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真理不是向外寻找,而是要向内心探寻~阿纳斯塔夏4

所有的证据、所有宇宙的真理,都永远保留在每个人的灵魂之中。错误和谎言无法持久且会被灵魂摒弃,所以才有各种不同的理论抛向人类。谎言需要的包装越来越新,所以才让人类时常改变社会结构。人类想从中找出遗失的真理,却是离它越来越远。

两兄弟(寓言)

“不知道是多久以前,有对夫妇一直没有小孩,妻子直到年老才生了两个儿子,一对双胞胎兄弟。妻子生产十分不顺,在生完两个儿子不久后,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父亲请了一位保母,全心全意地照顾孩子,一路把他们养到十四岁。但就在他们十五岁时,父亲也去世了。两兄弟将父亲安葬后,坐在房里哀悼。这两个双胞胎兄弟,前后差了三分钟出生,所以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在默哀一段时间后,哥哥开口说:

‘父亲在临终前难过地说,他没能将生命的智慧传给我们。我的弟弟,要是没有智慧,你我该怎么过活?要是没有智慧,我们的家族只会在不幸之中延续下去。那些能从自己父亲身上获得智慧的人,可能会嘲笑我们的。’

‘你别难过。’弟弟对哥哥说,‘你常常在沉思,或许时间会让你在沉思中获得智慧。我一切都听你的,我不用沉思也能过活,也依然觉得生活很美好。只要看到日出日落,我就很开心了。我就单纯地过生活,忙田里的事情,你可以好好学习智慧。’

‘同意。’哥哥对弟弟说,‘但待在家里是求不到智慧的,这里没有。没有人把智慧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把智慧带给我们。但身为兄长的我,为了我们俩、为了代代相传的家族,我决定要找出世间的所有智慧。我要找到并带回家里,送给后代子孙和我们自己。我要把父亲留给我们的所有贵重物品带在身上,然后走遍天涯,拜访世界各地的智者,学习他们的所有理论,然后回到我出生的地方。’

‘这会是条漫长的路。’弟弟语带同情地说,‘我们有一匹马,你就带着那匹马和马车吧,东西能载多少是多少,才能减轻一路上的负担。我会留在家里,等着你成为智者归来。’

“兄弟俩分离了许久,年复一年。哥哥拜访了一位又一位的智者,去了一座又一座的教堂,学习东西方的教导,又走遍大江南北。他拥有惊人的记忆力,敏捷的头脑能快速地领会一切并轻松地记住。

“哥哥花了六十年左右游历全世界,走到头发和胡子都已灰白。他好学的头脑仍继续流浪、精进智慧。这位年迈的流浪者成了最有智慧的人,开始有众多弟子跟随他。他对着这些求知心切的脑袋大方地讲道,弟子无论是老是少,无不敬佩地专心聆听。他的名声总是在他抵达前便传遍邻里,村里都知道,将有一位伟大的智者来访。

“他就这样带着荣耀的光环,身边围绕一大群奉承的弟子,回到他六十年前、年仅十五岁时离开的家。这位头发灰白的智者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出生的村庄。

“村里的人都上前迎接,头发同样灰白的弟弟也开心地跑出来。他在成为智者的哥哥面前低下头,喜极而泣地低语:

‘祝福我吧,我的智者哥哥。回我们的家,让我洗涤你长途跋涉的双脚。回我们的家,我睿智的哥哥,好好休息吧。’

“他以庄重的手势嘱咐所有的弟子,要他们留在山坡上、接受村民的迎宾礼、展开智慧的对谈,接着他便跟着弟弟回家。这位德高望重且灰发苍苍的智者,走进上层宽敞的房间,疲惫地坐在桌前。弟弟开始用温水帮他洗脚,同时听着他的智慧言论。哥哥告诉他:

‘我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学到许多伟大智者的教导,也建立了自己的理论。我不会待在家里太久,现在我的任务是要指导他人。不过,既然我答应过要将智慧带回家,我会履行承诺,在家里待上一天。在这段期间内,我亲爱的弟弟,我会告诉你最有智慧的真理。首先是:人人都应该住在美好的花园。’

“弟弟用编织精美的干净毛巾将哥哥的脚擦干,尽心尽力地想让哥哥开心。他告诉哥哥:

‘你面前的桌子上有我们花园种的水果,尝尝看吧,我把最好的都摘给你了。’

“哥哥若有所思地吃着各种漂亮的水果,接着继续说:

‘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应该种一棵家族树。当他去世后,这棵树将成为他留给后代的美好纪念,它会为后代净化呼吸的空气。我们都应该呼吸好的空气。’

“弟弟露出慌张的神情,急忙地说:

‘我睿智的哥哥,抱歉,我忘记开窗让你呼吸新鲜空气了。’他将窗帘拉开,打开窗户后继续说:‘来,呼吸我们两棵雪松带来的空气,是我在你离开的那一年种的。其中一棵是我用自己的铲子挖洞种下树苗,另一棵是我用我们小时候你常玩的铲子挖的。’

“哥哥看着雪松陷入沉思,接着说:

‘爱是一种伟大的感觉,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拥有爱过著每一天,所以有一句至理名言说:所有人每天都要为爱努力。’

‘噢,我的哥哥,你真是有智慧!’弟弟惊叹地说,‘你学得如此高深的智慧,让我听得太入迷了。抱歉,我居然还没向你介绍我的妻子。’他对着门口大喊:‘老婆子,妳在哪,我的小厨娘?’

‘这不是来了嘛。’一个开心的老妇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盘热呼呼的馅饼。‘我刚刚忙着做馅饼。’

“开心的老妇把馅饼放在桌上,笑嘻嘻地对着两兄弟做了个滑稽的屈膝礼,然后走向弟弟对他耳语,但她对丈夫说的话都被哥哥听到了:

‘老头子,请原谅我,我要先离开了,我需要躺下来。’

‘妳是怎么回事,真是无礼,怎么突然要休息呢?我们有贵客,我的亲生哥哥啊,妳却要……’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

‘不是这样的,我现在头昏脑胀,有点想吐。’

‘妳这个忙碌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头晕想吐?’

‘大概要怪你了。没错,我们又有小孩了。’老妇带着笑容,边说边跑着离开。

‘很抱歉,哥哥。’弟弟羞赧地向哥哥道歉,‘她不知道智慧的价值,总是嘻皮笑脸的,老了还是这样。’

“哥哥陷入了更长的沉思。一阵小孩的吵杂声打断了他,他在听到后开口说:

‘人人都应该努力学习伟大的智慧,学习如何养育出幸福又有正义感的孩子。’

‘我睿智的哥哥,告诉我吧,我很想让我的孩子和孙子过得幸福。你看,我吵闹的几个孙子孙女走进来了。’

“两个不到六岁的小男孩,以及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站在门边吵架。弟弟为了安抚他们,急忙地说:

‘快点告诉我,你们在吵什么。乱哄哄的,别吵到我们俩聊天。’

‘噢!’比较小的男孩惊讶地说,‘爷爷变成两个人了,哪个是我们的,哪个不是,要怎么分呀?’

‘我们爷爷不就坐在这儿吗?这不是很明显吗?’

“接着小孙女跑向弟弟,脸颊紧紧贴着他的大腿,玩着他的胡须,对他叽叽喳喳地说:

‘爷爷,爷爷!原本是我一个人要来找你,想给你看我学的新舞步,可是两个哥哥自己跟来。一个想找你一起画画,你看,他带了画板和粉笔;另一个带了长笛和笛子,他要你吹给他听。爷爷,爷爷!但我才是第一个决定来找你的人,你和他们说啦,叫他们回家,爷爷!’

‘不对,我才是第一个要来画画的,哥哥是后来才决定要来吹笛子。’带着薄画板的孙子说。

‘现在有两个爷爷,你们来决定,’孙女插话说,‘我们谁才是第一个来的?拜托你们选我,不然我会哭得很难过。’

“智者忧喜参半地看着这群小朋友,皱着眉头准备回答,可是话到嘴边却停了下来。弟弟慌张了起来,没有让沉默持续太久,迅速地从小朋友的手中拿了笛子,毫不犹豫地说:

‘这没什么好吵的。跳舞吧,我活蹦乱跳的小美女。我会用长笛帮妳伴奏,笛子可以交给我们的小音乐家。而你呢,我的小艺术家,你可以画下乐音奏出的图案,还有这个小芭蕾舞者的舞姿。小朋友,赶快开始吧!’

“弟弟用长笛吹出美丽愉悦的乐章,孙子孙女同时入迷地跟着他,扮演着他们最爱的角色。未来的大音乐家试着跟上长笛的旋律;脸上泛著红晕的小女孩像个芭蕾舞伶,开心地跳着自己的舞步;未来的艺术家勾勒出这个开心的画面。

“智者不发一语,他懂了……当眼前欢乐的场景结束时,他站起身子说:

‘弟弟,你还记得父亲的旧凿子和槌子吗?请你拿给我,我想在石头上刻出自己学到最重要的一课。我该走了,可能不会再回来。不要慰留我,也不要等我。’

到了晚上,这位年迈的智者还在石头上敲敲打打,他想要刻出一段文字。就在他精疲力尽地完成后,他的弟子唸出石头上的那段话:流浪者啊,你要寻找的,其实都在你的身上。你不会找到什么新的,相反地,每走一步,就会有所失去。

 

阿纳丝塔夏说完寓言后,安静地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大概是在想,我懂不懂这个寓言吧。“阿纳丝塔夏,我知道这个寓言是在说,哥哥谈论的所有智慧,弟弟都已经在生活中实践了,但只有一点我不懂,是谁教弟弟这些智慧的?”

“没有人。在灵魂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宇宙所有的智慧就永远地存在每个人的灵魂中了。只是常有智者的灵魂狡猾地卖弄聪明,为了自身利益将人偏离最重要的事情。

 

本文摘自
鸣响雪松系列4:共同的创造
弗拉狄米尔.米格烈
拾光雪松出版有限公司

购买网址

236 Views

 

课程推荐(请点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