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痛苦压抑的秘密出柜,开始生命的自我救赎。

家庭暴力,是一个很痛、很痛,痛到叫人无法呼吸的祕密。没被家暴的人,肯定不会懂的。小时候,如果你曾经被打的很惨,被家人性侵、被冷落疏忽或被恶毒的言语攻击,这些都算是家庭暴力。

在“家丑不可外扬”的文化里,更加深了暴力的存在,很多被家暴的孩子,不能说,也不敢说,因为:第一、说了也没人相信。第二、说了只会被打的更惨。第三、别人会认为:一定是我不乖,才会被打,活该。第四、他们也无可奈何,只会叫我忍耐。

于是,受暴者只能待在暴力关系,继续噤声,受苦,十分无奈。遭受暴力的孩子,虽然痛恨父母,但有时更痛恨自己:“一定是我不乖,才会被打”。解离,自我扭曲,自我嫌弃,这大概是很多经验暴力者的状态与经验。

日前,私塾里有人勇敢“出柜”(come out)了。对我而言,“出柜”不仅是同志性取向的出柜,所有说出“不可告人、被压抑痛苦经验”的祕密,都是一种出柜。出柜,是生命自我救赎的开始;出柜,需要极大的勇气。


当小莲说出从小被家暴的故事时,大家睁大了眼睛,这情节简直比电视剧的剧情更加惊悚。从小她就经常无缘无故被父亲打,没有理由的。直到上高中,每天都还是“伤痕累累”的去上学。

有一次,同学怜悯她,鼓励她向社工求助,于是小莲鼓起勇气打电话给社工。后来,社工介入了,打电话给小莲的父母,但父母很会演戏,对社工说:“我们怎么可能打小孩呢?她是我们的心肝宝贝、我们疼她都来不及呢。”小莲在旁边,吓得直打哆嗦。一挂完电话,小莲那晚就惨遭更巨大的一顿毒打,而且连续一周、天天被打。

后来,社工再介入,要爸爸不能打小莲。结果,当然更惨。爸爸对小莲说:“不能打妳是不是?好,不碰你身体⋯⋯”愤怒的爸爸当场摔烂她的CD音响,让她以后不能再听音乐。你要知道,活在暴力中的小莲,音乐是她唯一的慰藉。

不只如此,只要是小莲喜欢的东西,爸爸统统摔烂,剪破,像是衣服,洋娃娃,甚至棉被。甚至,有一天她放学回家,一进房间,发现她房间的东西(衣物、书籍)统统不见了,统统被爸爸用大塑胶袋装着,丢到资源回收了。

这是极大的暴力与虐待。故事听到这里,每个人都红了眼眶。但故事还没完。小莲说,爸爸经常会半夜突然踹开她的房门,冲过去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痛殴她一顿。因此,小莲到现在还会经常半夜惊醒,全身颤抖不已。她已经很久没法安稳睡觉了。这几年,她都是靠安眠药,抗忧郁剂在过日子。

你一定会说,这个爸爸简直是变态!是的,没错。这个爸爸是头受伤的野兽。他疯了、生病了。但家人生病,吃药的却是小莲。昨晚小莲勇敢出柜,边说边哭,身体依然不时颤抖著,但即使再恐惧,也要把故事说完。那一刻,她是勇士。说完故事,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小莲,此刻,再多的言语、再多的安慰,都是多余的。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于是,我邀请小莲站到团体中间,对在场伙伴们说:“如果你曾经也遭受过被暴力经验,可以同理小莲的痛,请你站出来,好好拥抱小莲,同时,顺便也把曾经遭受过暴力的自己给拥抱回来。”我特意强调:“这个拥抱,不是出于同情,而是出于爱与疼惜。”(请不要轻易去可怜别人,别人不需要你的可怜。)

接着,一个一个妇女红着眼眶,含着泪水,在蔡琴优雅的歌声里,一一去拥抱小莲,更去拥抱自己内在那个曾经受伤的小孩。在深深的拥抱里,我们把过去受伤的自己给认了回来。这是一个神奇的疗愈之夜。在这里,没有多余的安慰语言,没有同情的眼光,只有深情的拥抱。在彼此的凝视里,有着深深的理解与被理解,那是一种很深的“同理”。

接受完大家的拥抱,小莲深深地跟大家鞠了三个躬,才回座。回到座位,她缓缓开口了:“我从来没有被父母拥抱过,就在刚刚大家的拥抱里,我经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安。现在我感觉很平静,很踏实,原来这就是被爱的感觉。”说这话的小莲,脸上展露出前所未有的放松。其实她很漂亮的。

这一晚,在小莲的故事里,让我们看见并拥抱了过去受伤的自己。原来,大家都受过伤,我们并不孤单。

本文摘自:
跟家庭的伤说再见:与生命和解的故事疗愈
周志建
方智

购买连结

 7,973 total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