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观察心灵的动态、倾听它传出的讯息,就是照拂心灵的第一步 !

“心灵”(soul)不是一种物体,而是一种性质,或是体验生活和认识自我的一种层次。它牵涉到深度、价值、相互关系、心和个人特质。在这儿,我不把心灵当做宗教信仰中的一个事物,也不把它看成和永生有关系的一种物。当我们说某人或某个东西充满灵气时,我们知道它的意思,但要具体地、精确地加以说明,却并不容易。

照拂心灵的第一步,是省察心灵显现和运作的方式。除非我们熟悉它的习性,我们无法照顾和陶冶我们的心灵。“省察”(Observance)是源自祭典和宗教的一个字,意指监督,同时也意味遵守和崇奉,譬如庆祝某个节日。这个字中的──serv──原本是指照料羊群群。省察心灵时,我们得监视它的羊群群,看看哪一只在放牧时走失了──最近我们染上了什么瘾、作了什么特别的梦、心里有什么烦恼等等。

这儿,我对“照拂心灵”所下的定义是最基本的。它要求的是适度的照顾,并不冀求奇蹟式的治疗。我们面对自己或处理相互间的关系时,这个审慎的定义会发挥实际的效用。例如,倘若我把省察和尊重心灵的需求,看成我对自己、对朋友,或对接受治疗的病人的一种责任,我就不会拿维护健康当借口,袪除任何东西。值得注意的是,一般人总以为,摆脱了困扰他们的东西,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些。

“我必须革除我这个习性,”有人会这么说,“请帮我袪除自卑感,请帮我戒菸,请帮我摆脱失败的婚姻。”身为心理治疗师,如果我遵照病人的要求,那我一天到晚都会忙着扫除病人身上的东西。但我不想根除问题。我不以为我应该扮演消灭的角色。相反的,我设法把困扰他们的问题交还给他们,让他们知道,这些问题是必要的,甚至是有价值的。

人们省察心灵显现的方式时,非但不会使生命贫瘠,反而会使它更丰富。他们收回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原本以为这些东西非常可怕,必须切除、抛弃。你只要敞开心胸,面对你的心灵,你就会找到隐藏在疾病中的讯息,发现蕴含在懊悔和其他令人不安的感觉中的惩戒,领悟沮丧和焦虑所带来的必要改变。

让我举出一些例证,说明我们怎样做才能丰富而不损害我们的生命,使我们的情感更加健全。

一位三十岁的女人来找我,接受心理治疗。她说:“我的人际关系很糟,因为我太过依赖。请帮助我减少对别人的依赖。”她要求我袪除掉她心灵中的某些东西。我应该打开工具箱,拿出外科手术刀、钳子和唧筒,来执行这项任务。然而,我却秉持尊崇心灵的原则,绝不能从事这种掠夺行为。因此我问她:“依赖别人为什么会让妳感到困扰呢?”

“这样做让我感到软弱无力。况且,太过依赖别人也不是一件好事,我应该独立自主”

“妳怎么晓得,妳的依赖超过了适当的程度呢?”我仍为发自心灵的依赖辩护。

“我开始瞧不起我自己。”

“我在想,”我继续我的论点,“妳能不能找到一种方法,让妳保持对别人的依赖,同时又不会感到软弱无力?毕竟,我们每个人每一天每一分钟都要互相依赖的呀。”

谈话就这样继续下去。这位妇人坦承,她一直很单纯地认定,独立是好的,依赖是坏的。从谈话中我注意到,尽管她非常向往独立,但在生活中她似乎没有享受到多少独立。她认同依赖,从另一边观看独立自主。不知不觉中,她接受了时下流行的观点──独立是健康的;当心灵显现出对依赖的渴望时,我们应该纠正它。

这位妇人要求我,帮助她摆脱她心灵中依赖的一面,然而,这样做不啻是跟她的心灵作对。尽管她的依赖使她感到不安,但并不表示我们应该惩罚或切除它;它之所以一再困扰她,也许是因为它需要照料。她勇敢地追求独立,也许是要躲避和压制她内心中对依赖的强烈渴求。为了使她好过些,我试着改用其他和“依赖”相关,却没有“软弱无用”含意的字眼。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难道妳不愿跟别人交往,向他们学习,跟他们亲近,互相扶持,向妳尊敬的人请益,成为社区的一分子,互相帮助,和某个人建立甜美得无法割舍的亲密关系?”

“当然愿意,”她说。“那是一种依赖吗?”

“我觉得那是依赖,”我回答。“和每件事情一样,有得必有失,妳得接受伴随依赖而来的无力感、自卑感、顺从和丧失自主。”

我觉得,这位妇人和其他有类似困扰的人一样,刻意把这些感觉夸大成过度的依赖,以回避亲密的关系和友谊。有些时候,我们活在这些夸大的感觉中,以为我们对别人的依赖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事实上,我们是在避免和周围的人、社会以及整体的生活建立深厚的关系。

观察心灵的动态、倾听它传出的讯息,是“遵从征兆”的一个途径。一般人为了弥补自己的缺失,往往受到相反的现象吸引。自认为非常依赖的人,会觉得只有追求独立自主,才能获得健康和快乐。然而,这种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往往是自欺欺人的。诡谲的是,这个人依旧陷身在同样的问题中,只不过换了个方向。他对独立的渴求,使得裂隙无法缝合。因势利导的做法,是遵从心灵所显现的征兆,而不反其道而行──学习如何适度地依赖,一方面既能满足自我,另一方面又不致造成依赖和独立之间尖锐的对立。

尊重心灵的需求表面上很简单。你把以前遗弃的东西找回来。你珍惜眼前所拥有的,而不一心想望远在天边的东西。在〈朝向至高的虚构〉(Notes Toward a Superme Fiction)这首诗中,诗人华莱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写道:“也许真理会在环湖散步一周时显现。”心理治疗有时太过强调改变,以致人们经常忽略他们的本性,转而追求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误以为那才是正常美好的人生。在〈答巴比尼〉(Reply to Papini)诗中,史蒂文斯说的更明白:“经过现实人生的道路,比通往来世的道路更难寻找。”心理学家詹姆士‧希尔曼把这句诗当作他治学的座右铭。

本文摘自 :
倾听灵魂的声音:25周年纪念版

汤玛斯‧摩尔
心灵工坊

购买连结

 4,915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