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灵性体的梦与七种现实

我们有七个身体:肉身体、以太体、星光体、心智体、灵性体、宇宙体和涅槃体,每一个身体都有它特殊类型的梦。

在西方心理学中,肉身体被认为是意识,以太体被认为是潜意识,而星光体则被认为是集体潜意识。

肉身体会产生它自己的梦,如果你的胃不舒服,你的身体会产生某种特别的梦。

如果你的身体生病了,现在正在发烧,那么你的肉身体会创造出自己的梦。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肉身体的梦往往是出于身体的不舒服。

身体上的不舒服、不自在以及疾病会创造出它自己的梦。所以,你甚至可以透过外界的刺激而引发肉身体的梦。

比如说,你现在正在睡觉,如果有人拿一件湿衣服里住你的双腿,你会开始作梦,你很可能会梦到自己正在横渡一条河流;如果有人拿个枕头放在你的胸口,你也会开始作梦,你可能会梦到有人坐在你身上,或是有石头落在你身上。这些都是来自于肉身体的梦。

以太体—第二个身体—也有它自己作梦的方式。以太体的梦为西方心理学造出许多困惑,佛洛伊德就误以为以太体的梦和经由压抑而产生的梦是同一回事。没错,确实有许多梦是由于压抑欲望所引发,但是这些梦都属于第一个身体—肉身体的层面。

如果肉身体上有着任何压抑的欲望,例如你正在断食,那么你很可能会梦见自己吃早饭的情景;如果你压抑的是性欲,那么你就很可能会作各种跟性有关的梦,这些都是属于第一个身体的梦。

以太体一直被排除在心理学的研究范围外,人们一直把以太体的梦当成是第一个身体/肉身体的梦来解释,这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以太体能够在梦中旅行。以太体常常会离开你的身体,但当你回忆起来的时候,你会把它当成是一场梦。

不过,那并不是一场梦,它跟肉身体所创造出来的梦不一样。

在你睡觉时,以太体能够离开你,虽然你的肉身体还在原来的地方,但是你的以太体能够离开身体,甚至旅行到太空里。

没有任何一种空间能够限制以太体,距离也完全不是问题。对于那些不了解以太体,不知道有以太体这回事的人,他们或许会把以太体层面的现象解释为潜意识。

他们把人的头脑分为意识和潜意识,称肉身体的梦为“意识”,称以太体的梦为“潜意识”。

然而,以太体并不属于潜意识,它与肉身体的梦同样具有意识状态,不过是不同层面的意识。

如果你能够开始意识到你的以太体,那么,你就能够开始意识到属于以太体层面的梦境。

肉身体的梦可以经由外界的刺激所引发,以太体的梦也可以透过外界的刺激而引发。

咒语就是形成以太幻觉、以太梦境的方法之一。

当一个特定的咒语、一个特定的字眼或声音,在以太体的中心里不断地重复时,会创造出以太体的梦。

创造以太体梦境的方法有许多种,声音是其中常用的方法之一。

在过去,苏菲派的人会用香味引发以太幻觉,穆罕默德也非常喜欢香味。除了某些特定的香味可以引发特定的梦,色彩也能够引发属于以太体的梦。

有一个叫做利比特(Leadbeater)的人,曾经作了一个蓝色的以太梦,整个梦境就只是纯粹的蓝色,但那个蓝色有着一种特别的深度。

所以,他开始到世界各地的商店去寻找那种特殊的蓝色。

经过好几年的寻找,他终于在印度一家商店里发现那种蓝色,他找到一块具有那种特别深度的蓝色天鹅绒。后来,也有其他人用这种天鹅绒来引发以太体的梦。

如果有人在深度的静心里看见某些色彩,经验到某些香味、声音或全然陌生的音乐时,这些也都是一种梦,只不过是属于以太体层面的梦。

所谓灵性上的预见也是属于以太体层面的现象,是以太体的梦。

某些像是上师们突然现身在门徒面前的现象,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那只是一种以太体的旅行、以太体的梦境罢了。

但是,人们一向只从肉身体这个层面来研究头脑意识的状态,所以他们如果不是以生理学的角度来解释这些以太体的梦,就是完全地忽略它们,把它们搁置于一旁,再不然,就是把那些梦归类成无意识的部分。事实上,当人们把任何东西归类成无意识的层面时,那等于是承认自己一无所知,把事情归类于无意识只是一种技术上的把戏而已。

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意识的,每件事情都是有意识的,只是与前一层意识相较之下,它是较深一层的意识,比较不为人知罢了。

所以,对肉身体而言,以太体就变成了无意识的层面;对以太体而言,星光体才是属于无意识的层面;对星光体而言,心智体属于无意识的层面。

其实,所谓的意识指的是那些已经为人所知的部分,而所谓的无意识则意谓著还不曾为人所知的部分,那些未知的部分。

星光体也有属于星光体自己的梦。在星光体的梦里,你能够进入你的前世,这是属于你第三层向度上的梦。

有时候,在一个普通的梦境中会掺杂了一部分以太体的梦或某些星光体的梦。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梦通常会变得一团混乱而难以了解,因为你许多不同的身体同时出现,而其中某些身体的梦会进入到另一个身体层面的梦,或贯穿到另外一个身体层面的梦里。

所以有时候,在一个普通的梦里可能会有着片段的以太梦或星光梦。

第四个身体是心智体,它能够回溯过去,也能够进入走来。有时候,当一个人面临紧急时刻,即使是一般人,都可能瞥见未来。

比如说,当一个你极为亲密的人即将过世时,他死亡的讯息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寻常的梦境里。

你对于梦的其他多重向度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任何其他的方式,所以这个死亡的讯息会穿透到你平常的梦里。不过这种梦通常不会很清晰,因为这些讯息往往必须跨越不少障碍,才能够进入你平常的梦境里,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而每经过一个障碍,讯息都会有所削减与变形。

会有这些障碍的原因,是每一个身体都有它惯用的象徼符号,当某个身体的梦要穿透到另一个身体的梦中时,必须被转换成另一个身体惯用的象征符号,所以梦常会变得混乱而难以理解。

第四个身体中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不过时间仍然存在着。

时间,即使是“现在”这个当下的片刻,仍隶属于时间的长流,所以你的头脑需要集中注意力。

即使你能够回想过去,但是你的头脑还是必须把注意力放到过去的方向上,而未来和现在都必须暂时被你搁到一旁。

当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未来的方向时,另外两个向度—过去和现在—也就不见了。在第四个身体中,你能够看见过去、现在和未来,但你没有办法同时看见它们。而且,你只能看见你个人的梦境,那些属于你个人的梦。

本文摘自《奥修脉轮能量全书(二版):灵妙体的探索旅程

生命潜能出版

 697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