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太好或不敢生气,是“灵性逃避”的征兆?

 

 

我发现身边有许多女性看着同样的书,听着像“女神的无上力量和无条件的和谐之爱当代女性与动荡时刻的宇宙”等线上高峰会,为了在灵性道路上做所谓“正确”的事而完全累垮,要更有爱、更有弹性、更有社会责任心、更懂得原谅、更懂得付出。

我们能做到的可真多,但是给予他人的容忍与空间太多,而给自己的宽恕和慈悲又实在太少,承担了太多不该承担的事。

“我们打算清醒分手 。我已经把录音档都下载好了。”一位女性朋友即将离婚。我忍不住插话:“但你之所以要离开他,就是因为他总是很不清醒啊,你需要的是清醒的律师吧!”

某些在“道途”上的女性,则用引导式观想(guided imagery)和谈论痛苦的那些陈腔滥调,来掩盖自己严重的愤怒和悲伤。

心理学家约翰. 威尔伍德(John Welwood) 发明了一个很棒的字“ 灵性逃避”(spiritual bypassing)。他把这个字定义为:“用灵性修行和信仰,来逃避自己的痛苦、未消融的伤痛和成长进化的需求。”真是天才,对吗?另一个同样优秀的心理学家罗伯特.奥古斯都.马斯特斯(Robert Augustus Masters)把灵性逃避的行为归纳如以下:“……夸张的断舍离、情绪麻木和压抑,过度强调正面思考,愤怒恐惧症,盲目或过度忍让的慈悲,脆弱或易遭渗透的自我界限,不平衡的发展,对负能量和个人阴暗面的严厉评判,重视灵性多于自己,错以为自己修道有成、达到更高境界。”

谁被说中了?嗯,我想也是。我也和你们一样。

简单来说:那些汲汲营营的追求,反倒使我们无法好好清理自己的垃圾。

与其用菸酒麻痺,我们更可能选择投入超自然或延年益寿的饮食方法当中。然而,神经质地进行精神分析,或是强求自己顺应一切,这些行为带来的副作用,反而不像醉生梦死那么容易察觉。我们不会因为做了太多疗愈或冥想,就被送进勒戒所,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参加更多工作坊。想想身边那个朋友,明明和自己的身体关系不太好,但因为她吃着“健康的食物”,开口闭口都是关于身体的“积极论调”,例如想要变得更强壮,于是我们都为她加油打气。但事实上,她只是用一种健康养生的日常规律,掩盖了自我毁灭的心态,和轻度的饮食异常。那些积极正向的态度与促进健康的作为,表面上粉饰地太完美,以至于很难看出这些养生的行径,事实上和不健康的野心与追求紧密相扣。

灵性逃避就像各种过度的行为一样,会让我们看不见真实的自己─然而,所有疗愈的答案却正在此处,等待你我发掘。

 

♦向上成长

并非所有的灵性追求都是歪路,也不是所有重视光的人就是在忽视自己的黑暗面。还是有许多追求灵性成长的人是带着纯粹的心和对灵魂的追寻而投入其中。我们并不是在逃跑或回避任何事,而是运用灵性去处理生命的各个面向─痛苦的、幸福的,以及夹杂其中那玄祕奥妙的一切。我们和自己的神性共舞,因为那使我们对生命充满兴致。

我也曾经判断错误或天真上当,在心灵成长的路途中大胆壮游了一回。即便如此,我也不觉得自己付出的任何一分钟或一毛钱是浪费的。除了二十多岁曾迷上占卜板,还有号称能净化负能量的气场喷雾。错误的选择能帮助我们学会洞察。我们都不断在实验,活出真实的自己,向上成长。我们想知道上帝的十诫或佛陀的八正道,对于道德品行能带来什么帮助。我们尝试印度教的做法,也对基督教以外的信仰感到好奇。我们的灵性胃口多元纷杂,却又守口如瓶,直到真正打中心坎的真理类型出现,才大声宣告自己对它的热爱与交托。

但同时,我们也在测试自己、耗用自己,而且毫不吝惜。这不是因为我们太软弱或有所缺陷,而是作为一个生命的学徒,必定会经历这些─我们都是为了学习而来。

我们拱手交出自己的力量,然后在费力取回之后,才明白自己是多么无庸置疑的强大这不是还未进化到这种程度的人们所经历的摇摆不定。夺回自己的力量,就是勇敢之心的启动仪式。

如果我们还活在传统的部落时代,可能会有一系列祕传的启动仪式,能帮助我们建立内在的力量。然而,我们多数人的启动仪式都不那么正式,也不那么有仪式感。生命或许会给我们一个又一个蛮横的压迫者,让我们学会察觉并消灭骗局─我们学着在黑暗中清楚识别。我们被告知罹患癌症,于是受到激发,开始关照各个面向、接触各类疗法,只为了疗愈这个疾病─我们个个成了炼金术师。一个有“特殊需求”的孩子来到我们的生命里,打开了我们潜藏已久的心电感应能力。我们的启动仪式可能看似随意而平凡,但它们仍然是上天的精心安排,和出家僧人的皈依和女巫的点化仪式一样有效。

没有一种药能治愈所有疾病;没有一种理论能解释天下万物;没有一个智者句句话都能应验;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什么最适合自己我们会透过学习开启内心的召唤、唤醒洞察的眼光,迎向真正属于自己的生命道路。

 

 

本文摘自《心灵真相:让你避开陷阱、走对路的关键指引》https://goo.gl/QcsqUB

 

 

 15,679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