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想法所形成的程式能让我们生病,也能让我们痊愈 !

有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经历了某些事,令他感到气愤难平。他的潜意识对这些事件的反应,让他牢牢记住这些痛苦。因应这种情绪的化学物质充斥了他的细胞。几个星期后,他的情绪变成心情;这种心情再持续了几个月,就变成了气质;而这种气质持续好几年,就形成了一种强大的、称为忿恨的人格特质。事实上,他将这种情绪记得这么牢,一直重复著回想和感觉、感觉和回想的周期,年复一年后,身体比意识心更加明白愤恨的感觉。

现在你应该知道,情绪是经验表现在外的化学印记,倘若一个人抓住忿恨不放,他的身体会做出反应,仿佛仍然在经历著很久以前造成他这种情感的事件。此外,假如身体对这些忿恨化学物质的反应破坏了某些基因功能,长久下来,就会号令这些基因以相同方式做出回应,那么有没有可能会让身体最终发展出具体的病症,比如癌症?

倘若如此,一旦他能忘记这种持续忿恨的情绪,不再去想那些会制造忿恨感觉的想法,也不再去感觉会创造忿恨想法的那些感受,是否身体就能从情绪的奴役中获得解放?久而久之,他就能停止以相同方式去号令基因?

最后,我们假设他开始以新的方式去思考和感觉,到了某种程度后就会发展出一个具有新人格特质的理想自我。当他进入这种新的存在状态,有没有可能会以有利的方式号令基因,在身体真正回复健康之前,就先调节身体提前进入高昂的情绪状态?他能否单靠想法就做到这样的程度,使身体开始改变?

我刚刚简单描述的过程,其实就发生在我的一个学生身上,他战胜了癌症。五十七岁的比尔是屋顶承包商,他的脸上出现病变,皮肤科医生诊断为恶性黑色素瘤。虽然比尔接受手术、放射线治疗和化疗,但癌症仍旧复发在脖子上,然后是身体侧面,最后蔓延到了小腿。

每一次,他都接受了类似的治疗过程。自然,比尔也经历了“为什么是我?”的时刻。他虽然明白过度日晒是危险因子,但他也知道同样曝晒过度的其他人并没有罹患癌症。他一直觉得老天待他很不公平。

在做完左侧腹的癌症治疗后,比尔反省是否自己的想法、情感和行为也是得病的原因。在自我反省的时刻,他意识到三十多年来,他一直深陷在愤恨的情绪中,总觉得他一直为了别人而不得不放弃他想要的一切。

例如高中毕业后,他想成为职业音乐家。但是,当他父亲受伤而无法工作时,比尔不得不进入自家的屋顶建设公司。他习惯性地重温他被告知要放弃自己愿望时的感受;某种意义来说,他的身体还活在过去,这也造成了他的梦想一直往后推迟,无法实现。

每当有事情不如他意时,比如他刚扩展业务,房市就冷清下来,他就把责任归咎在某人或某事上。比尔把痛苦的情绪反应模式牢牢记住,以至于让痛苦主宰了他的个性,成为潜意识程式。他的存在状态号令了某些基因这么久,久到让这些基因创造出现在折磨他的疾病。

比尔再也不愿意再被环境控制(他人生中的人事物以及造成的影响,一直支配着他怎么思考、感受和行动),他发觉要打破旧自我的桎梏、重塑一个新自我,必须要离开熟悉的环境。于是他在墨西哥的下加利福尼亚半岛待了两个星期,远离他熟悉的生活。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前五天的每个早晨,比尔会细心观察当他感到不满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成为他的想法和感受的量子观测者,开始意识到他的潜意识心。接下来,他开始注意到他以前无意识的行为和行动。他决定停止任何不爱自己的想法、行为或情绪。

经过第一周的自我警觉之后,比尔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因为他已经从愤恨的情绪成瘾中解放了自己的身体。他有意识地去抑制曾经主导他行为的熟悉想法和感受,在某种意义上,等于他阻挡了身体发出的求生情绪的信号。于是他的身体释出能量,用来为他自己设计一个新的命运。

接下来的一周里,比尔的情绪变得非常高昂,他思考了想要成为的新自我应该是什么样子,以及他将如何回应先前控制他的人事物和影响。例如他决定,每当他的妻儿表达他们的希望或需求时,他会用仁慈和慷慨来回应,而不是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负担。简单来说,他把重点摆在:重新面对过去考验他的情况时,他要如何思考、行动及感受。

由此,他创造了新的人格、新的想法,以及新的存在状态。比尔开始将他坐在墨西哥海滩时心里所想的,一一付诸实践。返家后不久,他发现小腿上的肿块已经剥落了。再一个星期左右,当他去看医生时,癌症已经从他身上消失了。

透过用新方式启动大脑,比尔在生物上和化学上彻底地自我更新。于是,他以新方式号令新基因;而那些癌细胞再也无法与他的新想法、新的内部化学及新的自我共存了。曾经,他被过去的感情困住;而现在,他活在新的未来之中。

本文摘自 : 
未来预演:启动你的量子改变
乔.迪斯本札
地平线文化

购买连结

 35,962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