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自己的好恶,接受呈现在眼前的任何事物,让你的生命做主。

到目前为止,我整条通往内在自由的路都聚焦在静心上,这是我寻求被深度的平静和安详充满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它发挥了作用。我可以盘腿坐上数小时,让美好的能量流带着我向上升,但我没办法突破到我一心向往的境界。再者,一旦我站起来活动,个人心智总是会回来。

我需要帮助,而这份帮助某一天在顿悟中出现了。我突然想到,我或许一直用错方法了。与其透过持续要求心智安静下来好释放自己,或许我应该问,我的心智为何如此活跃?脑袋里那些叨叨絮絮的声音背后有什么动机?如果去除那个动机,挣扎就会结束了。

这份领悟开启了一扇门,让我的修行通往全新且令人兴奋的次元。往内探索时,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我多数的心智活动都绕着我的“喜欢”和“不喜欢”打转。如果我的心智偏爱(或排斥)某样事物,它就会热烈地说个不停。我可以看见,就是这些心理偏好创造了喋喋不休的对话,说着要如何控制我生活中的每一样事物。

为了让自己摆脱这一切,我做了大胆的尝试:我决定不再听从那些谈论个人喜好的嘈杂声,并展开一项“有意地接受生命之流呈现在我眼前的任何事物”的修行。或许,这样改变焦点会让内在的声音安静下来。

我从非常简单的事情展开这项新修行:天气。我可以心平气和地“下雨就让它下雨,放晴就让它放晴”,而不加以抱怨吗?显然,我的心智做不到:为什么非得今天下雨?我不希望下雨时,总是会下雨。它有一整个星期可以下雨,真是太不公平了。我直接把这些无意义的噪音换成:看这景色多美!下雨了耶!

我发现这项练习“接受”的修行效果非常强大,确实让我的心智安静下来。因此,我决定挑战极限,扩大我学习接受的事件范围。我清楚记得自己那时决定,尔后如果生命以某种方式呈现,而我抗拒的唯一理由是出于个人喜好,我就放开自己的好恶,让生命做主。

无疑地,这些对我而言犹如未知的水域。我会到达何处?如果不由我的喜好带领我,我会发生什么事?这些问题没有吓倒我,反而迷住了我。我不想主宰自己的生命,而想要自由地飞翔到“自我”之外。我开始将之视为一项伟大的实验。如果我内心放弃抗拒,让生命之流做主,我会发生什么事?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这项实验的规则非常简单:如果生命将各种事件带到我面前,我会当作它们是要来带我超脱“自我”;假如我的“个人自我”开始抱怨,我会利用每个机会放手让他离开,臣服于生命呈现给我的事物。这就是我所谓“臣服实验”的由来,而我也做好准备,等著看这实验会把我带到哪里。

我大半生的时间都认为自己知道什么事情对我是好的,但生命本身似乎知道得更清楚。我现在要最大程度地测试那个“非随机性”的假设。我愿意冒险掷骰子,让生命之流做主。

本文摘自
臣服实验:从隐居者到上市公司执行长,放手让生命掌舵的旅程
麦克‧辛格
方智

购买连结

 7,532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