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出靜心的時刻,療癒自己

療癒自己

D醫師說,他治療別人,卻治不好自己,那些困擾病人的問題,也同樣困擾著他。他能處理別人的問題、幫助他們等等,但是自己卻……他的內心無法獲得平靜。

藉著言語而幫助他人痊癒、讓他們獲得療癒,是件多麼容易的事啊,但是要治療自己卻困難許多!要療癒自己、讓自己獲得內在平靜,一個人必須拉下自己不斷在周圍築起的藩籬,例如聲望、財富及其帶來的所有外在標誌,包括朋友、同伴、聲譽、出色的學習成績等等。我指出的這些都是這位醫師擁有的,也是他自己承認的。這些表面特徵,亦即精煉之自我主義的層層包裝,阻止了他去領悟自己一直渴望的平靜。

他看見了我所說的是真的,卻發現很難拋開這些東西,因為它們已經成為他天性的一部分了。

我指出,他要不就是繼續走下去、強化這個天性、讓自己愈來愈痛苦,要不就是著手開始弱化它、消融它。他所製造的是憂傷中的一個喘息機會,兩個衝突之間的過渡期,一個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消沉掙扎的時刻。身為一個精神病學家,他深深了解內在的安詳必須來自對自我認識的覺察,它不是來自壓抑,而是來自整合。這份覺察將創造出靜心的時刻。

當然,他從未靜心過,他只知道何謂集中注意力,但不知道何謂靜心冥想。

靜心與集中注意力是兩件不同的事。集中注意力是針對某件事物,而靜心是對自己的覺察、對「我」與「我的」及其所有意涵和內容的覺察,它能帶來源自正確思維的理解。這份覺察具有集中注意力的特質,但依然不同於集中注意力在某件事物上,無論那件事物有多麼崇高皆然。它們一個帶來深刻的內在整合與超越的機會,另一個卻製造出二元對立,強力捍衛著衝突的根源。

讓他對自己的思想和感覺變得有所覺察,不是去精心揀選,而是無論事情有多麼微不足道、多麼卑賤,或是多麼高尚、祥和,都能覺知到它們。在每一個念頭或感受生起時,讓他深入思考、細細體會那個念頭或感受,並且徹底體驗。在體驗的過程中,他會持續受到其他念頭與感受的干擾,因而開始發現他其實未曾真正集中注意力。在徹底體驗的過程中,他會覺察到自己在評斷、譴責,從而發現自己的偏頗、成見、自己內心所保留的隱祕念頭與動機。在徹底經歷的過程中,他會發現他自己,而這樣的發現是帶來自由的、具有創造力的。因此,他便能夠有意識地讓自己的心念自由,進入自由開放的心念狀態之中─無論一開始它顯得多麼局限,那些無意識的、隱藏的內容都將會被投射出來。每一個投射都必須經過徹底的思考、體會與理解,然後消融並且超越。這一深刻的自我認識過程,會催生出寧靜的智慧,一種無法估量的愛,以及對至高境界的領悟。

這一切都是充滿耐心而溫和的過程,它需要的是強烈的警覺、深刻而且可觀的覺察能力。

本文摘自/
你就是世界:克里希那穆提90篇經典對話錄/
克里希那穆提 J. Krishnamurti/
橡實文化
20161009-5 購買此書>>

2,057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