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了解」其實並不了解—如同觀星清楚透徹的「了解」才有力量

 

 

【本文經劉素珍老師同意轉載】

我們對「瞭解」其實是不瞭解,我們都以為、都認為我們瞭解了,我們從小到大已經都很多經歷、很多經驗,這些都瞭解了,問題在這裡啊!我以前我也搞不清楚什麼叫瞭解,我們的瞭解就是再一次的去除不要,用另外一個新鮮的方式重複再來,我們的瞭解就是這樣。

 

我們現在談的瞭解是不是超越我們知道的一種瞭解?這種瞭解才有可能帶我們從這種狀態裡面,毫不費力的解脫出來。那到底什麼是瞭解?我們的那個瞭解是在哪一個層面?是那個舊的東西再稍微加以修正,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狀態。事實上我們陷在頭腦的狀態裡面的時候,如果不是一個全然新的跳脫出來的話,它還是一樣就是舊的習性,還是換了一個樣子,換湯不換藥再重複,我們就在這裡不停的轉不出來。

 

我們每個人都認為我們覺知了、我們覺察了,我現在發現我生氣了,我就說我覺知了、我覺察了,是不是這樣?我們都很自以為是,都認為自己知道了;我現在看到我生氣,我現在看到我在痛苦,我就覺得我有覺知,接下來我們就會問該怎麼辦?我們是不是都一直這樣?所以我講的覺知不是這樣的意思喔!

 

我為什麼一直強調要三合一,第一個我們身體一些表層的障礙要先能夠安定下來,就是我們的心要先能夠安靜下來,那一些躁動的能量啊!思想啊!念頭啊!要先能夠安定下來,這個時候覺知才有可能發生。但是我們通常在這個身體安定下來之後,譬如說我們靜坐、打坐,就覺得我已經打敗念頭了,念頭已經被我降伏了,暫時念頭沒有出來,可能一分鐘那樣,那個時候會覺得我們安靜了。

 

通常接下來就會打瞌睡,一定是這樣的經驗跟模式,然後我們的心、念頭暫時安靜下來之後,只是我們安靜,但是這個時候,你還不是自由的人。譬如說我們的氣功表層的這些障礙安定下來之後,你的身體安定下來之後,你的心開始安靜下來之後,覺知才有可能出現。

 

就是在我們的心、念頭安定下來的時候,它不在內在、不在外在,就是我們本身有一個沒有受到習性、習慣跟頭腦污染的狀態,那個狀態它會帶領我們去覺知覺察,這樣的一個覺知一個覺察,它就是一個完整的瞭解。通常我們的憤怒就是我很生氣,可是這不同的覺知是一種完整的,譬如說憤怒裡面你的思考模式,你的思維方式,還有你憤怒裡面的所有一切內容如忌妒、怨恨,你平常的生活、你的行動當中、你的人際關係、你最親近的家人,你的憤怒是怎麼在這裡面運作?

 

我們講過光一個憤怒,第一個生氣之後,光一個思想、一個念頭在我們的人際關係跟家人的關係裡面就充滿了痛苦,所以光一個憤怒,當我們在覺知的時候,你能不能慢慢去看到這憤怒裡面完整所有的東西?你可以去看見這整個模式,還有憤怒裡面所有的東西的時候,這樣的一個看見,這樣的一個覺知,本身就是一個徹底的釋放,它就是一個完整的瞭解。

 

這樣的瞭解、這樣的覺知,它就不會干預,它就不是干預。因為一干預就是我覺得我這樣不好,我必須那樣,我必須這樣,我們必須符合整個社會很多的模式、很多的制約,那麼這個就是頭腦進去了,這個就是頭腦進去干預了,這個就不叫覺知。「瞭解」是你在一個很安靜的狀態裡面的覺察覺知,這樣的覺知才能夠帶領我們從我們的障礙,譬如說憤怒跳脫出來。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瞭解」不是帶著我認為的、我會的、我知道的去瞭解、去覺知,瞭解就是像看星星一樣,是這一種心、這一種狀態,你這一種狀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會學習到很多我們一直不知道的,我們不知道的其實很多。

 

我們要學習的,不是要去知道很多,而是這個態度,這樣的態度,我們的生命才有可能過得完全的不一樣,而不是只是壓抑,然後換了個湯,不換藥,絶對不是這樣,而是一個徹底的、完整的一個不同,這是需要有很高度的智慧。看星星很簡單、很輕鬆!就這樣看星星!什麼都不用做啊!

 

我們大部份的人會在靜坐下來或是打坐下來,一開始安靜下來的時候,在這裡就停住了,不是跟念頭打架,就是打瞌睡、昏沈,所以這裡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點,可以去注意的話,你的頭腦、你的靜坐就會越來越不一樣很清醒,頭腦會變非常的清醒,覺察會變成越來越敏銳,然後會變得活潑健康美麗,瞭解不是那麼簡單,對不對?連瞭解我們都要學習。

 

不過,雖然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是有一點困難跟痛苦,要去面對碰觸自己的障礙,一開始的時候是很痛苦,但是很快的,我們會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兒。因為這一種喜悅、這一種狂喜、這種快樂、這種滿足或者是這種…,全部都是沒有一個文字可以去把這個感覺講得很清楚,除非你親自親身體驗這個覺知的狀態,那麼這個都是要學習。——-素珍老師

2/15-16_家族能量、心靈的覺醒《關係深層清理工作坊》_劉素珍(請點圖片了解課程詳情)

193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