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最深沉的自我背叛可以让人重新认清自己,最黑暗的地方也可能是迈向光明的起始点。

自杀竟是为了获得希望?──潘蜜拉及约书亚的解读

在与卡洛琳的对话中,我感受到她对卡麦隆深深的爱,以及她所承受的巨大痛苦。潘蜜拉告诉我,她可以呼唤卡麦隆前来。这是卡麦隆死后,卡洛琳与他的首次对话。我知道她非常渴望能和卡麦隆说话,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向他发问许多待解的疑问。我希望以下这段与卡麦隆及约书亚的对话,能为卡洛琳以及其他因自杀而失去亲人的人,带来疗愈。

“你为什么要自杀?”卡洛琳一开口就问卡麦隆这个问题,这四年来她一直想知道答案。每当夜深人静,她不知道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多少次。现在她提出这个问题,不是质问,而是真心想要了解。

“首先,我非常抱歉我的离开让妳和其他人这么痛苦、这么难过。”卡麦隆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妳。我选择自杀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其他解脱方式。我走投无路,只想要赶快了结,我想要一次把所有忧郁都彻底给结束掉。其实我在之前就已经想过自杀,不过那也一样是因为我走投无路。”

“我很爱妳,而且非常在乎妳。”卡麦隆对卡洛琳说:“我的行为是我自己的选择,妳不需要自责。其实到处都有希望,妳知道的。这是我在死后到了这里才学到的。每个人都有希望,如果你愿意接受帮助、向外求援,你就能离开那个黑暗的角落。我现在知道了,因为他们帮了我很多。

“我刚到这里时非常困惑、混乱。我在自杀时完全没想到死后还有另一个世界。不过在我到达时,指导灵出现召唤我靠近他们。能见到他们的我真的很幸运。我请他们协助我,所以他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已经来到了彼岸世界。’他们这么对我说,而我因为太难过,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还带我去看了我的尸体,让我相信自己真的已经死了。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因为自杀时的我完全处于焦虑恐慌的状态。

“在我来到了死后的世界,指导灵带我去了恢复区。刚开始那段时间非常难熬。我好想回到人世、回到妳、家人和朋友的身边。我满心后悔,慌乱不已,根本无法平静下来。我经常回去找妳和我的朋友,我好想跟他们说话,让他们知道我就在他们身边。有些人听得见,有些人我没办法接触,还有另外一些我是在梦境中和他们相见。

“我和妳当然有过接触,我们在梦里有过几次非常深入的谈话。妳非常伤心,满腹疑问。谈话过程中我的指导灵得站在我旁边,因为我自己也充满了悲伤与哀痛。我只想要回到妳身边再努力看看。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接受自己真的自杀死了,我真的抛下自己的人生一死了之,现在我得重头再来过了。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一直试着要告诉你,我真的很感激妳是我的母亲,而妳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对不起我。我希望自己这个念头能够帮助其他想要自杀的人。”

卡麦隆的话深深感动了我。我很难过他不只在世时苦苦挣扎,就连到了死后世界回归灵魂的过程中,也吃了不少苦。不过我很开心的是,他的指导灵在彼岸入口迎接他,而尽管他在困惑不已的状态下,还是能够看见他们。

“你后悔结束自己的生命吗?”卡洛琳问卡麦隆。

“是的,非常后悔。”他回答:“我来到这里之后,才看到我所抛弃的人生中其实有各种可能性,如果当初我选择活下去,故事还是有很多可能的选项可以发展。发现这点其实让人很难受。不过陪在我身边的指导灵非常有技巧,他们让我知道,犯错并没有关系,一直责怪自己也于事无补,还有,就算你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你永远都还有其他机会,神是慈爱宽宥的。我很感激有他们的帮助,现在我已经慢慢克服了自己悔恨和罪恶感。

“我一直想要告诉妳我很爱妳,还有我很抱歉,我犯了错,而我很想回到妳身边。我很沮丧自己没办法用正常的方式和妳说话。当时的我很想不开,但我也想让妳知道,现在的我过得很好。

“妈,妳必须完完全全接受我的死。我知道这很难,但这是妳唯一能继续好好活下去的方式。我希望妳能对我的死完全释怀,让妳的心平静。我希望妳能看见,是我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我要为自杀的举动负完全的责任,而我也想要这么做,我不希望被人看作是受害者。妳可以想念我,但别再去想‘要是当初我怎么怎么做,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放下吧。我们现在已经回不去了,我已经回不去了。我希望和妳在新的层次上合作,让世界有所不同,我们可以帮助其他青少年,让他们不要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


■自杀只是灵魂的选择

“自杀并没有错,”约书亚如是说道:“对灵魂来说,自杀纯粹只是一种选择,也不一定是最糟糕的选项。

“有时候人会困在某种情绪或思绪之中无法自拔,若不采取激烈的处置,很难跳脱出来。人生就是一连串的改变。若你困在某种思绪状态中很长一段时间,就会变得难以忍受,这时生命就会强迫你去做些什么来改变,即便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以卡麦隆为例,他陷入深深的忧郁中,尝试了各种方法想要跳脱。他已经尽了全力来面对这个痛苦的情绪状态。他的脾气狂暴,同时又有着非常敏感、善良的一面,这让他难以平衡。再加上他内心还有一份他不敢去面对的愤怒情绪,所以他的能量卡住动弹不得,最后他已经无法维持与自己内在感觉的自然交流,所以把自己关闭起来,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行尸走肉。表面上他是因为忧郁症而自杀,但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希望:希望能够获得改变,任何一种改变。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如果他没有自杀,现在的他是不是就可以得到疗愈呢?这我们无法确定。但我们知道的是,在他结束自己的生命之后,他立刻就找回了自己的感情。他在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所爱的人身边。当他还活在肉身之中,他感觉不到自己对他们的爱;当他死了,他才又再次找回自己完整的爱,从灵魂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自杀迫使卡麦隆有了改变,而在他的案例中,这个状况可说非常成功。对他的灵魂来说,自杀是个转捩点。

“但这个方式并非对每个人都有用。每个人对自杀的反应不同。我并不是建议在这个案例中应该采取自杀的做法,只是说明从灵魂的角度来看,没有哪个举动绝对是错误或有罪的。最深沉的自我背叛可以让人重新认清自己,最黑暗的地方也可能是迈向光明的起始点。你瞧,灵魂进化不一定是直线进行的,它会运用不同阶层的明暗来创造各种面向与变化。

我这么说的目的是希望消除传统上对自杀的批判,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件罪大恶极的事。神或灵魂并不这么觉得。神对那些结束自己生命人怀抱着最大的怜悯。在彼岸世界里永远都有人愿意帮助他们,他们从来没有被弃而不顾。

“约书亚,灵魂是否会在出生前计画中安排自杀?若是,为什么会有人同意和计画了要自杀的人一起经历人生呢?”

“灵魂不会在出生前就计画好要自杀,”约书亚说道:“灵魂在自己的人生蓝图中安排了某些特定事件,还有一些是根据肉身人格所做的选择而产生的可能状况。但自杀从来都不是计画好一定会发生的特定事件,而是一种可能的选择,且在某些状况下的可能性很高。

“有些灵魂会选择靠近有严重心理失衡倾向的人,有可能是因为想要更了解人类的心理状态、更有同理心,或想学习保持个人领域界线的适当距离,避免自己因他人的痛苦而受到影响。”

“约书亚,人在自杀后会发生什么事?”

“这要看个人的心智程度来决定,但是无论如何都一定有人会来协助。指导灵会出现,向逝者说明状况,并且帮助他们前往所谓的恢复区。不过,有些灵魂听不见、也看不见他们的指导灵,因为他们太过沉溺于自身状态及忧虑的思绪之中。他们可能会毫无目的地游荡一段时间,直到找到光的所在。而这个恢复区可以帮助他们来面对自己所做的事、正视自杀背后的原因,并找到方法来处理隐藏在之下的伤痛和情绪。”

“他们会继续学习相同的课题吗?”

“是的,他们会在不同的状况下学习相同的课题。”

“约书亚,在卡麦隆自杀后,卡洛琳的灵魂针对自己的出生前计画做了哪些调整?因为卡麦隆无法继续扮演她儿子,所以她的灵魂是不是会另找一个人,来让卡洛琳学习原本卡麦隆要教导她的课题?若是,这些课题又是什么?”

“的确,卡洛琳的灵魂是在卡麦隆死后做了一些调整。她经历了一段密集剧烈的心理成长过程。这份激烈的情感启动了另一种不同的计画。生命计画就像是一张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的网,在卡麦隆死后,其中某些可能性开始发亮,并受到启动。这些可能性起初没那么明显,现在则比较实际可见了。

“至于另找一个人来代替卡麦隆教导卡洛琳相同的课题,这应该是不太会出现的状况。应该说,她以非常激烈的方式学习到了原本该学习的课题,她的功课难度增加了。也就是说,其所带来的内在成长也更为显著。卡洛琳在这世想学习的是保持真我,不要因为照顾他人而放弃太多的自己,并且不要太急着付诸行动,反而是要学习放松、放下,让生命自己找到方向。原本如果卡麦隆还活着,她会慢慢学习到这些,但现在她以更急速、更强烈的方式学到了。路途变得更加险陡,但是却能够引导她看见另一番美妙的风景。

“此外,在人活着的期间,生命蓝图也随时被检视著并进行微调。”约书亚补充,“有时我们会订出新的计画,不过这些计画原本就是以一种可能的替代方案存在着。我知道这从人类的观点来看是有点让人搞不懂,但是神的思维无远弗届,就算只是一段人生,也存在着无限的可能。”

本文摘自 : 
灵魂的出生前计画:你与生命最勇敢的约定
罗伯特.舒华兹
方智

购买连结

 9,090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