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自己的苦、珍惜它,到佛陀身邊,和他並肩而坐

進入佛陀之心

佛陀不是神,而是如你、我一般生而為人,且同樣受苦。若我們敞開心胸,走向佛陀,他會以充滿慈悲的雙眼注視著我們說:「因為你心中有苦,所以你就有可能進入我的心。」維摩詰居士說:「因為世界病了,所以我生病;因為人們受苦,所以我必須受苦。」佛陀也曾如此說過。別以為你不快樂、心中有苦痛,所以就不能走向佛陀;正因為你心中有痛,才有可能與佛陀溝通。你、我的苦是我們進入佛陀之心的基本條件,也是佛陀進入我們心中的基本條件。

在四十五年的弘法中,佛陀一再強調:「我的教導唯有苦與苦的轉化。」當我們辨識且承認自己的苦時,佛陀──我們內在的佛陀──將會看著這苦,找出導致苦的原因,然後開出一帖行動方針之藥,這藥能將苦轉變為平靜、喜悅與解脫。苦,是佛陀用以自我解脫的憑藉,也是我們藉以解脫自在的憑藉。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你內在的苦難種子可能有很大的力量,但別等到沒有痛苦時才允許自己快樂。庭院中有棵樹生病時,你必須照顧它,但也別忽略整片生機盎然的樹林,即使你心中有苦,還是能享受生命中許多令人驚嘆的事──美好的夕陽、兒童的微笑與繁花綠樹。光是承受苦還不夠,請別自囚於苦之中。

若你曾體驗飢餓,就會知道享用食物是一種奇蹟;若曾受凍寒之苦,就曉得溫暖的可貴;曾受過苦,才會知道如何對現在一些構成天堂的要素心存感激;倘若你陷於自身的苦,將會錯過天堂。別漠視自己的苦,可也別忘記去享受生命中的奇蹟,這不僅為自己,也為眾生的利益。

年輕時,我寫下這首詩,當時我以一顆傷痕累累的心契入佛心:

我的青春
是一顆青澀的梅子。
你在它身上留下了齒痕,
那些齒痕猶自顫動。
我永遠記得,
永遠記得。
自從學會如何愛你,
我的靈魂之門就一直敞開著,
任由風自四面八方吹入。
實相呼喚著變異;
覺知的果實已然成熟,
而開啟的心門永不可能再緊閉。
烈火吞噬這個世紀,
山嶺森林留有烈燄肆虐的印記。
風在我耳邊呼嘯,
穹蒼正在暴風雪中劇烈震盪。
嚴冬的傷痕靜靜地躺著,
雖已不見冰封的刀刃,
卻徹夜痛苦不堪,
輾轉反側,無法入眠。

我在烽火連天的時代中成長,小孩、成人、價值觀、整個國家等周遭的一切都遭到摧毀,年輕的我苦不堪言。覺知之門一旦開啟,你就無法再關上。戰爭在心中留下的傷痕尚未完全平復,我常在夜裡清醒地躺著,以正念的呼吸,擁抱著我的同胞、國家和整個地球。

沒有苦,你就無法成長;沒有苦,你就無法獲得該有的平靜與喜悅。請別逃避自己的苦;擁抱它、珍惜它,到佛陀身邊,和他並肩而坐,並讓他看看你的痛苦。他會滿懷慈悲與正念地注視你,讓你知道擁抱自身之苦與深入觀照它的方法。有了智慧與慈悲,就能治癒心中和世界的創傷。佛陀將苦稱為「聖諦」,因為我們的苦能讓我們看到解脫之道。請擁抱你的苦,讓它對你顯示通往平靜之路。

本文摘自
佛陀之心:一行禪師的佛法講堂【增修新版】
作者: 一行禪師
橡實文化

 6,840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