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唤醒练习:写下你的生命故事_张德芬

 

 

“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

这句话是拜伦.凯蒂老师说的。她说,每个人在这一生当中,都有很多过去的故事,我们承受了这些故事,长大以后就会活在这些故事里,忍不住到处跟别人诉说自己的故事,这样会让我们获得某种奇妙的身分认同,好像自己跟别人就是不一样。

 

然后,就出现了几个问题。首先,你越是说这些故事,越会从自己的立场把它扭曲了,因为我们记忆中的故事通常和事实不太相同。比如,有个学员曾经说小时候妈妈虐待他,好几天不给他吃饭,让他饿肚子。后来上了自我成长课程,他终于鼓起勇气回去问母亲这件事,母亲答道:“对啊!有这么一回事,因为那时候你拉肚子拉得厉害,医生说要禁食几天,不能让你吃东西。”

 

所以,我们脑子里的记忆很可能是扭曲的。头脑很狡猾,会故意把过去发生的事情扭曲成你想要感受到的模样;也就是说,它会扭曲、渲染事实。

 

所以,讲述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情不自禁地把故事扭曲、渲染成自己想感受到的那个情绪。比如,我们觉得自己不被爱、被抛弃,或是不被尊重、被嘲笑,这类情绪会影响我们在阐述这个故事时用什么样的观点去诉说;而越是跟别人诉说自己的这些故事,我们越会产生那种情绪。实际上,我们不断在喂养自己这个负面情绪。

 

韩国一位医师写的《情绪习惯,决定你的一生》这本书里讲到,如果小时候一直感受某种情绪,长大以后你的大脑会情不自禁地不断让你去经历这类情绪,因为大脑只会选择它熟悉的情绪让你去体验。如此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你不断诉说这些故事,好让自己产生那种负面情绪,然后这个负面情绪又会让你情不自禁地在现在的生活中创造更多事件,来让你感受到它。

 

是不是很恐怖?我自己是这种感觉。我们的脑袋很会编故事,为的是要我们去体会一些我们想要体会的负面情绪。你说,我怎么会想要体验负面情绪呢?这种情绪的上瘾症,是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的疾病。

 

我自己刚展开个人成长的时候,经常会回顾自己的人生,检视我的人生故事。我发现,哇,有好多委屈、好多自我认同、好多“小我”在里面。

 

所以,那时候我不厌其烦地跟很多人分享我的故事,不断地讲。而当我的这些情绪都消化掉了、我不觉得自己委屈的时候,回头再看,发现那单纯就是发生的一件事情,我根本不需要用那么多带有情绪的字眼和词汇去描述它。

 

比如,我三岁的时候被父亲丢到屋外的走廊,说他不要我了,对当时的我而言,这是非常震惊的经历;长大以后,在回顾这件事情时,我也曾有满腹的委屈。可是,当我一再诉说这个故事,最后慢慢释放受害者情结,而且完完全全原谅父亲之后,我就觉得再讲这个故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不想再当受害者,那股委屈的情绪已经没有了。而我对这种情绪的需求消失以后,头脑就不会再去编造这样的故事,我也不再有欲望借由跟别人诉说这个故事,来制造这种情绪了。

 

所以,请你看看自己生命中有哪些故事让你总是不厌其烦地一说再说。像我自己,如果是最近发生的故事,我偶尔会愿意跟朋友说一说,说了一、两次之后,我就把这个情绪消解掉了,同时,我会把责任放回自己身上;也就是说,这个让我委屈、对我造成伤害的事件,其实我自己也要负很大的责任。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如果再说这个故事,我的情绪负荷(emotional charge)就没有那么重了,我已经不想再重复这个受害者的故事了。

 

请回顾自己的一生,你常常诉说的故事有哪些?哪些故事你每次跟别人说起时,就有很多很多的情绪负荷在里面?一件一件地去检视。利用周末,找个时间把那些你很愿意跟别人说的故事,或是有一天如果你碰到我,你非常愿意跟我分享的故事,都写下来。

 

检视自己的生命故事,安静地沉淀下来,去感受哪些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是非常不公平,对你影响巨大,让你耿耿于怀、无法放下的,请你一件一件地想起来,然后写下来。

 

本文摘自《张德芬的小时空修心课:唤醒、疗愈、创造的三阶段实作练习》

方智出版

本书7/23开放预购,8/1上市

8/03(六)_《张德芬的小时空修心课》台北分享会_自由入场

 11,56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