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出静心的时刻,疗愈自己

疗愈自己

D医师说,他治疗别人,却治不好自己,那些困扰病人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他。他能处理别人的问题、帮助他们等等,但是自己却……他的内心无法获得平静。

借着言语而帮助他人痊愈、让他们获得疗愈,是件多么容易的事啊,但是要治疗自己却困难许多!要疗愈自己、让自己获得内在平静,一个人必须拉下自己不断在周围筑起的藩篱,例如声望、财富及其带来的所有外在标志,包括朋友、同伴、声誉、出色的学习成绩等等。我指出的这些都是这位医师拥有的,也是他自己承认的。这些表面特征,亦即精炼之自我主义的层层包装,阻止了他去领悟自己一直渴望的平静。

他看见了我所说的是真的,却发现很难抛开这些东西,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他天性的一部分了。

我指出,他要不就是继续走下去、强化这个天性、让自己愈来愈痛苦,要不就是着手开始弱化它、消融它。他所制造的是忧伤中的一个喘息机会,两个冲突之间的过渡期,一个与其说是平静不如说是消沉挣扎的时刻。身为一个精神病学家,他深深了解内在的安详必须来自对自我认识的觉察,它不是来自压抑,而是来自整合。这份觉察将创造出静心的时刻。

当然,他从未静心过,他只知道何谓集中注意力,但不知道何谓静心冥想。

静心与集中注意力是两件不同的事。集中注意力是针对某件事物,而静心是对自己的觉察、对“我”与“我的”及其所有意涵和内容的觉察,它能带来源自正确思维的理解。这份觉察具有集中注意力的特质,但依然不同于集中注意力在某件事物上,无论那件事物有多么崇高皆然。它们一个带来深刻的内在整合与超越的机会,另一个却制造出二元对立,强力捍卫著冲突的根源。

让他对自己的思想和感觉变得有所觉察,不是去精心拣选,而是无论事情有多么微不足道、多么卑贱,或是多么高尚、祥和,都能觉知到它们。在每一个念头或感受生起时,让他深入思考、细细体会那个念头或感受,并且彻底体验。在体验的过程中,他会持续受到其他念头与感受的干扰,因而开始发现他其实未曾真正集中注意力。在彻底体验的过程中,他会觉察到自己在评断、谴责,从而发现自己的偏颇、成见、自己内心所保留的隐祕念头与动机。在彻底经历的过程中,他会发现他自己,而这样的发现是带来自由的、具有创造力的。因此,他便能够有意识地让自己的心念自由,进入自由开放的心念状态之中─无论一开始它显得多么局限,那些无意识的、隐藏的内容都将会被投射出来。每一个投射都必须经过彻底的思考、体会与理解,然后消融并且超越。这一深刻的自我认识过程,会催生出宁静的智慧,一种无法估量的爱,以及对至高境界的领悟。

这一切都是充满耐心而温和的过程,它需要的是强烈的警觉、深刻而且可观的觉察能力。

本文摘自/
你就是世界:克里希那穆提90篇经典对话录/
克里希那穆提 J. Krishnamurti/
橡实文化
20161009-5 购买此书>>

 4,796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