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个深呼吸,就能立刻进入爱里~只要愿意想像“在那里”就能显露你灵魂的存在

 

“桃乐丝…你一直都有回家的力量…只要把你的鞋跟互敲三下,然后说三遍:‘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绿野仙踪》

 

我高中的化学课本里有一个关于氨分子(NH3)的有趣理论。氮原子位于由三个氢原子组成的三角形的中心,因为氢键(hydrogen)很强,所以氮粒子应该被困在里面,但是科学家却观察到它会消失,瞬间出现在三角形外,再一瞬间又回到三角形的中心。当时他们假设这个氮是经由无法观察得到的“量子隧道”进进出出到不位置。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更新了这个理论,但这很适合用来形容领悟。

 

不论我们觉得自己受困于某种情况的程度有多严重,一旦我们下定决心,要认识无条件的爱,我们就有机会进入一个量子隧道,直接把我们送入灵魂伴侣的怀抱,一切都取决于我们是否做好准备。因为我们臣服,所以从“做”的模式,切换到“接受”的位置,这也是所有有意识关系的关键因素。我们可接受指导、启发和愿景,其中任一都可以让我们瞬间脱离困境或陷阱。

 

我可以用我和苏梅的婚姻来说明量子隧道效应。有一段时间。我们在进行权力竞夺。并再次思索我们到底能不能撑过去或者应该在完全不再爱对方之前考虑分开。我忽然想起,有一天朋友问我想不想知道人生变得多彩的秘密。当我承认我想知道的时候,他告诉我:“秘密是,你的人生已经很多彩了。”这让我想起了电影《天地一沙鸥》(Jonathon Livingston Seagull)中的另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你想尽快到达某个地方,最快的方式,就是原地不动,因为你已经在那里。”

 

我在权力竞夺中的悲惨小角落思考这句话蕴含的智慧,并决定测试一下。我期待和妻子处在爱里,但我发现自己被争吵紧抓住。也许我只要一个深呼吸,就能立刻进入爱里。我问自己:“如果我现在与苏梅经历的是有爱的伴侣关系,那会是什么样子?”我的内心某处冒出了为妻子做一些事的念头,而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自己是否愿意去做,就立刻行动了。她之前跟我说过,她很喜欢吃我做的某道菜,所以我直接去了厨房。在为她做菜的时候,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只要专注于行为中的“付出”就好。接着我问自己,如果我现在深深地爱着苏梅,会是什么感觉?我的心里更清楚感受到一股暖流,脑中也有了一种更轻盈、更清晰的感觉。这种感觉相当好。然后我自问,如果将苏梅视为爱人,她会是什么样子?脑海中立刻浮出那个美丽、睿智的妻子和朋友的形象。当我给予这些充满爱的经验成长的空间,很快就让我和她产生了更紧密的联系,先前的紧张关系此时也不敌这种更温柔的感受。我们一起吃了顿愉快的晚餐,但在一个小时前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当我愿意想像“在那里”,就能显露我的灵魂的存在。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当然,这些微小的领悟似乎是我的想像力创造出来的,但究竟是什么东西提供了想像力的回应呢?我究竟又是为什么会想到这些问题呢?虽然很想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衷心追求真理,以及我的灵魂达到的进化程度造成的,但我想其实有比这更贴切的解释。首先,想像力不是幻想(尽管较低阶的心灵会用它来达到这个目的)。想像力是灵魂对一切可能事物的提醒。其次,这些问题的灵感来自于我的选择:我选择要看见“爱”,而不是看见引起争吵的原因。灵魂尊重我的选择,并选择运用我的想像力,让我看到早就在那里的爱,因为爱永远不会消失。接着就取决于我是否根据我的想像去行动,使可能的事情为现实。那时,我一度成为了“爱”有意识的化身。

 

今生的本质就是不断向你揭露“你是谁”、“你肩负的是什么”。因此每个人一直都有得到领悟的潜力,所谓的“学习”都只是看到已经存在的东西。领悟是灵魂和人格之间的桥梁。灵魂会根据你个人愿意接受的意愿,不断地揭露自己。领悟是从灵魂通往意识的管道。你的灵魂在这一刻向你揭露了伴侣的什么?

 

量子隧道存在于关系中的每一个阶段,因此,如果你和你的伴侣愿意揭开个人的面纱好好地在一起,那么你们甚至有可能直接从虚华的阶段进入真正的伴侣关系,并以自己的灵魂看待自己的方式来看待对方。

 

如此,“如何才能进入灵魂获得启发的关系之中?”答案呼之欲出,因为你已经在其中了。

 

本文摘自《谢谢你,我爱你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之桥(20周年纪念版)

柏乐出版

谢谢你,我爱你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之桥(20周年纪念版)

 682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