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書寫 (聖多納的通靈能量漩渦)

自動書寫是人們覺得在漩渦中最有收穫的活動。我會在聖多納通靈研討會裡,帶領小組在另類意識狀態裡進行自動書寫。我建議學員與一個「智慧性的存有」連結,也就是他們欣賞的對象。這個對象能提供對他們的靈性、智力、身體或物質方面有助益的資訊。這涉及了透過冥想或自我催眠進入放鬆狀態,並坐在一個舒適的位置,膝上放著本記事簿,手裡拿支筆。學員放鬆後,再睜開眼睛,讓雙手寫下任何自動冒出來的事情在通常的情況下,如果沒有立刻冒出東西,就要繼續畫圓圈,直到字母出現為止。這麼做會有所幫助。自動書寫的筆跡會與你原來的筆跡不同,甚至會不時發生變化。這並非是個罕見的情形。正如一位來自加州弗雷斯諾市,希望匿名的學員所見證的:「自動書寫會帶來驚喜,包括一位新的『指導靈』會在中途介入,造成書寫發生巨大的變化。」

( * 如果你想多了解與自動書寫有關的資訊,https://Hayhouse.com/downloads 上也提供了全長七十四分鐘的錄音課程。輸入產品ID: 6829 與下載密碼: course 即可。)

你會接觸到的存在,正如拿破崙所說,「從崇高的到荒謬的」都有。以下是我們收到的幾個自動書寫之例:「我在博因頓峽谷與一位神靈接觸後,按照其詮釋解讀了一些星盤。我把左手放在星盤上,並透過右手自動書寫。我會解讀書寫下來的內容,詢問資訊在星盤中的位置,再查看星盤,並對自己說,『當然!那很簡單呀!』「這位神靈散發出來的愛的感覺太過強烈,以至於讓我在整個自動書寫過程中顫抖、哭泣。我從那裡獲得很多能量,我甚至會拿著手電筒在機場觀景台漩渦和鐘形岩漩渦四處走動,直到凌晨四點才睡—我睡得很好,早上七點半醒來,精神煥發,精力充沛。」— 姓名保留

「長久以來,我一直會觀想自己坐在一座巨大的創造力水庫之上,但因為水庫有層石頭外殼,而無法汲取其中的儲水。在博因頓峽谷漩渦的經驗之中,出現了兩個指導靈,但我抗拒祂們,因為祂們不是我期望的那種。祂們是一對演鬧劇的小丑。我有股略為頹喪的失望感。祂們不是尊貴莊嚴的大師。最後,我決定認可祂們,並了解祂們是否真的就是我想要的指導靈。祂們自稱是我的指導靈—至少有好一陣子。「其中一個是蓄了灰白短髮、鬍鬚的男子,一副很專業的樣子。我問祂姓名,祂胸有成竹地回答:「塔穆爾」(Tamur)。但另一個人物,顯化為一個奇形怪狀的石板色金字塔。我問祂叫什麼名字時……,祂只是笑而不答。祂和塔穆爾一在彼此對看,笑著互相推擠。我覺得難以置信。祂終於開口了:「叫我楔子(theWedge)吧。」「楔子?」我問道,並開始感覺祂像個喜劇配角。「是啊。」祂咯咯地笑著,沒有再多解釋。這時,我感到有點不知所措。我略感失望地說:「祢不是認真的吧。」祂們回應道:「你是嗎?」我不得不承認我是自取其辱。「祂們稍微安定下來後,凝視著我,塔穆爾問我『這』是否真的是我想要的。雖然我不知道他所謂的『這』指什麼,但仍然感覺非常肯定,是的,我想要『這』。同時,楔子一頭鑽進我的太陽神經叢裡。我感到驚訝,但不恐慌,我問塔穆爾:『祂在做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塔穆爾說:『沒事。』祂正在幫你淨化一些能量。

「我的太陽神經叢開始散發橙色的光芒—看起來就像被暗黑、堅硬的外殼包圍著的旋轉熔岩。幾分鐘過後,楔子退出來了。接著,我醒過來,有股平靜與知足的感覺。我相信楔子在覆蓋我創意水庫的石殼上打穿了一個洞,這或許能解釋我事後在自動書寫方面會如此成功的原因。「艾倫.沃恩建議我們與一個『智慧性的存有』連結,但我敬仰的對象是才華洋溢且剛過世的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我想看看能從他那裡獲得些什麼。我認為這可能是個錯誤……,但我自忖他有著高度發展的靈性,因此決定放手一試。「我順利地進入另類意識狀態,並召喚奧森後,太陽神經叢感受到一股震動,手開始振筆疾書。我從未有過如此果斷的肢體反應。我現在仍然和當時一樣非常高興。以下是我/奧森書寫的內容:『我想獨處,不想被打擾。請不要來干擾我。』我把白光和愛傳送給他,並請他告訴我其死因—我恐怕是不想讓他離開,因為這次接觸讓我很興奮。『我的心一沉。我接收不到他的任何資訊了。』我告訴他,他決定要現身時,可以隨時透過我現身,接著就把更多的和平與光明傳送給他。「我決定召喚一個可靠的亡者—艾德加.凱西。『我會幫助你,親愛的。你想知道些什麼?』『你能告訴我一些跟我有關的事嗎?』我問道。『你現在可以展開一項偉大的工作了。』他回答道。「我興奮地又提出一個問題:『你能告訴我一些與我們所有人有關的事嗎?』他回答:『可以,我要說的是,你只要留心自己心中的渴望,就能找到自己的靈。等你召喚我的時候,我會再來。』

「我不知道還要問些什麼,但卻不想讓他走。艾德加把我引介給一位叫馬將(Ma Jong)的……存有,接著就離開了。這個……存有傳達的訊息是:『你將為許多人帶來偉大的啟發。不要讓他們失望。將你看到的付諸行動,追隨你真心的渴望。你召喚我的時候,我也會來。你就是個開端。你必須澄清心裡的想法,保護自己不受生活混亂的影響。』「我接收到的肯定語是:『我是一個充滿光明和喜悅的存有。我將成為一個賜福他人的管道。』馬將接著結束了溝通:『我們的溝通到此結束。』「我激動得無法自抑。這是我通靈能力最高度的實體顯現。我從書寫完的頁面就能證明這是真的。」— C﹒K﹒密西根州克拉克斯頓市

「我和一位朋友合住於羅斯阿布里加多斯(Los Abrigados)的一間套房。週六早上醒來時,我感覺非常不舒服,因為睡眠中發生的一切,都比在這個度假村醒著的時候愉快很多。我不知道如何解釋,只是一心想回到原來的地方。我只模糊地記得當晚睡夢中發生的事情:我被引介給一位要告訴我霍皮族生活方式的指導靈。記得我當時翻了個身,又進入了深度睡眠。「但當天早餐時,朋友問我是否記得夢裡的任何事。我把夢裡的遭遇告訴她。她接著告訴我說,她當晚看到我擺出蓮花座的姿勢唱誦(我的身體並不適合蓮花座的姿勢)。「星期六下午,迪克放我們去參訪漩渦。我和一位朋友到機場觀景台漩渦後,進入了另類意識狀態,並敞開自己接受自動書寫。我接收到一位名叫綠樹(Green Tree)的引導靈傳來的優美文字後,請祂解釋前天晚上發生的事。以下是祂迅速透過我的手傳來的話語:『我們跟你說過我們的薩滿之道,也為你舉行了一場啟蒙儀式。你現在是我們的成員了。你將會像之前的許多薩滿巫士一樣,繼續做我們的工作。秉持誠實、真實和誠信的態度,在這片土地上傳播我們的薩滿之道。』我永遠不會忘記在漩渦裡經驗到的感覺。在機場觀景台漩渦可以看到鐘形岩,我望著它,始終認為它就是我的『家』。」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發現我的自動書寫能力。

我在聖多納有過五次成功的自動書寫;在家裡的持續努力,也得到了非常有趣的結果。」「我把它當做實驗的一部分,特別請這個人發表意見:『天命注定我要來這裡付出生命,解脫人們的束縛。我有個前世的身分是摩西。我的目的始終是讓人們脫離束縛。「『我很快就要去非洲投胎了。我們已經在種族隔離的問題上,花費了足夠的時間。現在是擺脫所有民族控制,重獲自由的時候了。如你所知,俄羅斯將會發生變革—那裡的人活在一種不同的束縛之中。他們將邁向一條啟蒙之路。這個變革將席捲全國,政府也無法阻止這場運動。整個世界也會掀起巨大的變革。第三世界國家會有非常大規模的變革。美國也會在意識到這件事的前提下被弄得天翻地覆。

「『你,珍妮絲,你要把我們傳送給你的訊息,為那些需要清楚、簡單的語言之人,書寫一本基本資訊手冊,解釋愛的概念和你們所謂的神所包含的許多面向。無論你們怎麼稱呼神都無所謂。神這個概念是真實的—我們都是真實的,也都是神和彼此的一部分。生存在地球層面的人,終於再度從這個記憶裡覺醒了。你們已經忘記了許多次元,但現在即將回想起來。「『地球受到的詛咒現在正開始要解除。許多在你們眼中的偉大科技,只是你們即將回想起的許多事物的預覽,我們將再度活在恩典之中。』「在自動書寫開始和整個過程中發生的許多快速循環,是為了把能量引導到身體可以接收的層面。」—J﹒L﹒加州庫比蒂諾市

「『這是給瑪莎的訊息。你好,你也有列木里亞人的高度水準,是個古老的智者。再次地,你準備好了—你曾是最高度進化的同類靈魂。對你,瑪莎,我現在要透過雪莉,傳達以下的訊息給你!我們要給你的訊息是,你在最近一次非常出自個人本性的嘗試中所散發的愛—雪莉並沒有清楚地覺察到,但你知道其中的含意。你是同族裡地位最高的人之一,而且始終都是—尊重自己和自己的決定。你再度踏上了道途—你自己的道路—不要害怕。你有自己的大師和指導靈,祂們都愛你,也都等待你敞開自己的這一刻很久了!注意,我們善良、充滿愛心,也永遠不會傷害你。現在,關於你最近和目前的努力:現在就行動吧!你知道自己準備好了。你需要的只是信心。有了信心,你就勝券在握了!自由……擺脫你的小我,進入你最真實的本性。永遠記住,那些在你之上的人愛著你,並以最仁慈的光眷顧著你。始終要知道這一點,永不休止地追尋,你一定會成功!再會啦—我們會再次跟你相會。你屬於我們至愛的一群。溝通結束!』「我有個有趣的怪癖,那就是每當我聽到或感受到『真理』,若不是起雞皮疙瘩、發冷、發抖,就是感動得流下眼淚。那是一種自發性的哭泣,有時卻會讓人感到非常、非常尷尬。總之,當雪莉自動書寫到『你好,你也有列木里亞人的高度水準』時,我就放聲大哭。這一則訊息真正有趣的地方在於:『也都等待你敞開自己的這一刻很久了』。我從小就知道身邊有指導靈和大師在幫助我們,但我的態度是以非常固執和激烈的態度一再地表示,我會『靠自己』,『不需要祂們的任何幫助』。直到最近,我才屈服於透過冥想,有意識地尋求引導、協助的想法。

摩羯座的人往往太頑固不化,至少我年輕時,會因為採取最艱困的道路而有所進展。神啊,真高興我已經走出那個階段了!「果不其然,祂們真的一直在等這一刻。在此之前,我一直在有意識地以口頭排拒祂們。此外,我一直為了幾個決定猶豫不決—三個非常重大的生活改變。這則訊息準確地點出我目前的需求。當雪莉讀出這則訊息,我就直覺地知道那指的是什麼。此外,當雪莉讀到「你屬於我們至愛的一群」這句話時,她真的哽咽了。她說,當這個訊息透過她傳達而出,她有份莫大的榮譽感,就像是個非常奇妙、特殊的勛章。「他們說的至愛是神的一種概念嗎?是愛嗎?是個志同道合的組織嗎是某個人嗎?那提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問題。你或許能從別人身上了解到更多。此外,這只是列木里亞人的術語,還是個用來形容一個概念,又受到普世接受的詞彙?我想知道。「我能在每個課程練習中獲得成功的表現,但那讓我感到震驚,因為我對發展通靈能力一向毫無興趣。我的興趣是進一步開發我那讓別人療癒自我的能力。「聖多納的能量對我有吸引力,因為我最近對疾病和脈輪能量氣脈的關係產生了興趣。我來聖多納就是為了這個原因。除此以外的所有事情,對我來說都是徹底的驚喜。」—M﹒L﹒

「研討會的前一個星期左右,我在一家最喜歡的玄學書店瀏覽,順手拿起一本書翻了幾頁就放下,接著又拿回來繼續瀏覽。由於某種原因,我再度拿起那本書,並意識到我想要這本書,即使它不是我通常會買的那種書。我一直沒有興趣讀這本書,但似乎直覺地了解書中內容。我一直把這本書擺在臥房的床頭櫃上,那也是我練習冥想出神的地方。另一件更不尋常的事是,我居然把那本書帶去二六〇〇哩外的聖多納!「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處理一個診斷不出原因的病情。我為那令人倍感苦惱的經驗,花了十萬美元,甚至興起要寫一本醫病溝通教科書的念頭。「在此之前,我從未參與自動書寫的練習,但我始終對它保持開放的心態。當我們在引導下進入出神狀態時, 我選擇了阿爾伯特. 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這個睿智的人物。不過我對史懷哲醫生所知不多,只知道他因為在非洲從事的人道醫療服務,而成為舉世聞名的人物。我才開始對這個人有了更多的了解。「史懷哲醫生說:『務必告訴他們,要謹記病人才是最重要的,把個人的感情放一邊,把精力集中在患者身上。這個方法會為在醫學領域從業的任何醫生,帶來巨大的成功和快樂。』我問:『你會幫助我嗎?』史懷哲醫生說:『是的,只要你召喚我,我就會到現場幫助你。』「我問:『我需要做什麼特別的準備嗎?』史懷哲醫生說:『不需要,只要出自經驗和真心發言就好。』我問:『這本書會觸及需要的人嗎?』史懷哲醫生說:『會,我們會在另一邊促成這件事。』我問:『我可以馬上開始嗎?』史懷哲醫生說:『可以,只要你感覺已準備好去經歷。』我問:『有種適用於所有醫生的療癒特質嗎?』史懷哲醫生說:『有—愛。對大多數人來說,愛是個既簡單又最艱難的瑣事。就讓愛成為你這本書的主題吧。』我說:『謝謝你,阿爾伯特。』史懷哲醫生:『祝你萬事如意。轉告諾曼(Norman)我一切安好。』

「交談結束後,我和史懷哲醫生彷彿變成一個與宇宙能量融合為一的靈體。那一瞬間,我得以汲取如泉湧般的龐大知識。我歷經七年的醫療問題是個業報。它的目的是要把我帶到現在的處境:學習玄學,寫出自己的經驗,幫助推動醫學專業人士的進步,並實現自己的無限潛能。「聽起來雖然像陳腔濫調,但我已經不是當時那個去聖多納的人了。我踏上了一條新的旅途。」— S﹒A﹒M﹒康乃狄克州格蘭比鎮

自動書寫 (聖多納的通靈能量漩渦)

聖多納的通靈能量漩渦:世界最強力的能量中心,與其通靈、療癒、轉化紀實

  • 生命潛能 出版    2023/3

作者:  迪克.蘇特芬(Dick Sutphen)

  作家、催眠師與研討會訓練師。他開發的創新團體催眠探索技巧目前已在國際上普受運用。他的暢銷書《再續前世緣》(You Were Born Again to Be Together)、《前生與來世的愛》(Past Lives, Future Loves)與《不可見的影響》(Unseen Influences),已成為玄學/心靈成長書籍的經典。

  迪克共著有三十二本著作,也是六百多個催眠、冥想和回溯催眠錄音節目的主持人。他在通靈研究和人類潛能探索方面擁有五十年的資歷,包括擔任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市催眠中心的創辦人和前主任。

  更多資訊請見 https://dicksutph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