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重要的一天,就是愛上自己的那一天

你愛自己嗎?你是否想過?原來愛自己竟是那麼的重要…..

文/李月亮
【導讀】:於是就在那天,我原諒了我的手和眼,原諒了我的殘缺瘦弱,原諒了我的笨嘴拙舌。我開始真誠地愛自己,並由此感到了巨大的快樂,那感覺就像經歷了漫長寒冷的黑夜,看到陽光忽然躍出海面,世界從此天光大亮,春暖花開。

清晨的大學校園裡,一位老伯正獨自在長椅上看報,兩個學生拿著採訪機走過來,禮貌地問:我們是學生新聞社的記者,能採訪您一下嗎?老伯抬頭看看,嗯了一聲。兩個學生於是坐下來,問:您這個年紀,一定經歷過很多,能不能談談您生命裡最重要的一天?

這實在是個蹩腳的提問。如果你被這麼問過就一定知道,除非經過相當長時間的思考,否則很難給出漂亮又切實的回答。要是有大明星被這麼問,他八成會說,抱歉,沒有最重要,只有很重要,然後胡亂編造一個故事,並在心裡暗暗鄙視提問者。

好在老伯不是大明星。他眯起眼睛想了會兒,認真地說,確實有那麼一天,對我來說比任何一天都重要。那一天,我愛上了一個人。

兩位學生高興地對視一眼,滿懷期待地等著聽下去。

老伯開始慢慢地講,我認識那人有些年了,但我一直很厭惡她,她一出生就瞎了一隻眼,左手還只有三根手指,像雞爪子一樣難看,若有可能,我真想一腳把她從我身邊踢開。但命運安排我們始終在一起。

我26歲時,我們在導師的帶領下研究一種病菌,她的那一組得出了重大成果,只是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她的合作者忽然瘋掉了,她獨立完成了最後的工作,如果這時候她只在研究報告上寫自己的名字,獨享一切,沒有人會提出質疑,但她沒有,反而把那位合作者的名字排在了自己前面,因為對方的付出確實比她多些。

在公佈成果那天,導師在幾百名師生面前大力表揚了她,說自己一生渴望教出品學兼優的學生,感謝她,在他即將退休的時候,實現了願望,說完,導師眼泛淚光,深深給她鞠了一躬,所有人都為她鼓掌。

就在那一刻,老伯說:“我發現原來她還真是個不錯的人,她正直,善良,聰明,勤奮,那些身體缺陷實在不能遮蓋這光芒,於是我愛上了她,這份愛改變了我一生,時至今日,想起心意轉折的那一刻,我仍會激動不已。”
兩位元小記者也有些激動,其中一位趕緊追問:那個人,是您現在的妻子嗎?
老伯搖了搖頭,摘下眼鏡慢慢擦拭。
另一位元小記者正想繼續追問,卻驚奇地發現,老人的左眼始終一動不動,顯然是假的。他下意識地去看老伯的左手:只有三根手指!
小記者詫異得不知說什麼好,半天才問:您說的那位“她”…
老伯點點頭,是的,就是我自己。
原來,不是“她”,是他。

老伯擦好眼鏡,用只有三根手指的左手戴上,指了指剛好走過的一位漂亮姑娘,說,我知道在你們這個年紀,心裡想得最多的是愛情,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你愛上了,全力以赴想去贏得她的心,以為得到她,便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其實我倒覺得,沒有哪個姑娘能給你永遠的極致的幸福。
你只有真正地、毫無保留地愛上自己,才會獲得人生最大的勝利。
愛上自己,誰不愛自己呢?小記者問。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當然不。老伯說,雖然每個人都會對自己好,會極力地讓自己開心滿足,就像臣民去討好他的國王,但那不過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是自我滿足的私欲,不是愛。你只有真心覺得自己很好、欣賞自己並以自己為榮、慶倖你是你而不是別人,才算是真的愛自己。只有這樣的愛,才能使自己獲得深刻而長久的幸福。

老實說,少年時的我,因為這隻眼和這只手而對自己厭惡至極,覺得自己活得像一攤垃圾,當然,幸福從未降臨到我心裡。直到那一天,導師讓我看到並相信自己身上還有優良的部分,而這恰恰是作為一個人,最重要的部分。

於是就在那天,我原諒了我的手和眼,原諒了我的殘缺瘦弱,原諒了我的笨嘴拙舌,我開始真誠地愛自己,並由此感到了巨大的快樂,那感覺,就像經歷了漫長寒冷的黑夜,看到陽光忽然躍出海面,世界從此天光大亮,春暖花開。

老伯看了看天空,悠然地說,其實愛上哪個姑娘一點也不重要,愛上自己才是正經事,也許你們不會像我這樣忽然開竅,忽然地對自己傾心愛慕,但至少應該每一天都努力去做一個讓自己喜歡的人,然後慢慢地開始愛自己,再退一步,你至少得發自內心地覺得自己不那麼厭惡,如果人生中時時處處違背心意,越來越覺得自己面目可憎,那麼到了我這個年紀,就算取得什麼成就,你也會覺得是活在一個垃圾堆裡。

所以,不管對誰來說,人生最重要的一天,都是愛上自己的那一天。

老伯說完,微笑著向旁邊打了個招呼,兩位元小記者這才發現,系主任不知何時站在了他們身後。
老校長,原來您在這裡。系主任恭敬又急切地說,美國的專家團到了,大家都等在您講最新的研究成果,快走吧。
老伯緩緩站起來,跟兩位元小記者道別,又自語道:“其實跟我剛剛做的這場報告相比,下一場也不怎麼重要。”本文摘自/
願你的生活,既有軟肋又有盔甲/
作者:李月亮/

20160217-3

356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