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我們是禪修十分鐘或十天,動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上方圖片來源Designed by Freepik

動機

跑步與禪修是非常個人化的活動,因此,它們是寂寞的。這種寂寞感增強了我們激勵自己的動機,因此是其最好的品質之一。藏語裡的「kunlong」(動機)意指「起來」(torise up),字義即指心的面向能夠對應時機。當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及為什麼要如此做時,那一刻的靈感啟示就有如我們射出的一箭,不論箭頭射往何處,我們的心理與身體的隊伍都將追隨它

當我教人禪修時,我要他們思惟自己的動機,因為我感覺到無論做什麼,我們辨識自己動機的那一刻是絕對必要的。這種思惟修很簡單:「我正在做什麼?我為什麼這樣做?」即使發現我們不知道自己的動機為何,或發現自己並沒有什麼動機,也是一個很有效、真實的跡象。不論我們是禪修十分鐘或十天,動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跑步。以一刻良好的動機,我們能夠振作起來,出門跑上六英里。相反地,若動機減弱,我們甚至很難從床上爬起來。

我開始跑步時,起先八英里似乎是一段遙遠的距離。當我的教練蜜思娣.洽克與馬拉松跑者喬恩.普拉特建議我跑一個馬拉松比賽時,我感到畏怯,那時的我甚至不知道馬拉松賽的全程有多遠。一如大多數人,「馬拉松」對我而言指的是「一段極為長遠的路程」,光是想像它就讓我疲累了,我的動機並沒有與之相應。

當我想著「我可以做得到」的那一刻,我的動機已讓心理的箭矢射出了廿六.二英里,於是我開始認真培訓。在幾個星期內,我的心已經完全習慣於跑完一個馬拉松賽的想法。我便登記了我的第一個馬拉松賽─多倫多湖濱(Toronto Waterfront)馬拉松賽。

我們從禪修中學到的工具之一,就是發展那種提振起適當動機的能力。我們學習觀照自心,注意到什麼能激發自心、什麼可以餵養那動機,以及什麼能夠去維持它。

在生活裡也許有一些能激發我們的人,或者我們可以被某一部電影、電視劇所激勵。例如,看到《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這部影片,使我馬上想去跑步。同樣地,觀看電影《永無止境》(Without Limits)─史蒂夫.普雷方坦(Steve Prefontaine)的故事,他這麼全心獻身於跑步,也讓我深受啟發。雖然由外在很容易能找到靈感的來源,但終究最好的是生起自己的動機。如此,我們就不必總是等待下一次鼓舞士氣的談話。

整個動機的前提是,它是無限的。在禪修的傳統中,我們談到有三種動機:小型、中型與大型。生起小型的動機是,思惟禪修對自己具有助益─我們可以發展出一種良好的心態,這有助於緩解心理與生理上的痛苦。中等的動機是,了解到我們可以用禪修來發現實相的本質─在我們所有妄念與習性模式之下的是什麼。偉大的動機是我們可以達到覺悟,並進而幫助一切眾生。練習生起動機,無關於什麼是有可能的或什麼是不可能的,而是看到我們可以擴大、開展到多遠。當思惟自己的動機時,我們擴展了自己的心態,從只在乎自己而變為關懷整個世界。

你可以運用這小型、中型與大型的動機於跑步與禪修之上。調整步調是很重要的。例如,假設你完全沒有動機,立即就要擴展到擁有某種偉大的動機,那便可能是一個太大的飛躍了。因此,為了巧妙地運用動機,應從小型的動機開始。如果你因疲累而不想跑了,要求自己應該跑十英里可能只會覺得更疲倦。但以較小的動機,你可以說服自己跑個二十分鐘沒問題;然後,當你出門跑上二十分鐘,你便會感到心滿意足。在跑完二十分鐘後,你可能會發現自己甚至可以跑上三、四十分鐘。

生起動機並非試圖欺騙自己,它是擴大自心,提高其水平的一種方式。每一次跑步都應有其意圖,有時你或許需要以更高層次的動機來挑戰自己。例如,你可能向來只跑十英里,但你以跑十二或十五英里來挑戰自己,即使最後只多跑了一英里之遙,但那個動機已經把你往前推進了。

同樣地,你可能也要以打坐三十分鐘的動機來自我挑戰,而非僅僅坐個十五分鐘。或者,你也可以生起那種要密切關注修行方法的動機,記起你之所以要禪修的目的,是為了以對治己心來平衡生命中的活動。「動機」並非只是簡單地讓自己坐到禪墊上而已。

本文摘自:《跑步之心》第一部 第8章

跑步之心:同時鍛鍊身與心的禪跑/
薩姜.米龐仁波切 Sakyong Mipham Rinpoche/
橡實文化
20161017-1 購買此書>>

3,238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