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本心,完全地放下。答案就在心靈的語言_by 徐大智

心靈的語言  文/徐大智 

為身心靈創造一個好的環境,其基礎在於回歸本心,而回歸本心有各種路徑,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即是放下(Let Go),這也是古代禪師指導弟子的無上法門。佛教傳說中有一則很美的公案:

一位貧家子弟帶著一束路邊採的野花去供養世尊。

「偉大的世尊啊!我是個一無所有的窮人,由於仰慕您的修持與德行,所以採了路邊的野花來供養您,希望您慈悲教導我生命的真諦!」貧家子弟如是說。

「放下!」世尊說。

貧家子弟將右手放了下來。

「放下!」世尊又說,

貧家子弟將左手也放了下來,鮮花散落一地。

「放下!」世尊說了第三次,

「偉大的世尊啊!我已經放下雙手了,還要放下甚麼呢?」貧家子弟疑惑地說,

「將那個也放下!」

於是,貧家子弟開悟了,成為一個弘化四方的大師!

這個公案寓意甚深,從療癒的觀點來看,完全地放下就是將自己身體的症狀、心中的煩惱、乃至內心最深、最隱微的種種習性與記憶一起釋放,療癒於焉產生,這是最高級、最直截的療癒方式。一般來說,人們很難面對自身的許多問題,所以必須將問題投射在身心靈的各個面向上,這投射出去的問題在身體上稱之為症狀;在心理上稱之為各種情結、負面情緒;在靈性上稱之為各種迷信與崇拜……然後從這些投射出來的形象中,尋找解決問題的答案。

其實答案就在問題的背面,人們投射的方式即為問題的答案,也就是心靈本身的語言模式──意象(Imagery)。人類透過五個感官介面與自身及外在世界溝通,分別是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這五種感官蒐集資訊、在心靈中形成意象、透過意象彼此對話、然後再透過五種感官釋放訊息。在這個過程中各種訊息交互運作,同時也帶動並影響著身體能量運作的方式──喜、怒、哀、樂各種情緒在意象作用下產生,自然而然地對生理造成影響。這些影響就像一個個的開關,調節著人體的種種反應,如同古人所說的:國者,人之積;人者,心之器也。唯有學習做心的主人,才能從中獲得真正的自由與健康。

20160727-1

學習意象的第一步──放鬆

透過意象與己心對話,是整體療癒的捷徑;而學習意象的基礎則是先學會放鬆。

放鬆之於療癒,如同紮馬步之於習武,不但是與心對話的基本功,同時也是所有療癒技術的共同基礎。放鬆可以讓我們超越意識中紛亂的訊息導致的身心緊張狀態,直接進入內在世界中,觀照影響心靈諸多負面情緒的成因,同步地清理,讓療癒自然發生;或者當心靈制約過強時,還可以進一步地以正向的意象重新調整,直至整體回復健康狀態。

對一些人而言,放鬆意味著甚麼事也不做、甚麼人也不理,讓自己懶洋洋地攤在沙發上或躺在床上;又或是將自己腦袋放空、聽聽音樂,甚麼也不想的狀態……無論採取甚麼樣的方式或態度,都只是關於「放鬆」這個概念的一個切面而已,並非放鬆的全貌。一般概念中放鬆是與緊繃相對的,如果在緊繃狀態下代表的是能量的消耗,那麼放鬆狀態意味著能量的補充。但在整體療癒的觀念中,這只是放鬆的初步而已──真正的放鬆是能量均衡的狀態、一種深度覺察的狀態。

舉例來說:當奔波了一天,身體感到疲累痠痛,於是回家後攤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甚麼也不想……這是一般意義的放鬆:因為身體累了,需要休息,所以要放鬆。整體療癒的放鬆概念則是:身體的能量運作方式僵化了,因此要活化能量運作的方式,讓能量回歸順暢運作的狀態。如:奔波了一天回到家,稍事休息後做做簡單的舒展動作,沖個澡,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靜靜地坐一會兒,讓大腦恢復平靜的狀態,這時,我們才真正地「回到家」

從人體的結構來說,所有的肌肉組織的結構都是對稱的,以上臂的肱二頭肌與肱三頭肌為例,當肱二頭肌緊繃時,肱三頭肌是放鬆的狀態;反之亦然,人體所有的姿勢,皆以此制動方式達成平衡。一般人印象中的「放鬆」,是身體完全不用力的狀態,事實上這樣的狀態並不存在──人體絕無任何一個姿勢是完全不用力或完全用力的,因此真正的「放鬆」指的是人體的「平衡」──肉體如此,心靈亦然。

20160727-2
放鬆與覺察

心靈的能量多以情緒(Mood)的方式呈現,包含情感與思緒二部分,而這二部分在日常生活中很難截然劃分───人們常會用我今天心情很不好(in a bad mood)或我今天心情很好(in a good mood)來表示自己的心靈狀態,這是種總合情感與思緒的概括性表達方式。從能量的觀點來看,情緒如水一般流動不定,也像氣候變化一般難以預測,企圖以一個恆定的模型去測量或判斷,往往會出現意料之外的結果。然而情緒的變化卻深刻地影響人們的心靈狀態,因此調控情緒的技巧變得極為重要。

這裡似乎出現了一個矛盾的問題:既然測量或預測情緒的變化是如此的困難,那又如何調控它呢?

其實,問題的本身就是答案──當我們在某個情緒當中時,代表著我們「知道」自己的情緒,例如:當一個人很快樂時,他「知道」自己 是快樂的;當一個人悲傷時,他「知道」自己是悲傷的。這個「知道」是一種「覺察」(Awareness)的能力,然而人們往往容易迷失在情緒不斷變化流動的過程中,而忽略了自己本身所具有的覺察力,因此情緒的調控,簡白地說只是找回心靈原本即有的覺察力而已。覺察開始的同時,調控隨之發生。

相應於情緒變動不拘的特質,覺察力也是靈活變化的──在禪宗的修行中有種極高明的禪定工夫稱為「流水定」──一種不拘於任何形式的覺察力訓練,在日常的行住坐臥中,所有喜樂哀樂的情緒變化,都能如實地觀照,如此便能不受限於負面能量的影響,覺察的當下即可轉念,長此以往,身心自然保持動態的平衡與健康。

而覺察力訓練的基礎,同樣必須回歸放鬆的訓練,只有透過一層層剝洋蔥般的練習,我們才得以逐漸褪去緊繃的壓力、失衡與僵化的情緒狀態、過度聚焦或失焦的思維模式……等,從恢復能量的平衡開始,一步步找回心靈的自由。

本文摘自:徐大智《意象療癒新視野》

 


20160725-14
徐大智 
從事整體療癒與關懷(Holistic Healing & Care)工作十餘年,目前透過諮詢、教學演講、專欄寫作與廣播節目,推廣身心靈整體健康與快樂生活的理念。
Mura Dazhi Xu(Facebook)
大智養心殿@dazhiclassroom

 5,074 total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