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跑步或禪修,「起步」是最具挑戰性的

上方圖片來源Designed by Freepik

起步的困難

不論是跑步或禪修,一開始是最具挑戰性的,之所以困難是我們試著要改變自己的習性。在跑步中,我們嘗試去改變身體的習慣;在禪修中,我們企圖改變自己的心理習性。在這兩種情境裡,我們都必須非常確定這是自己想要做的事。

開始訓練跑步時是一個脆弱的時段。我們的身體僵硬緊繃而不具持久力,且很容易感到疲倦。決心與努力是不可或缺的,我們正在讓自己久坐停滯的身軀變得積極活動。當心率和血液循環增加時,而我們卻覺得疲勞與緊張,這便反映出此轉型期的困難。

這一早期階段至關重要。如果我們練習過度,運動太激烈,我們便會停止;而如果不夠努力,我們就無法真正養成那種習慣。我經常建議的是在開始時做「走跑」(walk running)─步行間穿插簡短時程的跑步時段。這種溫柔而整合一體的方法,對於初學者似乎很有效。跑步不致變得太難招架,而在同時,那爆發式的短跑,能使心率上升、.血液流通,即使是「超級馬拉松賽」的跑步者也會使用這種行走與跑步並用的技法。

事實上,當我介紹跑步給我的妻子康卓.次央(Khandro Tseyang)時,我鼓勵她以步行為主,偶爾跑個兩分鐘。因為訓練配偶往往是頗為微妙且具有挑戰性的,我擔心給予她太多的指導。但在幾個月後,她便能跑二十至三十分鐘之久。後來,為慶祝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我們一起進行了一個小時的長跑。我為她的進步感到驕傲,因為她並未過度操練,所以能達到這樣的成績。

起先,一如許多跑步者,我發現大約前二十分鐘是跑步中最困難的階段。我以為「我的身體還不是在最佳狀況」,因此很自然地會感到某種程度的不適。有時我甚至覺得自己跑不過幾分鐘,我的雙腿感覺沉重,似乎與軀體分離了。到了後來,當我狀況好得多時,起跑後我仍然會有輕微不適的時期。我於是理解到這與體能狀況是否良好無關,這只是身體與神經系統從靜態久坐轉換成動態活躍會產生的情況。

即使是現在,如果我停止跑步幾天,然後再開始時,我就會覺得自己似乎已失去了本來的體能。當我將此事告知教練蜜思娣.洽克時,她回答說:「仁波切!我不認為過去幾天來你失去了體能,只是身體內的神經系統需要再次被喚醒而已。」我發現這是相當真確的。

相反地,在禪修中,初始階段具有挑戰性的原因則與跑步相反─我們正在放慢速度。當我們開始坐下來打坐時,心裡可是非常忙碌的。它一直在快速運作,而現在我們卻要鼓勵它集中於呼吸上,運作要緩慢一些。在起始時,我們可能會感到不耐煩、焦慮不安,但這是因為心不適應於新的「速限」,而不見得是不適應於禪修本身。

在跑步與禪修之初,最大障礙之一是懈怠。懈怠的其中一種是「基本的懶惰」─我們無法把自己從電視或沙發上挪開。在此,只需要稍加訓練,即可告訴身體這是往前發動的時刻。甚至是穿上運動服裝,開始伸展肢體,也有助於我們離於懶惰。同樣地,坐下來跟隨氣息的出入,甚至只有五分鐘,也能使我們免於懈怠。懈怠的另一種形式,則是我們在忙碌、快速的生活中,不能挪出時間來做跑步運動或坐定下來禪修。

另一個起始期的障礙,特別會出現在禪修裡,那障礙便是「忘記教導」。即使已經讓自己坐到禪墊上,我們仍然會忘記怎樣去運用方法。我們受到的指導是專注於呼吸、放下念頭。然而,我們並未按照這些指示去做,而只是神遊太虛或是東想西想。這就像是我們穿上跑鞋、短褲與T裇,卻僅是在那裡站著不動一般。

雖然禪修的過程與跑步不同,但其工具卻是相同的,都需要有堅定的決心,並奮發努力。如果能通過起始的階段,我們便有可能會成功。顯然整個旅程將有許多挑戰,但在這兩項活動的開始,觀點與毅力可獲得很大的報償。

一開始,最重要的是兩者都不要做得太過度,我們有時會因自己太過熱中而做得過火。例如,有回我在印度東部的奧雷沙邦(Orissa)舉行為期四個月的宗教儀式,儀式自清晨五點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八點半或九點。舉行之地是在由我岳家所主持的重要藏傳佛教傳承日帕寺(Ripa monastery),我的妻舅是尊貴的喇嘛吉美(Jigme)仁波切,他也是社區的領袖,負責來接待我,他知道我喜歡運動。

當我抵達時,吉美仁波切告訴我,他要給我一個驚喜。我到了住所,很驚訝地看到一台跑步機。我不知道他怎麼把這台機器運送到這裡,但我真的很高興見到它。我敢肯定,我會好好地在未來的幾個月裡利用它。

我唯一可以練跑的時間是清晨或深夜,印度的濕熱似乎從沒有緩和下來的時刻。跑步機置放在一個非常狹小的空間裡;此外,因為整個社區是從獨立的發電機組獲得電力,所以還會隨時停電。

我發展了一個在跑步機上練習的良好常規,但我通常將練習時間保持在一個小時以內。在寺院停留三週後,我想在機器上做一個長時間的跑步練習是很好的,於是我跑了大約一個小時又二十五分鐘。為了要這麼做,我不得不在凌晨三點開始;更糟的是,我正在服用抗瘧疾的藥物,每晚只能得到四、五小時左右的睡眠。我在清晨四時半跑完。我有點累,但感覺還好。

本文摘自:《跑步之心》第一部 第8章

跑步之心:同時鍛鍊身與心的禪跑/
薩姜.米龐仁波切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橡實文化
20161017-1 購買此書>>

1,09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