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個深呼吸,就能立刻進入愛裡~只要願意想像「在那裡」就能顯露你靈魂的存在

 

「桃樂絲…你一直都有回家的力量…只要把你的鞋跟互敲三下,然後說三遍:『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綠野仙蹤》

 

我高中的化學課本裡有一個關於氨分子(NH3)的有趣理論。氮原子位於由三個氫原子組成的三角形的中心,因為氫鍵(hydrogen)很強,所以氮粒子應該被困在裡面,但是科學家卻觀察到它會消失,瞬間出現在三角形外,再一瞬間又回到三角形的中心。當時他們假設這個氮是經由無法觀察得到的「量子隧道」進進出出到不位置。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更新了這個理論,但這很適合用來形容領悟。

 

不論我們覺得自己受困於某種情況的程度有多嚴重,一旦我們下定決心,要認識無條件的愛,我們就有機會進入一個量子隧道,直接把我們送入靈魂伴侶的懷抱,一切都取決於我們是否做好準備。因為我們臣服,所以從「做」的模式,切換到「接受」的位置,這也是所有有意識關係的關鍵因素。我們可接受指導、啟發和願景,其中任一都可以讓我們瞬間脫離困境或陷阱。

 

我可以用我和蘇梅的婚姻來說明量子隧道效應。有一段時間。我們在進行權力競奪。並再次思索我們到底能不能撐過去或者應該在完全不再愛對方之前考慮分開。我忽然想起,有一天朋友問我想不想知道人生變得多彩的秘密。當我承認我想知道的時候,他告訴我:「秘密是,你的人生已經很多彩了。」這讓我想起了電影《天地一沙鷗》(Jonathon Livingston Seagull)中的另一句話,大意是:「如果你想盡快到達某個地方,最快的方式,就是原地不動,因為你已經在那裡。」

 

我在權力競奪中的悲慘小角落思考這句話蘊含的智慧,並決定測試一下。我期待和妻子處在愛裡,但我發現自己被爭吵緊抓住。也許我只要一個深呼吸,就能立刻進入愛裡。我問自己:「如果我現在與蘇梅經歷的是有愛的伴侶關係,那會是什麼樣子?」我的內心某處冒出了為妻子做一些事的念頭,而我還沒來得及考慮自己是否願意去做,就立刻行動了。她之前跟我說過,她很喜歡吃我做的某道菜,所以我直接去了廚房。在為她做菜的時候,我有種不一樣的感覺,我只要專注於行為中的「付出」就好。接著我問自己,如果我現在深深地愛著蘇梅,會是什麼感覺?我的心裡更清楚感受到一股暖流,腦中也有了一種更輕盈、更清晰的感覺。這種感覺相當好。然後我自問,如果將蘇梅視為愛人,她會是什麼樣子?腦海中立刻浮出那個美麗、睿智的妻子和朋友的形象。當我給予這些充滿愛的經驗成長的空間,很快就讓我和她產生了更緊密的聯繫,先前的緊張關係此時也不敵這種更溫柔的感受。我們一起吃了頓愉快的晚餐,但在一個小時前這似乎是不可能的。當我願意想像「在那裡」,就能顯露我的靈魂的存在。

 

當然,這些微小的領悟似乎是我的想像力創造出來的,但究竟是什麼東西提供了想像力的回應呢?我究竟又是為什麼會想到這些問題呢?雖然很想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衷心追求真理,以及我的靈魂達到的進化程度造成的,但我想其實有比這更貼切的解釋。首先,想像力不是幻想(儘管較低階的心靈會用它來達到這個目的)。想像力是靈魂對一切可能事物的提醒。其次,這些問題的靈感來自於我的選擇:我選擇要看見「愛」,而不是看見引起爭吵的原因。靈魂尊重我的選擇,並選擇運用我的想像力,讓我看到早就在那裡的愛,因為愛永遠不會消失。接著就取決於我是否根據我的想像去行動,使可能的事情為現實。那時,我一度成為了「愛」有意識的化身。

 

今生的本質就是不斷向你揭露「你是誰」、「你肩負的是什麼」。因此每個人一直都有得到領悟的潛力,所謂的「學習」都只是看到已經存在的東西。領悟是靈魂和人格之間的橋梁。靈魂會根據你個人願意接受的意願,不斷地揭露自己。領悟是從靈魂通往意識的管道。你的靈魂在這一刻向你揭露了伴侶的什麼?

 

量子隧道存在於關係中的每一個階段,因此,如果你和你的伴侶願意揭開個人的面紗好好地在一起,那麼你們甚至有可能直接從虛華的階段進入真正的伴侶關係,並以自己的靈魂看待自己的方式來看待對方。

 

如此,「如何才能進入靈魂獲得啟發的關係之中?」答案呼之欲出,因為你已經在其中了。

 

本文摘自《謝謝你,我愛你 親密關係:通往靈魂之橋(20周年紀念版)

柏樂出版

謝謝你,我愛你 親密關係:通往靈魂之橋(20周年紀念版)

 2,758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