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做了认为不对却很愉快的事容易上瘾?以看色情片为例的成瘾化学海啸

二十五、六岁时,我会一直问自己这些问题:

 

  • 怎样才能心情好一点、更有活力一点?(我一直感到疲惫,也饱受胃食道逆流和偏头痛的困扰。)
  • 怎样才能赚更多钱?(我即将破产。)
  • 怎样才能让妻子对我好一些?(我觉得她不想跟我发生性关系的频率太高,似乎也很常对我感到不耐烦。)
  • 怎样才能找到很棒的事业,而不是做一份不喜欢的工作,痛苦三十年?

 

但我越想寻求答案,情况就变得越糟。我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身体和心情越来越糟,跟妻子的感情也越来越疏离。我借钱参加研讨会、上课、买书,但最后结果都一样:这些课程、书籍要我做的事,我就是做不到,或者真的做了,却没看到承诺的结果。

 

起初我的想法跟大多数人一样: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别人在这些领域似乎都能做得很好,我却不能,所以一定是我哪里有问题。我原本就有此怀疑,因为在成长过程中遭遇许多问题:我比不上哥哥,上研究所之前几乎每科都不及格,因为又矮又胖在学校被人取笑,还经常惹麻烦。

 

结婚两年左右,我和内人都感到痛苦万分。母亲刚过世那段期间,也是内人的忧郁症最严重的时候。就在这时,内人告诉我她想离婚,请我搬出去。我不想离婚,但婚后我也过得很不开心。我陷入人生的谷底。

 

我失去了健康、财务和内心的平静,现在连婚姻都要失去了。

 

为什么我做不到对自己和所爱的人最好的事?

 

对错的化学

外在法则使我们几乎不可能在生活中做到最好的事,无论是关于约会、婚姻、育儿、健康、成瘾、事业、财务,或最严重的问题。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至少有二,而第一个原因与对错的化学有关。

 

根据意义的不同,我们的记忆会触发以下四种化学状态的其中一种:

 

一、恐惧。如果从事或甚至想像一件记忆告诉你有危险的事,大脑会指示下视丘释出皮质醇、肾上腺素和多巴胺。逃跑、战斗或僵住不动,引发一连串前几章反复提到的负面结果。

 

二、中立。如果从事或想像的事并未触发关于危险的记忆,但也未必能触发基于爱的记忆,大脑会告诉下视丘可以松开缰绳,而我们也能理性地运用意识心灵和良心。良心是爱的罗盘,会在生死反应未启动时自动启动。良心包含爱和道德法则,这个程式已写入我们心里。良心有助于我们知道在任何特定情况下该如何选择爱。无意识就是用这种方式帮助我们做需要做的事。

 

三、爱。如果从事或想像的事触发了基于爱的记忆,且未触发基于恐惧的记忆,大脑会指示下视丘放松,同时释出引发爱、喜悦、平静、力量等状态的化学物质,因而产生一连串本书反复提到的正面结果。

 

现在出现了第四种情况:有一件你非常想做但知道不该做的事,无论是吃冰淇淋或巧克力、喝第二杯或第三杯酒、追一部电视剧、婚后跟人打情骂俏或偷拿公司的笔。你现在必须决定要不要做这件事。

 

四、海啸。如果长期从事或想像做一件愉快的事,而且你知道这件事是错的,大脑会指示下视丘释出与爱和恐惧有关的所有化学物质

 

  • 多巴胺
  • 正肾上腺素。
  • 催产素。
  • 血清素。
  • 脑内啡。

 

这波大量的化学物质相当于药物过量,导致你失去对行为的控制力。这波化学物质绝对抵挡不了,并常导致成瘾行为。

 

研究人员在研究网络色情时发现这个现象。他们注意到参与实验者在观看色情片时,如果认为这是一种不对的行为,就会经历这种化学海啸。如果观看色情片的人不认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就不会引发如此猛烈的化学海啸。

 

这令我想起《圣经》里的一句谚语:如果你认为某件事是错的,但你还是做了,那么对你来说,这件事就是错的。

 

对我来说,这是很令人赞叹的一句话。如果你认为在人行道捡到百元钞却据为己有是错误的行为,却仍这么做,你的身体就会出现类似杀了人的化学反应(虽然强度显然比较弱)。从化学反应来看,我们知道古老的智慧所言甚是。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如果做了一件我们认为不对却很愉快的事,这些化学物质就会全数倾巢而出。这就是导致成瘾的原因。续用上述网络色情的例子。由于体内释出的化学物质海啸,会让人感觉活力充沛、精神亢奋,也会产生渴望和满足感,甚至会感受到类似爱的情绪。然而,等化学物质释出的那一刻过了之后,这些感觉和想法通常会立刻转为内疚、后悔、自我厌恶等,因此之后必须做其他事来处理这些新的问题。他们最初观看色情片的原因,是为了处理一组不同的问题:无聊、未获得满足的欲望、释放压力等。等第二组问题减少之后,第一组问题通常会再度出现,结果是让人陷入恶性循环,不断重复相同的行为。现在,他们产生了化学依赖性,离不开体内的化学物质。他们也有了同时拥有爱(好)与内疚(错误)标签的人(影片中观看的人)的记忆。

 

结果是什么?再怎么坚强的人也无法抵挡。一旦越了界,几乎再也无法回头;一旦长时间想像终于做了某件你认为错误的事,就会成为体内化学物质和电子信号的傀儡。这比只有恐惧还糟糕许多。这种组合的作用非常强大,以至于一旦达到某种程度,就几乎无法抗拒,谁都不能。在我看来,这是性和肢体骚扰的原因,也是每天听到的所有仇恨暴力的根源。这些人都是好人,但他们明知哪些事该做却做不到,明知哪些事不该做却无法克制自己。因为不了解体内这种化学海啸的成因,所以往往会归咎于外在环境,并合理化自己的选择。

 

当然,引发这种化学反应的不仅是网络色情,而是任何我认为愉快但错误的事。对我来说,可能是喝一罐胡椒博士可乐;对内人来说,可能是吃巧克力。也就是任何收录在令你感到内疚的快乐清单上的事物,而且感受到的情绪越强烈,所激发的化学海啸也越猛烈。

 

这种现象通常发生在大脑处于恐惧状态时,也就是活在外在法则下的时候。此时的你已处于不安定且痛苦的状态,所以正在寻找快乐或令你分心的事物,即使明知那件事是不对的。这并不表示依循内在法则生活的人绝不会做出任何刺激或违法的事,只不过他们经历的化学海啸不至于让自己无法克制行为或重蹈覆辙。受制于恐惧时,无意识宁愿你选择错误,也不愿你选择痛苦,因为人类基于恐惧的基本生存程式是寻求快乐、避免痛苦。活在外在法则之下,尤其如果接近完美主义者,想想会有多少事会被认为是“错误的”,而且这场化学海啸在一天当中会被启动多少次!

 

因此从本质上来说,你同时经历了“错”和“好”,这就是引发如此强烈反应的原因。过量的化学物质会开始摧毁催产素的正面效果,甚至现存的爱的记忆,并将“爱”的标签分配给对你来说其实是错误的事,因而改变无意识对爱的定义。如果在事发当时释出的是肾上腺素,这件事就会被标注为恐惧事件;如果释出的是催产素,就会被标记为爱的事件。

 

本文摘自《疗愈密码2改写根源记忆

方智出版

疗愈密码2改写根源记忆

 

 674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