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無中生有、憑空想像、妄作假設…導致人活在地獄般的夢境中

托爾特克文化古老薩滿的智慧:
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
1. 說純正美好的話語
2. 不要認為別人的言行和你有關
3. 不妄作假設
4. 凡事盡力而為

第三項約定是不妄作假設。

 

遇到事情,我們往往都會妄作假設。但這種做法的不妥之處在於: 我們都相信自己的假設是正確的,認為事實就像我們所想的那樣。我們會揣測別人做事的動機與想法,並且認為他們是衝著我們來的,然後就開始責怪他們,並且用語言向他們傾倒情緒毒素。

 

所以,如果我們妄作假設,就等於是自找麻煩。但我們遇到事情總是會先做出種種假設、誤解別人的意思,並且認為事情與我們有關,平白為自己製造了一大堆麻煩。

 

事實上,你生命中的各種痛苦悲傷、愛恨情仇都源自你妄作假設並且認為別人的所作所為與你有關。請花一點時間想想這個說法是否有道理:人與人之間之所以彼此爭戰不休,之所以會生活在地獄般的夢境中,就是因為我們經常妄作假設並認定事情與我們有關。

 

人類心智中的「米托太」會製造出許多混亂,讓我們對事情做出錯誤的詮釋,誤解事情的原貌。我們往往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東西,只聽得到我們想聽的話語,無法如實的觀看;同時,我們也習慣無中生有、憑空想像。遇到事情,因為無法理解,就會做出種種假定,揣測其意義所在,直到事情真相大白,才會恍然大悟,發現事情根本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

 

事實上,無論在任何一種人際關係中,都有可能會以為別人知道我們在想什麼,所以我們並不需要說出來。我們會以為他們既然如此了解我們,應當要按照我們的意思去做;一旦事情不如我們預測,就會受傷,心想:「怎麼會這樣呢?你應該知道的呀。」就這樣,我們很容易認定別人知道我們的想法,然後再以這個假定做出更多的假設,於是就生出了許多事端。

 

人類的心智運作的方式很有意思。我們需要為每件事情找到合理的答案,以便能解釋它、了解它,這樣我們才會有安全感。但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是說不通的,於是心中就存有千百萬個疑問,我們需要為這些問題找到解答。至於這些解答是否正確,那並不重要,因為光是答案本身就足以讓我們有安全感,所以我們便會做出種種假定。

 

如果別人說了什麼,我們會據以做出一些假定。如果他們不說,我們也會進行各種揣測,以便滿足我們對知的需求,並省卻和別人溝通的麻煩。即使無法理解自己所聽到的事情,我們也會揣測其中的意義,並認定事情就是這樣。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會做出各種假定,是因為我們沒有勇氣提問。

 

大多數時候,我們都在不自覺的情況下,不假思索的就做出一些假定, 這是因為我們已經立下了一些約定,同意以這種方式來溝通。我們認同了兩個觀念:第一:問問題是不安全的。第二:如果別人真心愛我們,就應該知道我們想要什麼或者有何感受。

而當我們相信一件事情時,就會認為自己一定是對的,甚至會為了替自己的立場辯護而不惜破壞我們和別人的關係。

 

我們認定每一個人的生命觀都和我們相同,也認定別人思考事情、感受事物、評斷他人和傷害別人的方式都和我們相同。這是人類所做的最重要的一個假定。我們以為每一個人都會像我們那樣,評斷我們、傷害我們、虐待我們、責備我們,因此我們就不敢在他人面前表現自己真實的模樣。

 

也就是說,在別人還沒有機會討厭我們之前,我們就已經先討厭自己了,這就是人類的思維方式。

 

除了揣測別人的心思之外,我們也會認定自己應該是什麼樣子,於是便引發了許多內在衝突。比方說,你可能會以為:「這件事情我可以做得到。」 結果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許多時候,你不曾花一些時間來問自己一些問題並試著回答,於是你要不就高估自己,要不就低估自己。但事實上,在遇到情況時,你或許需要蒐集更多相關的資料,以便做出精確的評估。或者,你應該承認自己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不要再欺騙自己。

 

要讓自己不再妄作假設,唯一的方法就是提出問題,你的溝通方式一定要清楚明白。如果有不了解的地方,就要勇於提出問題,盡可能的把事情弄個清楚。但就算弄清楚了,也不要認定自己已經掌握了所有狀況;一旦提出疑惑,而且得到了解答,你就會明白真相,也就不需要再做任何假設了。

 

除了勇於提問之外,如果有什麼需求,也要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對方有權拒絕或接受你的請求,但你也有權提出。同樣的,每一個人都有權向你提出請求,而你也有權接受或拒絕。

 

總而言之,如果你不了解某件事情,最好要問個明白,不要妄作假設。一旦不再妄作假設,就能和別人清楚地溝通,不會製造任何情緒毒素。

 

當你不再妄作假設假設,就不會說出傷害自己的語言。

 

本文摘自《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你不必被困在這裡,而是活出前所未有的滿足、快樂與自由

柿子文化出版

打破人生幻鏡的四個約定:你不必被困在這裡,而是活出前所未有的滿足、快樂與自由

 2,286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