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发生了什么事?”而非“为什么?”进行有建设性的自我觉察

 

哈佛大学的学者曾经研究五百多位领导人并总结了八百项有关“自我觉察”的研究。他们发现了三个事实,而且这些事实并不仅适用于当老板的人。

 

 

▎第 一个事实:自我觉察分成两种

 

第一种叫做“内部自我觉察”(internal self-awareness)。指的是了解我们自己的内在世界以及人格的各个部分,包括情绪、特质、优缺点、想要的东西和行为的动机等,也包括这些部分之所以会形成的原因。

 

另一种叫做“外部自我觉察”(external self-awareness),指的是了解他人如何看待我们的这些特质。

 

你可能会以为我们只要具备其中的一种觉察能力,就会有另外一种。但研究显示,事实并非如此。有人或许很了解自己,但却不太会倾听别人说话,也无法察觉别人如何看待他们。有人很会倾听别人的意见,也会据以调整自己的行为,但却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因此而违背了自己的价值观与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外部自我觉察”并没有让他们变得更真实,反而是更不真实。

 

因此,和社交情境最为相关并能够让我们变得更“真实”、人际关系更好的,主要还是“内部自我觉察”(这其实是一种高度的觉察能力)。

 

▎第 二个事实:我们往往高估自己的自我觉察能力

 

我们或许感觉很了解自己,但这不见得是事实。在哈佛大学所做的那项研究当中,那些自认具有高度自我觉察能力的人在被问到更深刻的问题时,只有百分之十到十五的人表现出这种能力。

 

哈佛大学的这项研究也显示:历练愈多、权力愈大的人,对自己的自我觉察能力的认知与他们的实际表现落差愈大,尤其在外部自我觉察方面更是如此。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某个领域有丰富经验的人,在处事时(例如必须做决定时)往往会倚赖自己的经验,而且身边的人往往不会质疑他们,所以也不会让他们对自己的自我觉察能力产生怀疑。

 

在这项实验中,之所以有许多受试者高估自己的自我觉察能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无论是否有经验或权力,每个人心中对于那些和自己有关的负面资讯都有一种本能的抗拒。这可能会使得我们听不进他人的意见。稍后我们将会针对这个主题做一个很简单的练习。

 

▎第 三个事实:自我省察并不如我们想像中那般容易

 

我们确实有可能积极运用心智来增进自我觉察,但这并不容易做到,原因是:身为人类,我们并非总是很理性,对自己也不见得诚实。有时候,那些很努力分析自己的人甚至可能会比那些完全不这么做的人更没有自觉,理由很简单:我们的大脑机制很可能会让我们得到错误的答案。

 

且让我做更进一步的说明。

 

当我们尝试自我分析时,最常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

 

如果我们想透过这样的问题来了解自己的感受(“昨天开会的时候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或行为(“我和X同事开会时为什么老是迟到?”),这可能会启动我们的自我防卫机制,因为我们之所以会问“为什么?”,必然是由于心里怀着一丝罪恶感。这时候,我们就很有可能会编造出一些让自己感觉比较好过、但却与事实不符的答案。此外,研究显示,类似“为什么?”这样的问题往往会让我们产生一些负面的、没有建设性的想法。

 

如果一个学生问自己:“这次考试我为什么会被当掉?”他可能会开始思索自己的弱点和不牢靠的地方,而非自己的优点和能力。

 

在哈佛大学的这项实验中,研究人员访谈了那些具有高度自我觉察能力的人,结果发现:这些人问自己:“发生了什么事?”的次数有一千次,而问:“为什么?”的次数只有一百五十次,理由很简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问题着重的是未来以及解决的方法。如果考试被当的那个学生问自己:“我被当的原因何在?”或“下次我可以怎么做?”他就比较有可能进行具有建设性的自我觉察。

 

在我自己做的研究当中也发现:如果我们能问自己或者别人“发生了什么事?”,将大大有助于增强自己与他人的真诚度。

 


真诚

当我研究好感度以及它对FBI人质谈判代表的影响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每个星期都在练习如何在与胁持人质者面对面时尽量不要以自我为中心。(在学术界,这叫做“让小我安静的操作法”(quiet ego functioning))

 

这时,他们往往会提出问题并且认真聆听劫匪的回答,之所以要这样做,完全是基于实际的考量:当他们显示出真心想要了解劫匪的态度时,后者就会更容易信任他们,也会对他们最后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做出正面的回应,也就是说:那些劫匪最后必然会让步。

 

但是,那些人质谈判代表要避免以自我为中心时,也必须对自己很诚实。唯有如此,他们才能真诚地面对自己曾经有过的经历。在情势混乱且瞬息万变的人质谈判过程中,他们如果要采取有效的行动,就非得这么做不可。

 

我对FBI人质谈判代表的研究也证实:我们面对别人时,如果表现得很真诚,就会显得比较真实可信,而别人也会有这种感觉。这会让我们比较容易触动他人,也会比较能够采取当时所需要的行动。

 

但如果在面对别人的批评或听到我们不喜欢听的话时,我们采取了防卫的态势,那么情况就会变得大不相同。那些比较“真实”的人通常比较不会这么做。唯一的问题是:由于自尊心作祟,我们要做到这样的真诚往往并不容易。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验。

 

 

本文摘自《好感力:让人自然而然喜欢你的超能力

远流出版

好感力:让人自然而然喜欢你的超能力

 1,062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