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为了找食物浪费能量_《阿纳丝塔夏》与大地共生

我们都在社会化与习惯性的生活模式下生存著,
阿纳丝塔夏告诉我们:“不需要为了转取食物而浪费能量,不需要穿衣服其实身体原本可以适应,
是因为人造社会才让人们变的如此。”

(以下为书摘)
阿纳丝塔夏说她母亲从她出生到一岁前,就可以一整天都不在,只留下她一个
人。
“这样妳不会饿死吗?”我问。
这个泰加隐士愣了一下,用诧异的眼神看我,然后才说:“弗拉狄米尔,世界
一开始就被创造成不需要人为了找食物、或是找什么样的食物而浪费精神能量的地
方。一切都按照人的需要依序生长、成熟。进食就该像呼吸一样,不需要将注意力
分散在食物上面、让思想偏离重点。造物者把这交给别的去处理了,使人可以尽情
活出自己的天赋。”
“妳是说文明世界里成千上万的人,都不需要为了正常的三餐每天工作吗?”
“是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迫使他们去工作。”
“哪是因为生活方式啊?农场主人和农夫的生活方式就跟城市人不一样,他们
还不是照样得从早做到晚才能喂饱家人。
“就拿一颗雪松子来说好了,妳想得到它,也要花很多力气吧。松果在那么高
的地方,离地面十几公尺。”
“真的很高,”阿纳丝塔夏也同意。“我以前都没想到。我都是照祖父教我的。”
说这话的同时,阿纳丝塔夏抬起右手弹了一下手指。两三分钟后地上出现一只毛茸
茸的红松鼠。
这只小动物用后脚站立,前爪捧著一颗雪松果。阿纳丝塔夏看也没看,再弹了
一下手指,继续跟我讲话。
小动物迅速剥起雪松果,把里面的松子一个一个抽出来,放成一堆,待阿纳丝
塔夏弹第三次指,牠立刻把一粒松子去壳,灵巧地跳到她的掌心。
阿纳丝塔夏把小动物的脸凑近自己的嘴边。
小动物把口中的雪松子仁传到她嘴里,再跳下她的手,开始替另一颗雪松子去
壳。
已经有十几只抱着雪松果的松鼠站在地上了,而且数量还在急速增加中。阿纳
丝塔夏拍拍我一公尺外的草地。所有松鼠都开始剥起松果,把松子挑出来集中在指
定的地点。每剥完一颗就再去找新的。不到几分钟,我面前的雪松子就已经推积如
山。
一开始我觉得很神奇,但后来我想到住屋盖在松林间的新西伯利亚科学城,那
里也有很多习惯人类的松鼠。牠们会向散步过去的居民要东西吃,如果没要到,甚
至还会生气。只不过我现在看到的情形是反过来的。我告诉阿纳丝塔夏:
“到我们正常世界就不一样了,妳尽管在小贩面前弹手指好了,阿纳丝塔夏,
不然妳要打鼓也行,都不会有人给妳任何东西的,而妳却在这里说:‘造物者把一
切都安排好了。’”
“那是谁的错呢?如果人决定要改变造物者的计划?这样是好还是坏,请你自
己想一想了,弗拉狄米尔。”
这就是我和她之间有关饮食方面的对话。阿纳丝塔夏的立场很简单:浪费精神
在想原本就供应无虞的东西很不应该;是人在人造世界的生活方式造成了问题。看
来隐士阿纳丝塔夏,光是住在森林里,不用考虑饮食、也不用为此消耗体力和脑力,
就能得到最高品质、有机的、对她的身体来说理想而均衡的饮食。反观我们,身处
文明世界却得不断地想吃的问题,从早到晚都在为它工作,且往往得到的还是内容
可疑、品质堪虑的食品。
我们早就习惯我们的世界,并且称之为文明。但现代文明是否忘了这世上还存
在着另一种、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活?要是几千年来人类投入的是大自然,而不是
人造世界,不知道现在能发展到何等高度?
我们都在书上、报纸、电视节目上看过,有很多不小心被遗落在荒野的婴儿被
狼哺育的例子。这里的人世世代代都与环境和谐共存,他们和动物世界的关系完全
迥异于我们。说不定连身体机能也不一样。
我问阿纳丝塔夏:“为什么妳不会冷,我却要穿着大衣?”
“因为总是把自己包在衣服里,”她说:“进入遮蔽场所躲避冷和热的人,身
体会渐渐失去适应环境的能力。我的身体没有失去这项本能,因此不需要特别穿上
衣服。”

本文摘自/
鸣响雪松系列1:阿纳丝塔夏/
作者:弗拉狄米尔.米格烈 Vladimir Megre/
拾光雪松出版有限公司

20160326-1 购买此书>>

 21,47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