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夢:薩滿在夢中接收訊息、提升意識的方法

 

有意識的夢與清醒夢

清醒地作夢,是一種當我們入眠且正在作夢時,我們是醒著且有意識的狀態。雖然,近來這已被全世界的當代教師所採納,但這卻源自於薩滿技能,一種在夢中提升意識的方法,這讓薩滿巫士、療癒者、巫醫獲得豐沛的力量、訊息、洞見與幫助,還有在夢狀態中工作的力量,其目的是顯化。在這種狀態下,兩種感知—我們正常的清醒意識,與我們夢狀態的感知—開始相遇,因此我們能在夢中創造。

 

和許多古老的做法一樣,我們對有意識的清醒夢進行調整,以更符合我們西方人對控制與影響的欲望,儘管,這只是許多薩滿文化中使用清醒夢的一部分。在大部分的傳統薩滿形式中(也有例外),清醒地作夢,主要聚焦在進入並臣服於夢境中的力量、訊息、幻象與引導,學習、接收訊息並獲取力量,其次才是為了顯化的目的而控制或改變夢境。舉例來說,加拿大北極地區海狸部落的長老們,仍然實行「狩獵之夢」,他們要求在夢中顯示動物的位置,然後再由獵人在清醒的生活中找到獵物,並進行獵殺。長老們作夢,並不是為了強迫動物出現在獵人方便之處,他們用意念來作夢,以尋找動物會自然出現的地方。我們從原住民薩滿巫士,例如黑麋鹿那裡獲得的夢境啟蒙,以及預言紀錄也是如此。他並未試圖在清醒夢中做任何改變,其中一些夢境極其可怕,並將他引向死亡邊緣,但他只是將他所經歷的一切,當作是來自神靈的幻象與訊息。

 

傳統上,帶著意圖所作的清醒夢,是需要長期練習與訓練的技能,尤其是當薩滿為了村社聚落而在夢中工作的時候,「夢中的薩滿巫士」或「夢行者」將常被神靈召喚,以完成這項任務。

 

露比. 瑪德斯托(Ruby Modesto), 是一位沙漠卡維拉族(DesertCahuilla)的醫女,他在夢中接收到召喚。他在其著作《不是為了無邪的耳朵: 一位沙漠卡維拉族醫女的靈性傳統》(Not for Innocent Ears:Spiritual Traditions of a Desert Cahuilla Medicine Woman)中描述了掌握十三種層次的夢境。對他來說,作夢的第一和第二個層次相當普通,「薩滿真正的作夢」是從那之後才開始。他描述了在作夢之前,他是如何決定自己想去哪裡,或是想體驗什麼,或者想讓人看到什麼,然後在做第一個清醒夢時,他計畫了第二個夢的內容。在第二個清醒夢時,他計畫了第三個夢,以此類推。他解釋,追蹤夢境的層次需要極高的技巧,並描述了他在學習過程中,有一次在早上昏迷的情況,因為他的靈魂在不同的夢領域中旅行,在夢境中迷失了,他找不到回到他這個身體的路。

 

即使是在一個更簡單的層次上,清醒夢在所有的薩滿流派中,都被公認為是一項非常強大的工具。當代美洲原住民療癒者與夢行者滾雷(Rolling Thunder),接受史丹利.克里普納(Stanley Krippner)* 的採訪時建議,只要作夢者知道旅程的意圖和方向,清醒夢是比能改變心智的植物更可靠的幻象來源。

 

在現代社會,使用清醒夢的原因與上述類似。薩滿實踐者可能會要求一個夢境,以展示需要什麼來療癒個案。他們可能祈求一個預言的夢,或是對某個問題的深刻理解,或是與特定的神靈、導師、響導相遇並接受教導。他們可能會請求一個與迷失的靈魂有關的夢,以便在夢中將靈魂引導到其他界域。他們可能利用清醒夢來變形或預言,或對抗負面力量,他們會在清醒夢的狀態中遭遇這些力量,並進行轉化或清除。

 

我自己的清醒夢經驗很有限。這是我最近才開始有意識地練習的一項技能。不過,我最近幾年做過幾個大的清醒夢都很值得注意,而且都涉及到靈魂出體。第一個夢,當我經歷到自己正盤旋在我睡著的身體上方,並往下俯視時,我確認了自己的確在我的能量體之中。

 

另一個發生在當我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時,我詢問哪一個是合適的方向:

 

這是一個在暴風雨的海上航行的夢,在一艘失去船長的大船上。

我被要求掌舵,我當然不知道該怎麼做。當船傾斜的那一刻,很明顯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地我們都會死,我突然意識到我正在作夢,而且能改變這個夢。

 

為了縮短這個漫長的夢,我將方向盤的設定改為「自動」,船就自動掌舵了。當我完成這件事,有個聲音說:「只有當你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你才會發現,生命之船是由船本身掌舵的。」

 

我在厄瓜多與一位年長的薩滿巫士在一起時,作了一個深刻而短暫的清醒夢。依照傳統,他總是要求在早上分享夢境,但是極少提供解讀。

 

在這個夢裡,我發現自己在太空中飛翔,我非常享受。有那麼一刻,我變得非常口渴。能提供給我的(來自一個紅眼睛、半透明女人的手)只有一杯牛奶。我不想在這麼精彩的時候喝牛奶,因此我在夢中拒絕了,直到我無法再拒絕,因為我的口渴已經無法再忍受。我終於拿起杯子,不情願地喝掉。

 

當我分享這個夢時,薩滿巫士看著我,不帶感情地說了以下的話,我將這句話從克丘亞語翻譯成英語:「牛奶對你來說,代表薩滿巫士的血液,是你血液中的力量。當你的祖先將之賜予給你時,你拒絕接受。但當口渴變得難以承受時,你唯有兩個選擇:接受你的力量,或者死去。」

 

我記得自己著迷似地盯著他看。他說得很對。我一直是一個不情不願的薩滿學徒,而且很不願意成為我血液中的那種人。我也知道,你必須跟隨你的召喚,因為其他一切都會讓靈魂飢渴,讓內心慢慢地死去,但我顯然必須要將它說清楚。

 

無論你相信能在清醒夢中做什麼,無論你到達什麼樣的層次,你可以學習並練習這項技能,這是相當值得的。你可以遇見靈性嚮導與導師,並接受指導;你可以學習如何在夢境中精力充沛地工作,以展現療癒和改變;你可以開始理解,當你的靈魂離開身體時所進行的旅程等等。

 

在夢中工作也是一項技能,從薩滿的角度來說,只能透過導師來習得。有些學校也教導如何在夢境中工作,但是,和所有事情一樣,不要期待「權宜之計」。就像所有更深層的教導與工具一樣,我們也要謹慎,因為有些導師除了教你自我催眠技巧以達成清明狀態之外(這是最低的層次),就無法教你更多了。但也有一些導師的教導是建立在扎實、長期的系統基礎上,他們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就很傑出,對夢與夢工作有豐富的知識。

 

真實的事物是很深奧的,雖然它需要訓練、毅力與道德。如果你有興趣,或已經作過清醒夢,這帖薩滿良藥可能適合你。它肯定會帶領你進入神奇的領域,增加你的力量,協助你成為自己生命的共同創造者。

 

本文摘自《薩滿世界:喚醒並發展內在的薩滿力量

生命潛能出版

薩滿世界:喚醒並發展內在的薩滿力量

271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