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罪感”的业力信念是怎么生成的?

 

在【什么是“空性”?】这一章我们曾谈到有条鱼被你烤来吃这件事,现在接着以这个例子讲解“负罪感”的业力(信念)是怎么生的。虽然我们只能活在自己的能量里,也就是我们只能戴着自己的VR眼镜,但当你看到自己对鱼给出伤害(这画面想必很难让你判读为“我是在给出爱”),于是“我给出了伤害”会使你产生“负罪感”。而这个“感受”所连结的“象征物”,就是“杀”这个动作。所以你会不自觉地产生一个“必须用”杀害”来平衡这个负罪感”的业力。

 

杀、盗、淫、妄其实只是“行为”,但它通常只在“非爱”的情况下给出会造成“负罪感”。像是我们会服用抗生素进入体内“杀”病毒;我们会向天地万物“盗”取东西来食用;我们都是透过行“淫”被赋予生命的;我们先骗自己“不是神”再去追寻”原来我们是神”,这何尝不是天大的“妄”语。这些时候,我们何尝感到过内疚?所以重点不再于行为本身,而是怎么认定“行为”。“你认定自己有罪”,是“负罪感”唯一的原因。

 

如果杀人魔不觉得自己有罪,“杀人”于他还会产生业力吗?就算杀人魔义正词严地声称自己杀人的理由是多么正当,他在“杀”的时候,受害者就是呈现痛苦的样子,或者他就是知道有“受害者”,那他要如何打从心底不认为自己是在“给出伤害”?再者,别忘了你永远只活在自己的能量中,所以当你杀了眼前的某个人,你是在“袭击自己的能量”。你也知道我们人类在无负罪感下大量破坏自然生态,自然一样会反扑,那么你认为“杀人魔的无负罪感杀人”会不会能量反扑?当然会!

 

所以当我们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们理所当然地食用天地万物,我们最好用“感恩食物”的方式,去感谢牠或感谢神的赐予– -为了让你果腹而有”能量体”透过被杀害的方式壮烈牺牲了。像是基督教有“谢饭祷”;印地安人在猎杀动物时会与动物的灵魂沟通并为祂祷告。你若能去“爱与感恩”你杀的对象,那么能量反扑和负罪感都将透过“爱与感恩”而抵销。

 

你要明白,无论你杀害任何谁,你都是在杀自己。即使有个邪恶之徒要来杀你,而你回击,你都得认知你是爱他的,但他做着错的事,你不得不回手。这就像你的孩子犯错了,你拿藤条体罚他,不是基于泄愤,而是基于“爱”,以这样的出发点去做任何事,都将不会使你“远离爱”。

 

 

另一个较具有争议的问题是,到底什么是“邪淫”?你或许认为,婚姻关之外的行淫就是邪淫。那很抱歉,这种定义只是人类的道德认知。这里有一个行为通则你可以参考:“任何让你“远离爱”的作为,都使你远离神”。

 

表达爱可以透过任何方式,当然“性”的方式不会例外,但“性”也不该是唯一。“性”是神的造物,‘性是喜悦,而你们许多人却使得性成为除了喜悦之外的任何别的事。’-出自《与神对话》I-第14章。所“邪淫”意指“伤害之淫”,只要令你感受到“远离爱”的行淫,就是“邪淫”。可是这并不是指“两人的行淫”使“第三人”感到“远离爱”,我指的是“行淫”的当事人是否感到“远离爱”。当婚姻中的其中一方背叛婚约与其他人相爱行淫,是“背信”使婚姻中的两人感到“远离爱”,并非“邪淫”。但是带着“负罪感”行淫,这对牵涉其中的每个人何尝不都是一种“远离爱”的感受,所以若要称之为“邪淫”也是无可厚非。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尼:回到性方面。

那么,你是说,只要参与者和受影响者全都同意,那么任何行为都是可以接受的。

 

神:生活中的一切不都应该是这样吗?

 

尼:可是有时候我们不晓得谁会受影响,或如何

 

神:你们必须在这方面敏感。你们必须敏锐觉察。凡是你们不真正知道、不能猜到的,在爱方面,你们就会犯错。任何决定的中心问题都是:“现在,爱会怎么做?”爱自己,爱一切参与者和受影响者。如果你爱别人,你就不会去做你认为对那人有伤害的任何事情。如果还有任何疑问,你就会等,等到弄清楚。

 

尼:但这意调别人可以把你当”人质”他们所需做的,只是说某某事会”伤害”他们,于是你的行为就受到限制。

 

神:只被你自己。你是否愿意只做那不伤害你所爱者的行为?

 

尼:但是,如果你因不做某些事而感到伤害自己呢?

 

神:那你就必须告诉你所爱者你的实情一你因不做某事而感到受伤、受挫、受损,你想要做这件事你想要你所爱的人同意你去做。你必须努力去求得同意。致力于达成妥协,寻求一个人人都得胜的办法。

 

尼:如果找不到这样的办法呢?

 

神:那就重复我以前所说的:为不背叛他人,而背叛自己,终是背叛。那是最大的背叛。你们的莎士比亚曾以另一个方式说过:对自己真实,你便不可能,对任何人不真实,犹如夜之随书。’

–摘自《与神对话I-第8章

 

本文摘自《人生操作手册

光行文化出版

 

 617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