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病症困扰,帮助病人建立生存意愿与态度的四个问题

 

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能治疗,但许多人让疾病过度破坏了自己的生活,他们根本不用这样消沉崩溃。他们忽视并削弱了自己原本能够挺立起来的力量,即使生了病,还是有空间可以活得有意义,甚至能带着某种程度的乐趣。

病人的生存意愿与态度,可以从四个问题着手:

 

  1. 你想要当百年人瑞吗?

大部分人在回答时,都会附加上一些和健康相关的假设条件,大家都不会不经考虑,就担负起在有生之年都要过得很有价值的责任。

这个问题可以往外延伸,像是:“你觉得你够爱自己吗?能够照顾自己的身心吗?”答案就在病患的生活方式中。是否节制饮食,避免太多糖分、咖啡因和脂肪的摄取?饮食中是否包含了大量新鲜蔬菜水果?是否避免过度人工处理以及大量添加物的食品?抽菸吗?早餐吃得好吗?休息足够吗?定期运动吗?是个积极主动的人吗?喜不喜欢能让你开心满足的活动?这些问题都是在问,病人是否感觉到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对未来抱持的是希望还是恐惧

 

  1. 在你发病前一两年,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问题搭配评估的工具,像是何慕斯与雷伊(Holmes-Rahe)压力量表,可以找出病人的短期心理倾向因素。当然,最后还是要回到决定一个人如何对当时发生的事件做出反应的长期制约因素,同时也要考虑内在压力,例如认同危机或放弃年轻时的珍贵梦想。

病人对于生病的反应也很重要,他们是先放声大哭、然后开心喜悦并面对挑战,或者试着以平静坚忍的心情去面对?

 

  1. 疾病对你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举例来说,癌症直接会联想到死亡,那么病人在面对疾病之前,就有个问题需要解决。这种意义是制约而来,而且在沉默中会更强化。死亡就和性一样,被默认成一种羞耻,只会一次又一次告诉妻子“不要死”、“妳会好起来”的丈夫,不管疾病变得多严重,妻子都无法将恐惧说出口,也提不起勇气面对死亡。

在这样的氛围下,病人被丢进外面的黑暗世界,没有爱的支持,也无法表达自己的情绪。反过来说,如果疾病代表挑战,虽然难缠但并非无法可解,那么病人就拥有一个立足点,去面对处理这个疾病。

 

  1. 你为什么需要生这个病?

这个问题帮助病人了解可能符合疾病的心理需求。生病让人“可以”做一些平常不能做的事,比较容易去拒绝不受欢迎的负担、责任、工作,或是其他人的要求。也可以让人去做一些一直想做但“没有时间”做的事情,能够好好地沉思、冥想,规划新的生活方式。生病可以是失败的借口。生病可以让人比较容易开口去要求或接受爱,表达自己的感觉,或者变得更坦率。请记住,是“生病的日子”让我们成长,而不是“健康的日子”。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花时间去满足你的需求,就不需要生病了。

因为身体的疾病通常可以博得亲朋好友的同情,所以是获得爱与滋养的一种方式。也可能变成病人与世界连结的唯一方法,也是病人能够在生命中控制的唯一一件事。

 

本文摘自《爱的医疗奇蹟:从“不治而愈”的重症患者身上看到不可思议的疗愈能量

柿子文化出版

5/14、21好评加开【光界神医】两日工作坊__光界三疗法人人可学可用__郑福长

125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