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兄在那一世是他儿子?[耶稣和佛陀的六世情缘]精彩书摘

当悉达多不再相信这世界,这世界对他就越没影响力,于是他开始真正体验到人生越来越像一场梦。虽然他还没完全找到解脱痛苦的方法,但他已经有很大的进步。

悉达多继续在东印度游历,教导他的智慧并化解他的小我。他没有在物质上否定这世界,而是在心理上否定它;他拒绝相信它、忽略它,并将信心放在他所能感受到、在幻相面纱背后的实相上。

他离开王宫时是二十七岁。二十年后的某一天,悉达多正在教导弟子离苦得乐之道时,有一个人站在席地而坐的众弟子后面,表情惊讶地看着这位大师。由于悉达多从小就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只有在王宫里工作的人才认得他。群众中的这个人认为大师应该就是悉达多。于是在众人散去后,他走到前面看个仔细,并询问大师是否记得他。他说他叫瓦德梅(Vadmer),曾在王宫的花园工作,还说王宫里的人得知王子离开后,大家都很伤心。

悉达多既惊讶又好奇。他问瓦德梅多久以前离开王宫,瓦德梅回答大约两年前。悉达多继续问他耶输陀罗的近况。瓦德梅鞠躬说,耶输陀罗已于三年前发高烧病逝了。悉达多的眼里开始出现泪光。他原以为自己不再受这世界的果相影响,但显然尚未完全做到。不过他的眼泪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听到了后面这段话。

瓦德梅问悉达多,他的儿子是否有找到他? 悉达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竟然有儿子! 他既震惊又高兴。妻子过世的伤心与得知有子的喜悦,这悲欢交错的二元性使他不知所措。他问瓦德梅,他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瓦德梅回答说,他的名字叫罗睺罗;他在母亲病逝大约一年后,就离开王宫寻找他的父亲悉达多。

这改变了悉达多的一切。从那一刻起,他只想做一件事:找到罗睺罗。他从瓦德梅口中得知儿子的详细相貌。隔天,他开始往王宫的方向走去,并沿途问人是否看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高瘦黑发青年说要寻找父亲。

葛瑞:哇,所以悉达多当时还没完全悟道,只是他的学习和体验已经很接近了。但他后来跑去找他的儿子。

阿顿:没人会说他想找儿子有什么不对。我们只是要提醒你,现在他在寻找那看似在他之外的某个东西。只要有某个东西是在你之外,就表示你把它当真了;于是你就不是处于一体的状态,而是分裂的状态。事情的演变再次唤起悉达多的欲求:想找到自己的儿子的渴望。欲望会导致痛苦,这是一种循环。

白莎:所以说,极少人准备好接受这绝不妥协的原则:你把某人当成真实的那一刻,你就是在操练分裂。

葛瑞:太好了,以后我演讲可以用这句话当开场白。哈,开玩笑的。我懂你所说的。这让我想起J兄对海伦个人说的一句话,但她后来把它分享出来。这是关于海伦无法对他人的请求说“不”的问题。J兄告诉她,如果她无法对他人的请求说“不”,就表示她尚未克服以小我为中心的习性。

白莎:是的,葛瑞。如果你无法说“不”,就表示你把它当真了。也就是说,你认为有一个真实的人,你必须做某件真实的事,来帮助他解决真实的问题。不过,我们的意思并不是说你不能答应帮助别人,而只是说你没有非得一定要。

葛瑞:我明白了。反正只要养成跟圣灵一起做事的习惯,自然就会得到该怎么做的引导。噢,天啊,我想到一件事。你们说悉达多在找一个能帮助他的人,而且他们有一天会找到彼此,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他儿子吧?

白莎:没错。

葛瑞:J兄在那一世是他儿子?

白莎:是的。

葛瑞:你们的意思是说,后来人们称之为“耶稣”的那个人是佛陀的儿子?

白莎:完全正确。

葛瑞:不会吧! 不过,我得承认这是说得通的。毕竟这两个人一路好几世都相遇在一起。

阿顿:但那一世他们还没忆起彼此,因为他们尚未见到面。这是悉达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开始感觉痛苦,因为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儿子。他带着心中的渴望,经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用一年的时间横跨整个国家,还是没能找到彼此。

幸好,晚间休息及反省的时刻,悉达多平时训练有素的心灵又逐渐恢复正念。很快的,他的内心又充满了平静。要记得,你学过的东西会一直与你同在。就算你暂时忘失所学,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回想起来。开悟就是这个样子。你会忘记真相,然后又忆起真相,直到有一天你再也忘不了。

白莎:这一世的罗睺罗也对各种灵修法门知之甚详,同时也忆起前世所学的许多东西。

悉达多和罗睺罗都有坚持不懈的个性。你知道的,这是走在灵性道途上的人最重要的特质。当时罗睺罗已经寻找父亲三年了,但他们父子仍坚决要找到彼此。然后有一天,在一个小水塘边,罗睺罗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好像认出某种非常熟悉的东西。他转身一看,悉达多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们立刻就认出彼此。他们没有拥抱,也没有兴奋的雀跃。因为当时这些行为被认为是不庄重的。他们只是彼此鞠了一个躬,悉达多的眼睛出现了喜悦的泪水。

他们找了一个地方促膝长谈。他们有好几小时的时间,都在谈论他们这一生的故事;但同时他们也知道,那也就只是故事而已。接下来的几周,他们回忆起前世的事和所学的一切,并且知道累世以来彼此曾经是对方的什么人。于是他们作了决定:他们要一起度过余生,学习尚需学习的东西,并将所学应用在人生梦境中发生的一切。他们将一起得到救赎。

他们的学习突飞猛进,不仅明白悟道所必须了解的一切,并且还能加以实际应用。他们知道自己必须澈底化解小我,于是努力练习不把梦境当真。悉达多的痛苦很快就疗愈了。最后,他们找到重要的一块拼图:既然梦境不是真的,就没必要渴望它;没有了渴望,也就不会有痛苦。他们甚至把佛教的这个教理更推进一步。既然身体只是梦境的一部分,身体就不是真实的;那么你所感受到的痛苦,也不是真实的。换句话说,你不是感受到真实的痛苦,而只是作了痛苦的梦。由于梦境只存在于你的心灵,因此你可以改变你的心灵对于梦境的看法。

你晚上躺在床上作梦时,你的肉身并没有真正在梦里,只有你的心灵。同样的,你称之为“人生”的这场大梦,以及你所谓的清醒时刻也是如此。你的肉身并不是真的在这里;它不过是同其他任何事物一样,都只是一种投射。

悉达多和罗睺罗宽恕了他们的人生。他们宽恕自己在王宫中感受到与世隔绝的疏离感;他们放下想念耶输陀罗的伤痛。但这不代表他们忘记这些东西。有些人错误地以为,当你完全宽恕某样东西,这东西就澈底从你的心灵消失,然后你再也不会想到它。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差别只在于,当你再次想起过去的伤心事,它已无法对你造成任何的影响。它变成中性的,再也不会令人感到伤痛。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来,你到底有没有真正宽恕。当时悉达多和罗睺罗并不是用宽恕来想这件事;他们只是认为这是一场梦,不必把它当真。事实上,这是宽恕最重要的领悟。不过,他们还遗漏掉一步。他们自然而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的觉知已经大幅扩展。而这一步也成为他们最后一世最重要的焦点。

葛瑞:很久以前我研究佛教时,得知佛教有所谓的四圣谛。他们当时也宣扬它吗?

白莎:他们当然了解这些东西,包括八正道。但是别忘了,佛教是后来才成为宗教的。身为佛陀的悉达多并不是佛教徒,佛教是他的追随者后来才成立的。没错,悉达多在那一世的晚期有再收一些弟子;但这些弟子跟现今大多数人一样,很难持续坚持一体论。然而综观这一切,佛教确实包含许多伟大的真理,能够帮助人们保持正念。

我们那两位朋友持续精进修行,直到他们的心灵能告诉身体该感受什么,而不是身体告诉心灵该感受什么。他们已抵达全然的本因之地而不再处于枝末的果境;换句话说,现在他们是世界的源头。他们已达到梵的状态;他们已成为非二元的生命体。

悉达多活到八十二岁,罗睺罗只活到五十二岁。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待在一起三十年,并且已能自主这个世界。现在,只剩下一件事还没完成。有一天,罗睺罗告诉悉达多:“我想你知道,我们还漏掉了一件事。”悉达多回答:“是呀。我们一起走到这境地,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在那与我们彼此一体无别的上主里觉醒。”接着,他又幽默地补充说道:“下一次换你当师父。”

悉达多和罗睺罗知道他们还得再转世一次;倒不是因为他们自己需要,而是其他的众生需要他们。他们原本可以选择在那一世完成自己的功课;但他们后来了解到剧本已经写定,他们得在一个更大的计画中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有时为了帮助众生指出正确的方向,就必须要有一位大师出现于世;这位大师甚至还得以身作则教导众生一、二件看似重大的功课。他们两人都知道,他们在人间的最后一世将体验到他们的天命;当他们返回终极源头的一体性时,上主将亲自踏出最后的一步。

当罗睺罗染上同他母亲一样的疾病而离开这具身体时,他知道最有意思的一世即将展开。他非常的开心;他已准备好要继续完成这项任务。如同《奇蹟课程》后来说的:“他已经整装待发了,又有许多强而有力的弟兄与他同行。”

本文摘自
耶稣和佛陀的六世情缘:告别娑婆外传
The Lifetimes When Jesus and Buddha Knew Each Other: A History of Mighty Companions
葛瑞・雷纳  Gary R. Renard
橡实文化

以下相关讲座欢迎参加!

2018/7/25 告别娑婆外传:【耶稣与佛陀的六世情缘】新书导读会_郑福长

2018/9/19~21 原力觉醒 TINA阿南达/耶稣自传 讯息分享会+9/22.23 高频生命二日工作坊

 8,881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