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于灵魂源头之流—爱默森“超灵论”

 

因为对本书的读者具有特殊的价值,我在本书的最后附上爱默森(Emerson)的文章“超灵论”(0versoul)其中的一部分。这是一篇基础的读一物,揭示了一元论和成功之道的一些基本原则。我建议读者结合这本书,一起仔细阅读。

 

除了伟大灵魂赖以作出其重大宣示的雅致反讽外,缺乏和无知的普遍意义是什么? 为什么人们觉得人的自然史一直未被书写,人总是躲在你关于他的话语的背后,这些话语已经变得陈腐,形而上学书籍也变得毫无价值?六千年来的哲学体系并未对灵魂做深人而仔细的探究,在哲学的实验中,在其最后分析部分,总是留存著不能解决的疑难。人就像一条源头被隐藏起来的河流。 我们的存在(being)总是从我们不知道的某处降临到我们身上。最精确的计算器也无法预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每一刻都被迫坦承,事件是发端于更高的源头,而非源自于我自己的意志。对于事件是这样,对于思想也是这样。当我注视那奔腾的河水,它从我看不见的某处,不停歇地将其溪流灌注到我的身心之中,我明白了,我是一个沐浴其中的人—我并非源头,只是一位对这天上之水感到惊讶的旁观者。我仰首企盼,摆出一付接受的态势,但这种景象却来自某种相反的能量。

 

大自然,是过去和现在的所有错误的至高批判者,是必然存在物的唯一预言家,我们栖身其中,就如同地球安躺在大气的温柔臂弯之中;它是整体(Unity),是超灵(0versoul),每个人的特殊存在都包孕其中,并与所有其他事物结为一体;它是共同之心,所有真诚的谈话都是对它的崇拜,所有正确的举动都是对它的顺从;它是不可抗拒的实在(reality),拒绝我们的诡计和才智,迫使每一个人做真实的自我,并运用个性而非舌头去述说;它始终力图进入我们的思维和行动之中,变成智慧、德性、力量和美丽。我们的生活有时连贯,有时分离,有时形成部分,有时则支离破碎。同时,人的内在是一个完整的灵魂;是明智的沉默;是普遍之美,每一个部分和碎片都平等地与之相关联;是永恒的“1”(ONE。我们生存其中的这种深潜的力量,每个人都可以贴近它的至福,不仅每时每刻都是自我充足和完美的,而且观看的行为与被观看的事物、观看者与(被观看的)景观,主体与 客体,融合为一。

 

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一件一件的事物,例如太阳,月亮,动物,树木,但世界的整体是灵魂,这些事物只是灵魂的部分光芒。只有透过智慧之眼,岁月的星象才能够被解读;只有诉诸我们的最佳思考,听从每个人与生俱来的预言心灵,我们才能够知道它说了什么。每个人从其生活中说出的话语,对那些本身没有沈浸于同样的思考过程的人而言,听起来毫无意义。我不敢代灵魂发言,我的话不能传达它令人敬畏的意义,因为我的话辞不达意而且冷漠无情。唯有灵魂本身才能启示它想要启示的人,它确实这样做了!受到启示的人的话语充满诗意、甜美而且平易近人,就像扬起一阵清风。然而,即使我未运用神圣的词汇,我也希望透过世俗的语言,指出这神的殿堂,报告我从最高法则,(Highest Law)的超绝的单纯和能量那里获得的启示。

 

如果我们想一下在交谈时、在幻想时、在懊悔时、在激情时、在惊讶时、在梦境里所发生的情景,我们往往会发现自己处于伪装中,处于可笑的掩饰中,这种伪装和掩饰只是为了夸大和增强某个真实的要素(real element),迫使真实的要素受到我们清楚的注意,我们应该抓住许多可以拓宽并照亮关于自然秘密的知识之暗示。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在人之中,灵魂不是一种器官,但却可以启动和锻炼所有的器官;灵魂不是一种功能,例如记忆力、计算能力和比较能力,但却能得心应手运用这些能力;不是一种技能,而是一道光芒;不是智力或意志力,而是智力和意志力的主宰者。灵魂是我们存在的巨大背景,是我们存在的栖身之所,是一种未曾被拥有、也不可能被拥有的无限。 从我们的内心或身后发出一道光芒,它穿过我们而照亮世间万物,让我们明白自身的虚无,光芒才是一切。人只是一座殿堂的外表,殿堂之内全由智慧​​和美善支撑著。我们一般所貌的人,是在吃着,喝着,种植著,计算著的人,并不像我们所了解的那样表征他自身,而是错误地表征他自身。我们尊敬的不是他,而是灵魂,他只是灵魂的器官,灵魂透过他的行动显现出来,灵魂会让我们屈膝致敬。灵魂透过他的智力呼吸时,就是天才;灵魂透过他的情感流露时,就是爱。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灵魂依照自身的法则,而不是根据算术来计算它的前进速度。 灵魂的进步不像直线运动所展示的那样逐渐变化,而是状态的升级,就像生物蜕变所展示的那样—从卵到虫,由虫到蝇。天才的成长具有某种总体特征,被选中的个体不是先超越约翰,再超越亚当,然后超越理查,给每个人都带来被发现逊人一筹的痛苦;而是透过每次成长的阵痛,人在其努力的领域中扩张,在每次振动中超越多个阶层、众多人群。伴随每次神圣的搏动,心智撕掉一层可见且有限的薄薄外壳,然后走出外壳进入永恒呼吸永恒的空气。

 

这是道德和精神增进的法则,每一次简单的上升,好像在某种特定浮力的作用下, 不是上升到一种特殊的美德,而是进入全部美德的领域。全部美德都处于包含它们的精神之中。灵魂高于一切特殊的价值。灵魂需要纯洁,但只有纯洁是不够的;灵魂需要正义,但只有正义是不够的;灵魂需要善行,但比善行更好;因此,当我们不再谈论道德的本性,而去强烈要求灵魂所推崇的美德时,我们就会感到一种坠落和适应。因为,对于显现在其纯粹行动中的灵魂而言,所有美德都是浑然天成,获得时无需经历痛苦。如果说话时听从内心的声音,一个人即刻就变成德性之人。

 

智慧的生长起源于同样的情感,遵守着相同的法则。那些为人谦逊,富有正义感、充满爱心、具有抱负的人,已经站在支配科学和艺术、语言和诗歌、行动与优雅的平台之上。因为那些生活在这种人类至福中的人,已经抢先占有了那些被人们如此高度重视的特殊能力;正如追求者会欣赏被爱对象的所有才华 。一个追求者无需才华或技巧,这些对他所痴迷的少女而言算不上什么,不管少女所拥有的相关能力是多么的少。并且,心若浸淫于至高无上的心智(Supreme  Mind)中,就会发现它本身与那至高无上的心智的全部作品相连接,将行走在通往特殊知识和力量的皇家大道上。因为,在上升到这种基本和原始的情操时,我们已经从边陲小站瞬间进入世界的中心,在这里,如同在造物主的密室,我们明白了世界的原因,可以预见天地万物,后者只不过是前者的缓慢结果。

 

本文摘自《失落的成功经典:发挥正面思考的威力

久石文化出版

 

7/3起_《惊奇人生》系列讲座_郑福长/周介伟

 5,013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