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於靈魂源頭之流—愛默森「超靈論」

 

因為對本書的讀者具有特殊的價值,我在本書的最後附上愛默森(Emerson)的文章「超靈論」(0versoul)其中的一部分。這是一篇基礎的讀一物,揭示了一元論和成功之道的一些基本原則。我建議讀者結合這本書,一起仔細閱讀。

 

除了偉大靈魂賴以作出其重大宣示的雅緻反諷外,缺乏和無知的普遍意義是什麼? 為什麼人們覺得人的自然史一直未被書寫,人總是躲在你關於他的話語的背後,這些話語已經變得陳腐,形而上學書籍也變得毫無價值?六千年來的哲學體系並未對靈魂做深人而仔細的探究,在哲學的實驗中,在其最後分析部分,總是留存著不能解決的疑難。人就像一條源頭被隱藏起來的河流。 我們的存在(being)總是從我們不知道的某處降臨到我們身上。最精確的計算器也無法預測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每一刻都被迫坦承,事件是發端於更高的源頭,而非源自於我自己的意志。對於事件是這樣,對於思想也是這樣。當我注視那奔騰的河水,它從我看不見的某處,不停歇地將其溪流灌注到我的身心之中,我明白了,我是一個沐浴其中的人—我並非源頭,只是一位對這天上之水感到驚訝的旁觀者。我仰首企盼,擺出一付接受的態勢,但這種景象卻來自某種相反的能量。

 

大自然,是過去和現在的所有錯誤的至高批判者,是必然存在物的唯一預言家,我們棲身其中,就如同地球安躺在大氣的溫柔臂彎之中;它是整體(Unity),是超靈(0versoul),每個人的特殊存在都包孕其中,並與所有其他事物結為一體;它是共同之心,所有真誠的談話都是對它的崇拜,所有正確的舉動都是對它的順從;它是不可抗拒的實在(reality),拒絕我們的詭計和才智,迫使每一個人做真實的自我,並運用個性而非舌頭去述說;它始終力圖進入我們的思維和行動之中,變成智慧、德性、力量和美麗。我們的生活有時連貫,有時分離,有時形成部分,有時則支離破碎。同時,人的內在是一個完整的靈魂;是明智的沈默;是普遍之美,每一個部分和碎片都平等地與之相關聯;是永恆的「1」(ONE。我們生存其中的這種深潛的力量,每個人都可以貼近它的至福,不僅每時每刻都是自我充足和完美的,而且觀看的行為與被觀看的事物、觀看者與(被觀看的)景觀,主體與 客體,融合為一。

 

我們看到的世界是一件一件的事物,例如太陽,月亮,動物,樹木,但世界的整體是靈魂,這些事物只是靈魂的部分光芒。只有透過智慧之眼,歲月的星象才能夠被解讀;只有訴諸我們的最佳思考,聽從每個人與生俱來的預言心靈,我們才能夠知道它說了什麼。每個人從其生活中說出的話語,對那些本身沒有沈浸於同樣的思考過程的人而言,聽起來毫無意義。我不敢代靈魂發言,我的話不能傳達它令人敬畏的意義,因為我的話辭不達意而且冷漠無情。唯有靈魂本身才能啟示它想要啟示的人,它確實這樣做了!受到啓示的人的話語充滿詩意、甜美而且平易近人,就像揚起一陣清風。然而,即使我未運用神聖的辭彙,我也希望透過世俗的語言,指出這神的殿堂,報告我從最高法則,(Highest Law)的超絕的單純和能量那裡獲得的啟示。

 

如果我們想一下在交談時、在幻想時、在懊悔時、在激情時、在驚訝時、在夢境裡所發生的情景,我們往往會發現自己處於偽裝中,處於可笑的掩飾中,這種偽裝和掩飾只是為了誇大和增強某個真實的要素(real element),迫使真實的要素受到我們清楚的注意,我們應該抓住許多可以拓寬並照亮關於自然秘密的知識之暗示。所有的一切都顯示,在人之中,靈魂不是一種器官,但卻可以啟動和鍛煉所有的器官;靈魂不是一種功能,例如記憶力、計算能力和比較能力,但卻能得心應手運用這些能力;不是一種技能,而是一道光芒;不是智力或意志力,而是智力和意志力的主宰者。靈魂是我們存在的巨大背景,是我們存在的棲身之所,是一種未曾被擁有、也不可能被擁有的無限。 從我們的內心或身後發出一道光芒,它穿過我們而照亮世間萬物,讓我們明白自身的虛無,光芒才是一切。人只是一座殿堂的外表,殿堂之內全由智慧​​和美善支撐著。我們一般所貌的人,是在吃著,喝著,種植著,計算著的人,並不像我們所了解的那樣表徵他自身,而是錯誤地表徵他自身。我們尊敬的不是他,而是靈魂,他只是靈魂的器官,靈魂透過他的行動顯現出來,靈魂會讓我們屈膝致敬。靈魂透過他的智力呼吸時,就是天才;靈魂透過他的情感流露時,就是愛。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靈魂依照自身的法則,而不是根據算術來計算它的前進速度。 靈魂的進步不像直線運動所展示的那樣逐漸變化,而是狀態的升級,就像生物蛻變所展示的那樣—從卵到蟲,由蟲到蠅。天才的成長具有某種總體特徵,被選中的個體不是先超越約翰,再超越亞當,然後超越理查,給每個人都帶來被發現遜人一籌的痛苦;而是透過每次成長的陣痛,人在其努力的領域中擴張,在每次振動中超越多個階層、眾多人群。伴隨每次神聖的搏動,心智撕掉一層可見且有限的薄薄外殼,然後走出外殼進入永恆呼吸永恆的空氣。

 

這是道德和精神增進的法則,每一次簡單的上升,好像在某種特定浮力的作用下, 不是上升到一種特殊的美德,而是進入全部美德的領域。全部美德都處於包含它們的精神之中。靈魂高於一切特殊的價值。靈魂需要純潔,但只有純潔是不夠的;靈魂需要正義,但只有正義是不夠的;靈魂需要善行,但比善行更好;因此,當我們不再談論道德的本性,而去強烈要求靈魂所推崇的美德時,我們就會感到一種墜落和適應。因為,對於顯現在其純粹行動中的靈魂而言,所有美德都是渾然天成,獲得時無需經歷痛苦。如果說話時聽從內心的聲音,一個人即刻就變成德性之人。

 

智慧的生長起源於同樣的情感,遵守著相同的法則。那些為人謙遜,富有正義感、充滿愛心、具有抱負的人,已經站在支配科學和藝術、語言和詩歌、行動與優雅的平臺之上。因為那些生活在這種人類至福中的人,已經搶先佔有了那些被人們如此高度重視的特殊能力;正如追求者會欣賞被愛對象的所有才華 。一個追求者無需才華或技巧,這些對他所癡迷的少女而言算不上什麼,不管少女所擁有的相關能力是多麼的少。並且,心若浸淫於至高無上的心智(Supreme  Mind)中,就會發現它本身與那至高無上的心智的全部作品相連接,將行走在通往特殊知識和力量的皇家大道上。因為,在上升到這種基本和原始的情操時,我們已經從邊陲小站瞬間進入世界的中心,在這裡,如同在造物主的密室,我們明白了世界的原因,可以預見天地萬物,後者只不過是前者的緩慢結果。

 

本文摘自《失落的成功經典:發揮正面思考的威力

久石文化出版

 

7/3起_《驚奇人生》系列講座_鄭福長/周介偉

 4,429 total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