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贏得他人「好感力」的兩個主要能力嗎?

 

 

好感度從何而來?

我和查理已經從那所綜合中學畢業許多年了,但我們還是會定期聯絡。在就業方面,我們兩人做出了不同的選擇。我決定從事學術研究工作,查理則進入了一家出版公司,後來還自己開了一家服飾店,只可惜那家店在金融危機期間宣告破產了。查理可以說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既然本書探討的是「好感力」,他倒是個值得一提的有趣人物。

 

早在我正式開始研究「好感力」這個題目之前,我就已經發現只要查理走進某個房間,房裡的人臉上就會開始展露笑顏,就連我的哥哥和弟弟偶爾也會問起他的近況,雖然他們這些年來只遇見過他幾次。這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多麼有趣的人,而是因為他總是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他因為經濟蕭條而失業後,有一個老闆雇用了他。我至今仍記得當時那個老闆對我說的話:

 

「我們之所以會雇用查理,主要是因為我們發現:他會散發出一種平靜和諧的感覺,讓身邊的人也受他感染。

 

查理可能是我所見過最能活在當下的人。在我的記憶中,他從不曾因為未來的任何事情而表現出一絲憂慮。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研究有關「好感力」的問題,以及「活在當下」的心態對我們的生活有何影響。這段期間,我曾經多次想到查理,因為他印證了研究人員所發現的事實:一個人之所以能真正贏得他人的好感,主要的因素是他能夠活在當下,並且具有自我覺察的能力。這是我們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能力,只要我們能夠加以掌握。

 

現在,你已經覺察到:

 

因為我們的大腦的緣故,我們會不由自主地去追求人氣,藉此獲得獎賞。

 

我們天生就有追隨多數以及與他人比較的傾向。這是我們之所以會追求人氣並尋求他人認可的主要原因。

 

我們追求人氣時,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社會比較行為,因為這類比較往往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進行。如果我們能有意識地去做,就能激勵自己,幫助自我成長。

 

使用社群媒體的行為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好。社群媒體對我們造成的效果是正面或負面,端看我們如何使用它們,以及在使用它們時有多少程度的自覺。

 


 

 

關於社群媒體

談到大家都希望自己有人氣這件事,我們就很難不提到社群媒體。社群媒體讓我們有機會彼此互動、保持聯絡,並對那些需要支持的人表達支持。這是人類發展史上前所未見的現象。然而,現代人之所以會普遍追求人氣,其原因也和社群媒體的存在有直接的關連,因為從這些媒體上得到認可時,我們的大腦會分泌出催產素、多巴胺,並使腦內的獎賞中樞產生其他一些化學反應,讓我們產生快感。此外,社群媒體的架構使我們得以控制並關注他人(以及群體)的行為。這也是這些媒體的大多數行銷策略背後的基本原則。最後一點,也是很重要的一點:社群媒體是我們進行社會比較(尤其是無意識的社會比較)最主要的一個場所。關於這一點,且讓我做詳細的說明。

 

從社群媒體上,我們可以輕易獲得有關他人生活的資訊,而這些資訊呈現、包裝的方式,使我們很容易進行我之前所提過的那種無意識的社會比較。

 

  • 我們在社群媒體上所看到的只是他人在某個瞬間所呈現的形象,因此這樣的比較是無意識且沒什麼道理的。
  • 我們無法確定在這些社群媒體上所看到的訊息具有多少代表性。
  • 我們不知道別人的行為背後真正的意圖。
  • 我們不知道我們所看到的是否就是當事人典型的模樣。
  • 我們往往不清楚自己做比較的動機。

 

最後一點可能會對我們造成重大的影響。正如我先前所說,我們都很容易會選擇自己的弱項來和他人比較,而這樣的比較很容易對我們造成負面的影響。

 

在社群媒體上這種情況特別嚴重。我們在瀏覽社群媒體時往往處於某種「自動駕駛」(autopilot)狀態,此時我們的行為多少都有一些無意識的成分。由於我們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和他人比較,因此有可能會導致自我價值降低。對某些人而言,後果還不僅止於此。

 

研究顯示,愈需要增強自我價值的人愈會進行社會比較,但這卻使得他們的自我價值更加低落,因此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還有一個例子也顯示出動機的重要性:有人原本想在社群媒體上尋求支持(這是社群媒體很善於提供的東西),沒想到卻反而不自覺地開始和別人比較起來。這種情況是很有可能發生的,因為社群媒體設計的目的就是要吸引我們進入這樣的情境。

 

既然社群媒體會讓人落入社會比較的陷阱,無法自拔,我們似乎應該敬而遠之才對。事實上,有許多人也呼籲大眾應該減少使用社群媒體,以免危害自身的幸福與健康。

 

但既然我們喜愛社群媒體,而且它們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並不認為我們應該予以捨棄。事實上,有些研究也支持這樣的觀點。這些研究顯示,如果我們在使用時能更有自覺,社群媒體其實可以讓我們更加快樂。所以重點在於我們如何看待社群媒體的核心:社會比較。誠如我們所知,這類比較可能對我們有所幫助,但也可能對我們產生危害。

 

因此,如果在社群媒體上與人互動時,不去做這類無意識的社會比較,那麼在這些媒體上看到的正向貼文就會感染我們,對我們產生建設性的影響,而不會造成壓力。

 

 

因此,解決問題的方式並非不使用社群媒體,也不做社會比較,而是剛好相反。我們唯有更積極地關注自己的社會比較行為,才能實現社會比較的初衷:幫助我們發展自我,並且激勵我們變得更好。

 

本文摘自《好感力:讓人自然而然喜歡你的超能力

遠流出版

好感力:讓人自然而然喜歡你的超能力

 1,86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