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梦:萨满在梦中接收讯息、提升意识的方法

 

有意识的梦与清醒梦

清醒地作梦,是一种当我们入眠且正在作梦时,我们是醒著且有意识的状态。虽然,近来这已被全世界的当代教师所采纳,但这却源自于萨满技能,一种在梦中提升意识的方法,这让萨满巫士、疗愈者、巫医获得丰沛的力量、讯息、洞见与帮助,还有在梦状态中工作的力量,其目的是显化。在这种状态下,两种感知—我们正常的清醒意识,与我们梦状态的感知—开始相遇,因此我们能在梦中创造。

 

和许多古老的做法一样,我们对有意识的清醒梦进行调整,以更符合我们西方人对控制与影响的欲望,尽管,这只是许多萨满文化中使用清醒梦的一部分。在大部分的传统萨满形式中(也有例外),清醒地作梦,主要聚焦在进入并臣服于梦境中的力量、讯息、幻象与引导,学习、接收讯息并获取力量,其次才是为了显化的目的而控制或改变梦境。举例来说,加拿大北极地区海狸部落的长老们,仍然实行“狩猎之梦”,他们要求在梦中显示动物的位置,然后再由猎人在清醒的生活中找到猎物,并进行猎杀。长老们作梦,并不是为了强迫动物出现在猎人方便之处,他们用意念来作梦,以寻找动物会自然出现的地方。我们从原住民萨满巫士,例如黑麋鹿那里获得的梦境启蒙,以及预言纪录也是如此。他并未试图在清醒梦中做任何改变,其中一些梦境极其可怕,并将他引向死亡边缘,但他只是将他所经历的一切,当作是来自神灵的幻象与讯息。

 

传统上,带着意图所作的清醒梦,是需要长期练习与训练的技能,尤其是当萨满为了村社聚落而在梦中工作的时候,“梦中的萨满巫士”或“梦行者”将常被神灵召唤,以完成这项任务。

 

露比. 玛德斯托(Ruby Modesto), 是一位沙漠卡维拉族(DesertCahuilla)的医女,他在梦中接收到召唤。他在其著作《不是为了无邪的耳朵: 一位沙漠卡维拉族医女的灵性传统》(Not for Innocent Ears:Spiritual Traditions of a Desert Cahuilla Medicine Woman)中描述了掌握十三种层次的梦境。对他来说,作梦的第一和第二个层次相当普通,“萨满真正的作梦”是从那之后才开始。他描述了在作梦之前,他是如何决定自己想去哪里,或是想体验什么,或者想让人看到什么,然后在做第一个清醒梦时,他计画了第二个梦的内容。在第二个清醒梦时,他计画了第三个梦,以此类推。他解释,追踪梦境的层次需要极高的技巧,并描述了他在学习过程中,有一次在早上昏迷的情况,因为他的灵魂在不同的梦领域中旅行,在梦境中迷失了,他找不到回到他这个身体的路。

 

即使是在一个更简单的层次上,清醒梦在所有的萨满流派中,都被公认为是一项非常强大的工具。当代美洲原住民疗愈者与梦行者滚雷(Rolling Thunder),接受史丹利.克里普纳(Stanley Krippner)* 的采访时建议,只要作梦者知道旅程的意图和方向,清醒梦是比能改变心智的植物更可靠的幻象来源。

 

在现代社会,使用清醒梦的原因与上述类似。萨满实践者可能会要求一个梦境,以展示需要什么来疗愈个案。他们可能祈求一个预言的梦,或是对某个问题的深刻理解,或是与特定的神灵、导师、响导相遇并接受教导。他们可能会请求一个与迷失的灵魂有关的梦,以便在梦中将灵魂引导到其他界域。他们可能利用清醒梦来变形或预言,或对抗负面力量,他们会在清醒梦的状态中遭遇这些力量,并进行转化或清除。

 

我自己的清醒梦经验很有限。这是我最近才开始有意识地练习的一项技能。不过,我最近几年做过几个大的清醒梦都很值得注意,而且都涉及到灵魂出体。第一个梦,当我经历到自己正盘旋在我睡着的身体上方,并往下俯视时,我确认了自己的确在我的能量体之中。

 

另一个发生在当我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时,我询问哪一个是合适的方向:

 

这是一个在暴风雨的海上航行的梦,在一艘失去船长的大船上。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我被要求掌舵,我当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当船倾斜的那一刻,很明显

地我们都会死,我突然意识到我正在作梦,而且能改变这个梦。

 

为了缩短这个漫长的梦,我将方向盘的设定改为“自动”,船就自动掌舵了。当我完成这件事,有个声音说:“只有当你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你才会发现,生命之船是由船本身掌舵的。”

 

我在厄瓜多尔与一位年长的萨满巫士在一起时,作了一个深刻而短暂的清醒梦。依照传统,他总是要求在早上分享梦境,但是极少提供解读。

 

在这个梦里,我发现自己在太空中飞翔,我非常享受。有那么一刻,我变得非常口渴。能提供给我的(来自一个红眼睛、半透明女人的手)只有一杯牛奶。我不想在这么精彩的时候喝牛奶,因此我在梦中拒绝了,直到我无法再拒绝,因为我的口渴已经无法再忍受。我终于拿起杯子,不情愿地喝掉。

 

当我分享这个梦时,萨满巫士看着我,不带感情地说了以下的话,我将这句话从克丘亚语翻译成英语:“牛奶对你来说,代表萨满巫士的血液,是你血液中的力量。当你的祖先将之赐予给你时,你拒绝接受。但当口渴变得难以承受时,你唯有两个选择:接受你的力量,或者死去。”

 

我记得自己着迷似地盯着他看。他说得很对。我一直是一个不情不愿的萨满学徒,而且很不愿意成为我血液中的那种人。我也知道,你必须跟随你的召唤,因为其他一切都会让灵魂饥渴,让内心慢慢地死去,但我显然必须要将它说清楚。

 

无论你相信能在清醒梦中做什么,无论你到达什么样的层次,你可以学习并练习这项技能,这是相当值得的。你可以遇见灵性向导与导师,并接受指导;你可以学习如何在梦境中精力充沛地工作,以展现疗愈和改变;你可以开始理解,当你的灵魂离开身体时所进行的旅程等等。

 

在梦中工作也是一项技能,从萨满的角度来说,只能透过导师来习得。有些学校也教导如何在梦境中工作,但是,和所有事情一样,不要期待“权宜之计”。就像所有更深层的教导与工具一样,我们也要谨慎,因为有些导师除了教你自我催眠技巧以达成清明状态之外(这是最低的层次),就无法教你更多了。但也有一些导师的教导是建立在扎实、长期的系统基础上,他们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就很杰出,对梦与梦工作有丰富的知识。

 

真实的事物是很深奥的,虽然它需要训练、毅力与道德。如果你有兴趣,或已经作过清醒梦,这帖萨满良药可能适合你。它肯定会带领你进入神奇的领域,增加你的力量,协助你成为自己生命的共同创造者。

 

本文摘自《萨满世界:唤醒并发展内在的萨满力量

生命潜能出版

萨满世界:唤醒并发展内在的萨满力量

 353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