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融內在衝突並非控制你的次人格,而是被你所愛

 

 

人人都有多重面向

我們都是在單一心智╲人格信仰系統中長大,認為每個人都只有一個心智,從中產生不同的想法、情緒、衝動與渴望。這也是我曾經相信的模式,直到我不停地碰到個案教導我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單一心智的觀點在人類史上如此權威與普遍,我們從不質疑它的真實性。但,透過本書,我將協助你重新審視真實的自己,邀請你嘗試不同的多重模式,體驗內在家庭系統所言的「你與所有人都是多重人格」。

 

我不是說你有多重人格障礙(=解離性身分障礙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且我真心認為被如此診斷的人與其他人並沒有太大差別。這些人的多重人格就是我在內在家庭系統中所稱的內在部分,而且我們所有人都有。唯一的差別在於,有解離性身分障礙的人承受過惡劣的虐待,他們的內在家庭系統比我們的更支離破碎,每一個內在部分都明顯獨立,比其他人的內在部分更極端化與連結斷裂。

 

換言之,我們生下來就有許多次人格(心智,sub-mind),不停地在我們心中互動。大致上我們稱之為思考,因為「部分」不停地互相交談,也與你交談,談你所做的事情,或辯論最好的行動等。記得當你面臨了難題,你好像聽到一部分說,「去做!」另一部分說,「你敢!」因為我們只以為那是思考上的衝突,不會去注意辯論背後的內在成員。內在家庭系統幫助你不僅注意到它們,也要你成為主動的內在領導者,而這是你的內在家庭系統所需要的。

 

單一心智模式導致我們畏懼自己的內在部分,把它們視為病態。我們嘗試控制被當成困擾的思維與情緒,而且我們只會對那些衝動進行對抗、忽略、管教、隱藏或感覺羞愧,而不去做我們真正想做的,然後因為無法控制它們而指責自己。換言之,我們討厭那些阻擋我們的東西。

 

這種作法若要有效,只有當你把這些內在阻礙當成來自於你的單一心智的非理性雜念或極端情緒。例如,如果你畏懼演講,你也許會用意志力來克服恐懼,或用理性思維來矯正。如果恐懼持續,你也許會更加嘗試控制,批評自己是懦夫,讓自己變得麻木,或冥想來跨越恐懼。當這些方法都不奏效時,你就會改變生活來適應─避免公開發言的情況,感覺自己失敗,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問題。更糟的是,你去找治療師,為你的單一心智困擾做出診斷。診斷會讓你感覺有缺陷、自尊低落,而你的羞愧將使你隱藏任何缺點,極力對世界呈現完美的形象。或是,你會逃避人際交流,因為擔心人們看穿你的假面,對你做出評斷。你認同了你的缺點,認為真實的你有缺陷,如果其他人看到真實的你,他們會感到厭惡。

 

內在部分沒有不好,更非阻礙或干擾

單一心智模式很容易讓我們畏懼或憎惡自己,因為我們無法控制,我們相信自己只有一個心智(充滿了原始或有罪的層面)。我們努力想要控制而被困住,我們產生嚴苛的內在批判者指責我們的失敗。如範奈斯所言:「我花了太多時間把小傑克推開。我沒有滋養他,而是把他扯碎……學習當父母照顧自己,發揮安撫的同情心與愛……這是達到完整的關鍵。」

 

由於大多數心理治療師與靈修都採取這種單一心智觀點,他們的對策通常是鞏固這種作法,建議我們應該矯正非理性的信念或用冥想來消除,因爲這些信念被視爲我們單一心智所發出的阻礙。例如許多冥想把意念視為害蟲,自我(ego)是一種阻礙或干擾,練習的人被指示要忽略或超越它們。

 

羅沙是最近挑戰靈修界把自我妖魔化慣常作法的幾位作家之一,另一位是心理治療師麥特.黎卡塔(Matt Licata),他在著作《路徑無處不在,揭開藏在你心裏的寶石》寫道:

 

「自我」常被當成某種單獨存在的東西,有時會控制我們—某種討厭的,極不 靈性的自大小人住在我們內在,導致我們做出很不文明的行爲,在生命中製造無盡的麻煩,阻礙了我們的進展。自我是非常讓人羞愧的,我們越有靈性就越努力想「擺脫 自我」,超越自我,或與自我展開想像的靈性戰爭。如果我們仔細觀察,我們也許會看到自我就是吼著要我們擺脫自我的那些聲音。

 

這些被傳統稱爲自我的內在部分集合,其實只是想保護我們安全的保護者,對其他被我們鎖在內心,帶著情緒與過去創痛回憶的內在部分有所反應,而加以約束。

 

稍後我們將更仔細探討人們的一些靈修閃躲(spiritual bypassing) 作法―這是約 翰.威爾伍德(John Welwood)在一九八零年代所說的。傑夫・布朗(Jeff Brown)在 他的電影《業之末日》(Karmageddon)中探討了這個現象:「在我的童年之後,我需要某種靈修制痛苦浮現……我把自我逃避與開悟搞混了。」事實上,佛陀開悟故事的重要訊息,是意念與欲望是開悟的主要障礙。他坐在菩提樹下冥想時遭受一連串的衝動與渴望襲擊:欲念、渴求、成就、悔恨、恐懼、不安等,只有加以忽略或抗拒,他才能開悟。

 

話雖如此,源於佛教的覺知練習(mindfulness)是正確的一步。讓人可以從一段距離之外觀察意念與情緒,而不是抗拒或忽略。對我而言,這是很好的第一步。但覺知不總是愉悅的。研究者訊問有經驗的冥想者,發現有相當大的比例經歷過不安的狀況,有時持續很久。最常見的情緒有:恐懼、焦慮、懷疑、冷漠、創痛回憶湧現。從內在家庭系統的觀點說,覺知所帶來的意念平靜,是當控制我們生活(自我)的內在部分放鬆下來,讓我們想要埋藏(流放)的內在部分得以浮現,而帶出了它們背負的情緒、信念與回憶(負擔),這些負擔正是當初讓它們被鎖住、流放的真相。我所知道的覺知練習大多接受單一心智模式,所以把這些狀况視爲紛亂念頭與情緒的暫時浮現,而不是受到了傷害,需要被傾聽與被愛的內在部分。

 

你爲何要跟意念與情緒對話?它們又無法回應,對吧?事實上它們可以。它們有 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們。

 

本文摘自《沒有不好的你:風行全球的內在家庭系統IFS,徹底翻轉你我的生命

究竟出版

沒有不好的你:風行全球的內在家庭系統IFS,徹底翻轉你我的生命

 33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