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感情中充滿焦慮和不安全感?擁抱你的內在家庭成員

 

 

親密關係,是我們能夠展現所有的自己

好的親密關係是雙方都能處在「自我領導」狀態─彼此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而我們在一起不是因為我需要討愛,而是因為我喜歡和你相處,所以選擇讓你進入到我的生命中。

編按:認識你的內在家庭

內在家庭系統治療(Internal Family Systems Therapy,簡稱IFS)認為人是多元心智,每個人內心都有許多次人格,稱作「部分」。在本書中,會使用詞彙「內在部分」、「部分」、「內在人格」來形容這些內心次人格。IFS將內在「部分」分成兩種角色:「保衛者」與「被放逐者」

保衛者(Protectors

保衛者做的行為都是想要保護你、讓你不要感到痛苦,保衛者又分為:
1、管理員(Manager):幫助你掌控計劃每天生活、確保你的內在傷痛不會被觸發
2、救火員(Firefighter):在你內在傷痛被觸發時趕緊跳出來,做出其他行為來「滅火」,幫助你不用感受痛苦。

被放逐者(Exiles

當過去發生痛苦事件時,承擔起你當時無法處理的情緒、然後被流放到意識之外。這些被放逐者通常年紀很輕,是被凍結在過去的內在孩子。在本書中,使用的詞彙包含「被放逐者」、「受創的內在孩子」、「被放逐的內在小孩」來指這些攜帶痛苦的被放逐部分。

 

「我覺得自己很有問題,我每天都花很多時間查看男友的社群網站─誰按他的貼文讚?他去按誰的貼文讚?我會開始看那些人的帳號,如果是女生,我就會開始檢視:她比我優秀嗎?她比我漂亮嗎?然後我會覺得男友一定和這個人曖昧,就會開始生悶氣。」三十歲的蘇菲,外表亮麗,工作也非常順利,朋友常常羨慕她人生很完美、戀情很甜蜜。

 

而蘇菲來到諮商室,正是因為在感情中充滿焦慮和不安全感:「我很常吃醋、忌妒,會不斷追查男友有沒有跟前女友聯繫,還一直覺得他想跟前女友復合。」蘇菲繼續說:「我都不敢跟朋友說,其實我會偷偷看他的手機。」

 

諮商中,我帶著蘇菲去覺察和辨識她的內在部分,她稱那個不斷查看男友社群網站貼文的部分「偵探」,而蘇菲有另一個部分對於「偵探」充滿羞愧:「這個『成熟大人』部分說,妳是成年人了,還有個碩士學位,怎麼做這麼幼稚的事情!」

 

我請蘇菲問問看「成熟大人」部分願不願先到旁邊休息,讓我們有空間好好理解為什麼「偵探」要這麼做。接著我請蘇菲閉上眼睛去認識這個「偵探」部分:「問問看『偵探』,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不做這些行為,她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情?」

 

過一會兒,蘇菲緩緩地說:「『偵探』說,她要找出任何男友可能會劈腿的證據,這樣哪天如果真的發生時,我才不會措手不及。」

 

蘇菲了解到,原來這個「偵探」不斷查看男友的社群網站,是為了幫她「做演練」。這樣,當男友真的劈腿時,蘇菲才會「準備好」。蘇菲也意識到,這個「偵探」在她過往戀情中也都有出現,都不斷在幫助她找男友會離開她的證據,因為蘇菲內心有位孩子認為:「不會有人真的愛我,每個人都會離開我」。

 

因為這個受創孩子很怕被拋棄,蘇菲有好幾位保衛者確保她在戀情中不會被拋棄:「完美女友」部分讓她變成男友心中想要的樣子;「照顧人」部分常常犧牲自己,替男友做所有事情。但不管付出多少,蘇菲還是充滿不安全感,所以「偵探」常常出現,尋找蛛絲馬跡,替蘇菲演練最壞的情境。

 

這是許多人在親密關係中的樣貌─我們內心受創孩子覺得不被愛,所以不斷從親密關係中乞討愛。因為害怕被伴侶拋棄,我們的保衛者紛紛跳出來:討好、犧牲奉獻、照顧人、委屈自己、成為別人想要的樣子……。

 

為什麼我們在應該要親密的關係中,需要隱藏自己、假裝成其他樣子?

 

 

愛自己,是能愛內心所有部分

世界著名婚姻與家庭治療師艾絲特.佩萊爾(Esther Perel)說:「感情的滿意度,來自於你是否愛自己、接納自己。」在學習IFS後,我終於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過去我總覺得「愛自己」是很抽象的詞彙,近年來,「愛自己」更是被商品化,社會大眾告訴你「愛自己」就是要買哪些東西、要做醫美整型、要塑身節食、要去哪裡度假……,當然,這些都沒有不好,但若這些行為是保衛者用來逃避面對內心該處理議題的方式,那麼不管做多少,你內心受創孩子依舊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如同蘇菲,不論她的保衛者做多少事情,讓自己看起來完美,她內心受創孩子依舊覺得自己不被愛。我在諮商中要幫助蘇菲進到「自我」狀態,帶著她去認識、理解、以及愛她的內在部分

 

愛自己,就是指能夠愛你內在所有部分。

 

本文摘自《擁抱你的內在家庭:運用IFS,重新愛你的內在人格,療癒過去受的傷

三采文化出版

留佩萱著

擁抱你的內在家庭:運用IFS,重新愛你的內在人格,療癒過去受的傷

 407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