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融内在冲突并非控制你的次人格,而是被你所爱

 

 

人人都有多重面向

我们都是在单一心智╲人格信仰系统中长大,认为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心智,从中产生不同的想法、情绪、冲动与渴望。这也是我曾经相信的模式,直到我不停地碰到个案教导我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单一心智的观点在人类史上如此权威与普遍,我们从不质疑它的真实性。但,透过本书,我将协助你重新审视真实的自己,邀请你尝试不同的多重模式,体验内在家庭系统所言的“你与所有人都是多重人格”。

 

我不是说你有多重人格障碍(=解离性身分障碍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且我真心认为被如此诊断的人与其他人并没有太大差别。这些人的多重人格就是我在内在家庭系统中所称的内在部分,而且我们所有人都有。唯一的差别在于,有解离性身分障碍的人承受过恶劣的虐待,他们的内在家庭系统比我们的更支离破碎,每一个内在部分都明显独立,比其他人的内在部分更极端化与连结断裂。

 

换言之,我们生下来就有许多次人格(心智,sub-mind),不停地在我们心中互动。大致上我们称之为思考,因为“部分”不停地互相交谈,也与你交谈,谈你所做的事情,或辩论最好的行动等。记得当你面临了难题,你好像听到一部分说,“去做!”另一部分说,“你敢!”因为我们只以为那是思考上的冲突,不会去注意辩论背后的内在成员。内在家庭系统帮助你不仅注意到它们,也要你成为主动的内在领导者,而这是你的内在家庭系统所需要的。

 

单一心智模式导致我们畏惧自己的内在部分,把它们视为病态。我们尝试控制被当成困扰的思维与情绪,而且我们只会对那些冲动进行对抗、忽略、管教、隐藏或感觉羞愧,而不去做我们真正想做的,然后因为无法控制它们而指责自己。换言之,我们讨厌那些阻挡我们的东西。

 

这种作法若要有效,只有当你把这些内在阻碍当成来自于你的单一心智的非理性杂念或极端情绪。例如,如果你畏惧演讲,你也许会用意志力来克服恐惧,或用理性思维来矫正。如果恐惧持续,你也许会更加尝试控制,批评自己是懦夫,让自己变得麻木,或冥想来跨越恐惧。当这些方法都不奏效时,你就会改变生活来适应─避免公开发言的情况,感觉自己失败,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更糟的是,你去找治疗师,为你的单一心智困扰做出诊断。诊断会让你感觉有缺陷、自尊低落,而你的羞愧将使你隐藏任何缺点,极力对世界呈现完美的形象。或是,你会逃避人际交流,因为担心人们看穿你的假面,对你做出评断。你认同了你的缺点,认为真实的你有缺陷,如果其他人看到真实的你,他们会感到厌恶。

 

内在部分没有不好,更非阻碍或干扰

单一心智模式很容易让我们畏惧或憎恶自己,因为我们无法控制,我们相信自己只有一个心智(充满了原始或有罪的层面)。我们努力想要控制而被困住,我们产生严苛的内在批判者指责我们的失败。如范奈斯所言:“我花了太多时间把小杰克推开。我没有滋养他,而是把他扯碎……学习当父母照顾自己,发挥安抚的同情心与爱……这是达到完整的关键。”

 

由于大多数心理治疗师与灵修都采取这种单一心智观点,他们的对策通常是巩固这种作法,建议我们应该矫正非理性的信念或用冥想来消除,因为这些信念被视为我们单一心智所发出的阻碍。例如许多冥想把意念视为害虫,自我(ego)是一种阻碍或干扰,练习的人被指示要忽略或超越它们。

 

罗沙是最近挑战灵修界把自我妖魔化惯常作法的几位作家之一,另一位是心理治疗师麦特.黎卡塔(Matt Licata),他在著作《路径无处不在,揭开藏在你心里的宝石》写道:

 

“自我”常被当成某种单独存在的东西,有时会控制我们—某种讨厌的,极不 灵性的自大小人住在我们内在,导致我们做出很不文明的行为,在生命中制造无尽的麻烦,阻碍了我们的进展。自我是非常让人羞愧的,我们越有灵性就越努力想“摆脱 自我”,超越自我,或与自我展开想像的灵性战争。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们也许会看到自我就是吼着要我们摆脱自我的那些声音。

 

这些被传统称为自我的内在部分集合,其实只是想保护我们安全的保护者,对其他被我们锁在内心,带着情绪与过去创痛回忆的内在部分有所反应,而加以约束。

 

稍后我们将更仔细探讨人们的一些灵修闪躲(spiritual bypassing) 作法―这是约 翰.威尔伍德(John Welwood)在一九八零年代所说的。杰夫・布朗(Jeff Brown)在 他的电影《业之末日》(Karmageddon)中探讨了这个现象:“在我的童年之后,我需要某种灵修制痛苦浮现……我把自我逃避与开悟搞混了。”事实上,佛陀开悟故事的重要讯息,是意念与欲望是开悟的主要障碍。他坐在菩提树下冥想时遭受一连串的冲动与渴望袭击:欲念、渴求、成就、悔恨、恐惧、不安等,只有加以忽略或抗拒,他才能开悟。

 

话虽如此,源于佛教的觉知练习(mindfulness)是正确的一步。让人可以从一段距离之外观察意念与情绪,而不是抗拒或忽略。对我而言,这是很好的第一步。但觉知不总是愉悦的。研究者讯问有经验的冥想者,发现有相当大的比例经历过不安的状况,有时持续很久。最常见的情绪有:恐惧、焦虑、怀疑、冷漠、创痛回忆涌现。从内在家庭系统的观点说,觉知所带来的意念平静,是当控制我们生活(自我)的内在部分放松下来,让我们想要埋藏(流放)的内在部分得以浮现,而带出了它们背负的情绪、信念与回忆(负担),这些负担正是当初让它们被锁住、流放的真相。我所知道的觉知练习大多接受单一心智模式,所以把这些状况视为纷乱念头与情绪的暂时浮现,而不是受到了伤害,需要被倾听与被爱的内在部分。

 

你为何要跟意念与情绪对话?它们又无法回应,对吧?事实上它们可以。它们有 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们。

 

本文摘自《没有不好的你:风行全球的内在家庭系统IFS,彻底翻转你我的生命

究竟出版

没有不好的你:风行全球的内在家庭系统IFS,彻底翻转你我的生命

 34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