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痛苦壓抑的秘密出櫃,開始生命的自我救贖。

家庭暴力,是一個很痛、很痛,痛到叫人無法呼吸的祕密。沒被家暴的人,肯定不會懂的。小時候,如果你曾經被打的很慘,被家人性侵、被冷落疏忽或被惡毒的言語攻擊,這些都算是家庭暴力。

在「家醜不可外揚」的文化裡,更加深了暴力的存在,很多被家暴的孩子,不能說,也不敢說,因為:第一、說了也沒人相信。第二、說了只會被打的更慘。第三、別人會認為:一定是我不乖,才會被打,活該。第四、他們也無可奈何,只會叫我忍耐。

於是,受暴者只能待在暴力關係,繼續噤聲,受苦,十分無奈。遭受暴力的孩子,雖然痛恨父母,但有時更痛恨自己:「一定是我不乖,才會被打」。解離,自我扭曲,自我嫌棄,這大概是很多經驗暴力者的狀態與經驗。

日前,私塾裡有人勇敢「出櫃」(come out)了。對我而言,「出櫃」不僅是同志性取向的出櫃,所有說出「不可告人、被壓抑痛苦經驗」的祕密,都是一種出櫃。出櫃,是生命自我救贖的開始;出櫃,需要極大的勇氣。


當小蓮說出從小被家暴的故事時,大家睜大了眼睛,這情節簡直比電視劇的劇情更加驚悚。從小她就經常無緣無故被父親打,沒有理由的。直到上高中,每天都還是「傷痕累累」的去上學。

有一次,同學憐憫她,鼓勵她向社工求助,於是小蓮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社工。後來,社工介入了,打電話給小蓮的父母,但父母很會演戲,對社工說:「我們怎麼可能打小孩呢?她是我們的心肝寶貝、我們疼她都來不及呢。」小蓮在旁邊,嚇得直打哆嗦。一掛完電話,小蓮那晚就慘遭更巨大的一頓毒打,而且連續一週、天天被打。

後來,社工再介入,要爸爸不能打小蓮。結果,當然更慘。爸爸對小蓮說:「不能打妳是不是?好,不碰你身體⋯⋯」憤怒的爸爸當場摔爛她的CD音響,讓她以後不能再聽音樂。你要知道,活在暴力中的小蓮,音樂是她唯一的慰藉。

不只如此,只要是小蓮喜歡的東西,爸爸統統摔爛,剪破,像是衣服,洋娃娃,甚至棉被。甚至,有一天她放學回家,一進房間,發現她房間的東西(衣物、書籍)統統不見了,統統被爸爸用大塑膠袋裝著,丟到資源回收了。

這是極大的暴力與虐待。故事聽到這裡,每個人都紅了眼眶。但故事還沒完。小蓮說,爸爸經常會半夜突然踹開她的房門,衝過去不分青紅皂白的,就痛毆她一頓。因此,小蓮到現在還會經常半夜驚醒,全身顫抖不已。她已經很久沒法安穩睡覺了。這幾年,她都是靠安眠藥,抗憂鬱劑在過日子。

你一定會說,這個爸爸簡直是變態!是的,沒錯。這個爸爸是頭受傷的野獸。他瘋了、生病了。但家人生病,吃藥的卻是小蓮。昨晚小蓮勇敢出櫃,邊說邊哭,身體依然不時顫抖著,但即使再恐懼,也要把故事說完。那一刻,她是勇士。說完故事,我不知道要如何回應小蓮,此刻,再多的言語、再多的安慰,都是多餘的。

於是,我邀請小蓮站到團體中間,對在場夥伴們說:「如果你曾經也遭受過被暴力經驗,可以同理小蓮的痛,請你站出來,好好擁抱小蓮,同時,順便也把曾經遭受過暴力的自己給擁抱回來。」我特意強調:「這個擁抱,不是出於同情,而是出於愛與疼惜。」(請不要輕易去可憐別人,別人不需要你的可憐。)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

接著,一個一個婦女紅著眼眶,含著淚水,在蔡琴優雅的歌聲裡,一一去擁抱小蓮,更去擁抱自己內在那個曾經受傷的小孩。在深深的擁抱裡,我們把過去受傷的自己給認了回來。這是一個神奇的療癒之夜。在這裡,沒有多餘的安慰語言,沒有同情的眼光,只有深情的擁抱。在彼此的凝視裡,有著深深的理解與被理解,那是一種很深的「同理」。

接受完大家的擁抱,小蓮深深地跟大家鞠了三個躬,才回座。回到座位,她緩緩開口了:「我從來沒有被父母擁抱過,就在剛剛大家的擁抱裡,我經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平安。現在我感覺很平靜,很踏實,原來這就是被愛的感覺。」說這話的小蓮,臉上展露出前所未有的放鬆。其實她很漂亮的。

這一晚,在小蓮的故事裡,讓我們看見並擁抱了過去受傷的自己。原來,大家都受過傷,我們並不孤單。

本文摘自:
跟家庭的傷說再見:與生命和解的故事療癒
周志建
方智

購買連結

164 Views

 

課程推薦(請點圖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