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心靈力量不容輕視

上方圖片來源Designed by Freepik

(文/周兆祥)
有一位女士,生命頭頭碰著黑‧事業一團糟,愛情亦一樣,不論她搞甚麼,都總是事與願違。她試過許許多多方法,都無法令自己『轉運』。

於是,有一天,她決定為自己編一本《夢想書》,把內心所有的夢想輯成一冊,實實在在天天可以看到。

她找到一本精美的剪貼簿,精挑細選了一幀俊男的照片,放進其中,那個照片中人的模樣正好體現了她夢中情人的形象。

然後,由於她向來對鑽石情有獨鍾,就找來了各式各樣的鑽石圖片,貼到書裡。除此之外,她還故意去找到多幅百慕達群島的風景照片放進去,原因是她對該地慕名已久,多年以來都-直在夢想可以有一天能到那兒度度假。

過了幾年,這位女土果然遇上了一位男士,正像她朝思暮想的夢中人樣子,此君不但有錢,還送給她許多鑽石。等到他們結婚時,他竟然說:「我們去度蜜月,我有個好主意。」不用說,正是百慕達。

心理學近年的研究結果,逐步揭開了「心想事成」之謎,證實確有其事,背後的機制是我們長期內心集中注意某些事物,會令我們意志堅強,更努力令夢想成真。念力,果然會改變事情發展。

自古以來,各地的修行人普遍使用「想像」的方法,來達到各式各樣的目的,包括治病、解決問題、改變各種事情、轉運、美容、與人神溝通等等。近年大家注意到有些人能夠做出種種不可思議的事,其實只不過是發揮人人生而有之的潛能,若稱之為「特異功能」或超自然能力,反為不符事實。正如一位高人這樣講過:「中國古代氣功講『借假修真』,這個『借假修真』有很多含義呀!你說捧天地之氣(按指「捧氣貫頂」式,即是想像把宇宙的靈氣灌入自己頭頂),你可以看成這是假的; 然而。當你真正運用意念力,真正進入狀態的時候,它就產生了真實的結果‧也許普通人不能都像功能者的意念力這麼強,然而,他們的功能不過是我們整個人類所有功能的一種縮影。」(柯雲路《有關人體特異功能的宏觀思想》)。

上文開頭介紹那個真人真事的故事,載於Donna Watson博士的Enjoy:101 Simple Ways to be Good to Yourself (中譯本叫做《善待自己》,由賴志松譯,台北精美出版)。作者教我們用各種方法享受自己,令自己生活更美滿。這一招「編一本夢想書」很容易做,效果往往不可思議。你又何妨也坐言起行,將自己一直以來的夢,都放進一冊書內,閒來享受,且看看有甚麼奇蹟?

心想居然事成,奇蹟並非奇蹟

如果你講什麼「心眼通」、意念治病、念力改變物質,三四十年前的我一定當作荒謬無稽、反科學,沒有興趣浪費時間去聽。

然而,此後的人生旅途上,種種見聞際遇令我眼界大開了。例如以下分享這些事例。

念力練球

美國的科學家做過這樣的實驗:請某學校的籃球隊來接受測試,先讓全隊的球員射籃,紀錄下成績。然後把各人隨機分為ABC三組:
A組的隊員在一段時間(幾個星期)之內,完全不碰籃球、不下球場;
B組的在此期間不斷如常練習射籃;
C組的也不碰籃球、不下球場,卻天天閉目想像練習射籃。
過了那段時間,三組的隊員再到場中真正射籃測試,結果A組的命中率下降,B組的命中率微升,C組的反而增加最多。

未割先死

一個監獄內。這是行刑的日子,等待處決的是個男死囚。
生活太苦悶了,為了打發無聊,獄卒想個辦法捉弄一下這個無可反抗的可憐人。
於是他們幪住了囚犯雙眼,大聲對他說:「現在你將會被割喉處死!」
他們假裝用一把刀割進他的喉嚨。其實,刀子並未真正傷害他,只是劃過他的喉嚨皮膚。獄卒沿著刀背,倒下一些好像是血的黏性液體,流到囚犯頸上。有個還說:「啊,你看!連血都流出來了!」
這時死囚真的感到疼不可忍,驚得心膽俱裂,開始慘叫,以為那些黏液真是自己的血。他當場嚇死了。

心意觸電

有個技師爬上高壓電纜例行檢查,不慎抓到半空中的電線。
這種電線輸送極高量的電力,人畜接觸到必死無疑。
技師當場倒下,全身發黑僵直,一命嗚呼。
不過當時該區停電(總公司較早時接到投訴電力供應不正常,先關掉了總掣做內部檢查)。
那位枉死的技師一直不知道。

疹由心生

科學家將兩組人幪眼:
A組用漆樹樹葉摩擦他們手臂皮膚,告訴他們這是無害的普通樹葉,不會產生反應;
B組用無害的樹葉磨擦他們的皮膚,告知他們說這是漆樹葉,是非常危險的,皮膚碰到它,會生紅疹、又癢又痛、無法解除病況。
實驗結果是:「以為」是普通樹葉觸碰自己的那些人,皮膚居然對於真正的漆樹毫無反應;相反,那些明明是普通樹葉,但是人們碰到了它,相信它是漆樹樹葉的,一個個都生出紅疹,又癢又腫又痛。
(此事參見楯山明雄著、張秀琪譯《想像療法的超治療力》,頁40)

心意開機

英國通靈治療師貝蒂‧夏因(Betty Shine)描述一次在家中客廳的親身經驗:
她當時惦掛著一個朋友,他就是《歌聲魅影》那齣舞台劇的男主角米歇爾‧克勞福德,此君正在開展事業上新的一頁,夏因在心裡認認真真地想起他。
就在此時,唱機響起了他的歌聲,是他在該劇的一首名曲《晚上的音樂》,原來該錄音的唱片放了在唱盤上,但是並未開掣,根本已經好幾個星期未有人碰過這個唱機,電掣沒有插入電源,而大家居然清楚聽到唱機播出那首歌。
看來是夏因這位奇人的心靈力量提供了能量,啟動了唱機!

 

群蟻的默契

有位朋友家住新界的村屋,他是吃素的,有一顆慈悲的心,也長期付出大量時間精神做公益服務工作。
有一個下午他放工回家,赫然看見廚房地板上多了一團像籃球那樣大的物體,黑黝黝的,好像還在抖動。驚魂甫定,他仔細望清楚,原來是一族黑蟻在營營攘攘,打算築巢定居於此。牠們趁無人干擾,忙著由屋外將物料搬進來。
朋友馬上感到不安,因為還有大約半小時,太太就下班返抵家門,她一見到這樣的東西,必然大驚失色,忍無可忍,別無他法,開水喉或者用更激烈的手段將這群入侵者趕盡殺絕,以前早有過先例。
於是朋友心生一計,覺得無妨姑且一試。他用平常心,站在廚房門口,對著蟻群說:「我沒有意思傷害你們,很樂意跟你們交個朋友,和平共處,可是嘛,你們在廚房築巢,實在難以接受,我真的不想太太回來傷害你們。就請你們快快遷走吧,希望大家都平安。」
十多二十分鐘過後,朋友回到廚房,再沒有半點蟻蹤,就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不久太太下班回來,此事再也沒有下文了。
我另一位娛樂圈的名人朋友,有相當的「佛性」,他也是曾經用這樣簡單的方法,令長期困擾全家的蟑螂一次過消失,不再回來麻煩他們。

念力除剌

科學家多次做過實驗:對玫瑰和仙人掌談話,「說服」了它們無須用刺來自衛,令它們自動脫掉了所有的刺。

樹亦長情

有個人患了重病,他聽人說天天去擁抱大樹,吸收樹的生命力,可以大有助於康復,於是找到一棵巨樹,早晚去「吸」樹的氣。不到幾個星期,樹枯萎了,終於死掉。
台灣一位女作家唸高中時在家長期受委屈,不時盛怒之下或極度悲痛中衝到後園中央那棵巨樹,拳打腳踢樹幹發洩。終於有一日,樹突然無故枯死了。
不久之後,她到美國留學。
四年後學成回家,她非常懊悔害死了大樹,多次抱樹痛哭。
後來,那棵樹再次長出枝葉。

錄自周兆祥《綠色心靈力量》第3章

本文轉載自:
周兆祥流動生命 部落格/作者:Simon Chau 周兆祥
前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教授,香港環保人士,環保組織綠色力量創辦人之一
周兆祥的部落格 http://www.lifeflowhk.org/category/blog/

 

2,235 total views, 9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