很困难,因为那时几乎买不到营养补充品,食物的种类也有限。高灵一直解释,二、三十年后,商店将会提供更多有益于人体健康的选择;同时,他帮助我在疗愈计画上发挥创意,而我很高兴能够带委托人找到他们改善身体状况确切需要买的东西。

巨大的力量带来巨大的罪恶感

到了十四岁,有时我坐在公共汽车或火车上,若注意到前面那个人有某些健康问题,就会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人们的反应有时是感激,有时则是指控我侵犯他的隐私、偷取他的病历,或者更糟的情况。那可是很大的怀疑与敌意──特别是对一个正值青春期的男孩来说。

随着年纪增长,我学会小心选择在未被要求的情形下要帮助哪些人。如果我经常见到某人,还是会觉得有必要说出我知道的事。因此,我培养出先解读对方情绪状态的习惯,以确定是否可以接近对方。这么做减少了很多令人不舒服的状况。

如果是个陌生人,我通常不会说出我看见的事。然而,这却成了一种心理负担。进入青春期后,我开始觉得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更多责任,因此,如果某人有罹患肾脏疾病或癌症的危险,而我什么都没做,结果那个人病得很重或死去,有一部分的我会觉得是自己的错。当这种状况一天增加数百次,罪恶感与责任感就会变得难以承受……

《医疗灵媒》书籍介绍影片
**点此观赏影片>>
20160831-1

本文摘自
医疗灵媒:慢性与难解疾病背后的祕密,以及健康的终极之道/
安东尼‧威廉 Anthony William /
方智
20160823-2 购买此书>>

 9,437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