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靈魂都渴望愛、需要愛,力克‧胡哲也不例外

在愛中受挫很痛苦,但也讓我們學習很多

跟所有人一樣,被拒絕時我會感到難過,但比較不同的是,在與女孩約會的那些年,除了一般的不安全感之外,我還有一個沉重的負擔——我的肢障。

我不記得有任何女孩直接表明,她不想跟我約會是因為我沒有手跟腳,或是因為我坐在輪椅裡,但我知道我的肢障問題,確實讓某些人望之卻步。我的頭腦知道這點,雖然我的心很難接受它;它跟頭髮被剪壞、長青春痘或體重超重是不一樣的。對於天生就缺少四肢這一點而言,我什麼事也不能做,所以,沒有女人會想認識我或與我約會的想法,總是像一片烏雲徘徊不去。

每個人都有缺點,而我的缺點剛好比別人的更明顯。即便我試著做正常人,卻仍無法逃離我跟別人不一樣的事實。雖然我了解上帝讓我以此種樣貌出生,一定有祂的目的,我還是有約不到女孩的問題。她們無法忽視我的肢障,而且問題也並不只有我的外表而已。我相信有些人會因為我需要別人幫助才能做一些最基本的事——例如吃飯、喝水,而感覺失去興趣。我了解,但是心很痛。

除此之外,青少年認為很酷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開車,而我也無法做到這件事。當跟我一樣大的男生們開著車接他們的女友去看電影、上館子、聽演唱會時,我得靠我的父母和朋友幫助才能開車。在一般青少年會做的事情中,這只是其中一件而已。

我試著不老是把焦點放在我的肢障上,但在最痛苦的時刻裡,我真的想放棄,想回家躲在被窩裏。幸運的是,那些自我破壞的衝動並沒有長期地困擾我。我本性樂觀,而信仰是我力量的來源,如同我的家人。

然而,我的父母對於我對異性的興趣有予盾的感受。一部分是出於對我的保護,一部分是因為他們保守的信念。他們認為「約會」(dating)這個詞有不好的涵意,他們比較喜歡「正式交往」 (courting)。為什麼一個男生不會問一個澳洲女孩是否願意「正式交往」?一半的人可能以為你在邀請她打網球,另一半的人可能認為你剛剛從中古世紀回來(注:courting意指無身體接觸、以結婚為前提的男女交往,而courting這個字作為名詞,亦有「(網球等的)場地」或「(君主的)召見」之意)。

我的父親尤其對我與人交往不放心。經過許多年,在我娶了佳苗之後,他承認他從未想過我有一天會結婚。我十幾歲時,每當我提到喜歡上的女孩,他都顯得興趣缺缺。我想他是怕我的心受傷。

他和媽媽並不是不希望我有朋友。他們在我沮喪時不讓我孤立自己,鼓勵我向外界求助,這樣我的同學才會更了解我。我不僅和我的弟弟、妹妹一起長大,我也有很多表兄弟,他們接受我,也像彼此一樣用愛與玩鬧的方式對待我。透過他們的幫助,我克服自我懷疑,並變得更外向。我原本就不喜歡孤獨,所以我不隱藏自己,有交友的機會時就會交朋友。

在我高中的後期,我已打破很多社交上的障礙,學會超越我的不安全感。同學甚至選我為學生會會長,但我仍然不是一位受歡迎的女孩們會想交往的人。

這很難,但我從中學到一些事。我看到其實有很多其他的女孩值得我認識。我變得更有接納性,朋友圈也擴大。我發現,當我愈接納他人,他人也就愈接納我。

我並不是說我們應該假裝被他人吸引,或是與自己沒有興趣的人約會。年輕人有可能因為社會階級、外表、受歡迎程度等原因與某人約會或結婚,而不是深入了解對方的心智、價值觀與對方的心。

在談尋愛過程時,我想我們都需要學習的一課,就是不要在愛的前面放那麼多障礙與限制。你一定要知道你值得愛,並接受你的真命天子或真命天女,可能並不完全符合你所認定的條件。這也不表示你必須用「沒魚蝦也好」的想法勉強接受,但它可能代表你的真愛跟你想像的根本不一樣。

本文摘自/
真愛不設限:力克跨越障礙,追尋幸福的故事/
力克.胡哲, 佳苗.胡哲 Nick Vujicic,Kanae Vujicic/
方智

20160921-6 購買此書>>

2,41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