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心中的千头怪物:托尔特克人的三项修炼~觉察.改变&意向

 

人们只要通过三项修炼就可以成为托尔特克人。第一种是“觉察的修炼”(the Mastery of Awareness),也就是觉察自己本来的面目以及自身的各种潜能第二种是“改变的修炼”(the Mastery of Transformation),也就是:明白自己该如何摆脱驯化过程的影响并做出改变第三就是“意向的修炼”(the Mastery of Intent)。从托尔特克人的观点来看,所谓“意向” 就是生命中那个能够转化能量的部分,也就是那个包含所有能量的生命体, 亦即我们所称的“神”。“意向”就是生命本身,它是无条件的爱。因此, “意向的修炼”就是“爱的修炼”。

 

在谈到托尔特克人通往自由的道路时,会发现他们有一整套方法可以帮助人们摆脱驯化过程的影响。他们把“法官”、“受害者”和人们心中的那套信念比喻成入侵人心的一种寄生虫。在他们看来,所有已经被驯化的人都生病了。他们之所以生病,是因为有一种寄生虫控制了他们的心思和大脑, 而那种寄生虫所赖以为生的食物,便是那些因为恐惧而产生的负面情绪。

 

心智的主要功能就是做梦,托尔特克人相信那只寄生虫(“法官”、“受害者”和人心中的信念)已经控制了人们的心思和个人的梦境。它会透过你的心思做梦,并透过你的身体生活,它依赖那些因恐惧而产生的情绪维生,靠着人的爱恨情仇与痛苦忧愁茁壮强大。

 

我们要追寻的自由就是:能够运用自己的心智与身体,过著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受那些信念左右。当我们发现自己的心智被“法官”和“受害者” 掌控,而真正的“我们”却躲在角落里时,只有两个选择。其一就是继续过著现在的生活,屈服于“法官”和“受害者”的威权,继续活在地球的梦中。另一个选择是像孩提时代父母试图驯化我们时一样,反抗他们,对着他们大声说:“不!”我们可以向那种寄生虫宣战,向“法官”和“受害者” 宣战,打一场属于我们的独立战争,争取能自由运用心智和大脑的权利。

 

因此,美洲各地(北起加拿大,南至阿根廷)各萨满教派的人士才会自称为“战士”,因为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对抗心智寄生虫的战争,这才是“战士”的真义。

 

所谓“战士”,就是反抗那种寄生虫入侵的人,他们会违抗寄生虫的命令,并向它宣战。但战士不见得每次都能打胜仗,可能会赢,也可能会输; 但纵使可能会输,也要尽力而为,这样我们至少有机会能够重获自由。我们如果选择反抗,至少能够保住自己的尊严,不致成为无助的受害者,任由自身反复无常的情绪或他人的情绪毒素伤害我们。就算被敌人(寄生虫)打败,至少我们曾经反抗,而非做个顺民,任人宰割。

 

如果我们能成为一名战士,就有机会能超脱地球的梦境,并且让个人的梦境成为我们口中的“天堂”。事实上,天堂就像地狱一样,是存在于我们心中的一个地方。那里充满了喜悦,我们在那里能过著快乐的生活,自由自在的去爱他人并且做自己。要上天堂,不必等到死后,在活着的时候就可以。神无时无刻不在,天堂也无处不在,但首先我们需要具备能够看到、听到此一真理的眼睛和耳朵,我们需要挣脱寄生虫的控制。

 

我们可以将寄生虫比喻为一个千头怪物,怪物的每一个头就是我们心中的一个恐惧,如果想要获得自由,就必须消灭那只寄生虫。方法有三种,第一种就是一次攻击一个头。也就是说,我们要逐一面对自己心中的恐惧。这个方法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效果很好。每次正视心中的一种恐惧时,我们就会变得更自由一些。

 

第二种方法就是停止喂食那只寄生虫。如果我们不给它任何食物,它就会饿死。要做到这点,我们就必须控制情绪,避免为那些源自恐惧的情绪火上添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因为我们的心智已经被那“法官” 和“受害者”所控制。

 

本文摘自《打破人生幻镜的四个约定:你不必被困在这里,而是活出前所未有的满足、快乐与自由

柿子文化出版

打破人生幻镜的四个约定:你不必被困在这里,而是活出前所未有的满足、快乐与自由

 1,118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