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能做我此生真正想做的事而仍能謀生呢【與神對話】

上方圖片來源Designed by Freepik

尼爾:我為何不能做我此生真正想做的事而仍能謀生呢?

神:是的。但是我們已經講過好幾次了。做他們愛做的事而能賴以為生的人,是那些堅持如此做 的人。他們不放棄。他們從來不投降。他們向生命挑戰,看生命敢不敢不讓他們做他們愛做的事。 但,還有另一個因素必須提出,因為談到終身志業時,這是在大多數人的理解裏都錯失的因素。

尼爾:那是什麼?
神:在存在(being)和做事(doing)之間有一個區別,而大多數人將他們的重點放在後者上。

尼:難道他們不應該嗎?
神:並沒有涉及「應該」或「不應該」。只有你選擇什麼,以及你如何能得到它。

如果你選擇平安、喜悅和愛,經由你所做的事,你不會得到很多。
如果你選擇快樂和滿足,在做的路徑(path of doingness),你將找到很少。
如果你選擇與神合一,超絕的知曉、深刻的了解、無限的慈悲、 完全的覺察、絕對的完成,由你正在做的事上,你不會達成很多。
換言之,如果你選擇進化——你靈魂的進化——你也無法藉由你身體的世俗活動而產生那個。

做事是身體的一個機能。存在是靈魂的一個機能。身體永遠在做某件事。每天的每一分鍾它都在從事某件事。它從不停止,它從不休息,它經常在做某件事。 要不它就是在做靈魂吩咐它去做的事,要不就在做違反靈魂吩咐的事。你生命的品質便危險的懸於其間。

靈魂永遠就是存在。它是(being)它之所是,不論身體在做什麼,也不因為身體在做什麼。 如果你認為你的人生就是關於做事,你便不了解你的所為何來。 你的靈魂不在乎你做什麼維生——而當你的人生過完了時,你也不會在意。你的靈魂只在乎,當你在做不論你做的什麼時,你是什麼 靈魂追求的是一種存在的狀態,而非一種做事的狀態。

去吧,去做你所真正愛做的!別的都不要做!你的時間這麼少。你怎麼還能想到去浪費一分鍾做 某些你不喜歡做的事來謀生呢?那種生活是什麼啊?那不是生活,那是垂死(dying)!

如果你說:「但,但是……我有需要依靠我的人……嗷嗷待哺的小嘴……一個依賴我的妻子……」那我會回答:如果你堅持你的人生是有關你的身體在做什麼的話,你就是不了解你為何到這兒來。 去做些令你愉快的事吧——說明你是誰的事。

還有,至少對那些你想象阻止你得不到你的喜悅的人,你能不再懷恨和生氣

不要輕視你身體正在做的事。它是重要的。但卻非以你所想的方式。身體的行動本意是反映一種存在狀態,而非想達到一種存在狀態的企圖。

在事情真正的秩序裏,一個人並不為了要快樂而做某一件事——而是一個人是快樂的,所以做某件事。一個人並不為了有慈悲心而做某些事,而是一個人是慈悲的,所以以某種方式行事。就一個高度有意識的人而言,靈魂的決定先於身體的行動。只有一個無意識的人,才企圖經由身體在做的事,來產生一種靈魂的狀態

如果你別的什麼都不了解,也要了解這一點:你有喜悅的權利;不論有沒有孩子,有沒有配偶。追求它!找到它!而你會有一個喜悅的家庭, 不論你賺多少錢或沒賺多少錢。而如果他們不喜悅,他們站起身來離開你,那麼,以愛釋放他們, 讓他們去尋求他們的喜悅。 如果,在另一方面來說,你已進化到身體的事情不再令你關心,那麼你甚至可以更自由地去追求你的喜悅。

你的終身志業是關於你是誰的一個聲明。如果它不是,那麼你為什麼在做它?

你是否認為你必須去做? 你不必須做任何事。

如果「一個男人應該不計一切,甚至他本身的快樂,也要去維持他的家庭」是你是誰的話,那麼就愛你的工作,因為它有助於你創造一個對自己的活生生的聲明。

如果「一個女人做她所恨的工作,為的是要負起她認為的責任」是你是誰的話,那麼就愛、愛、 愛你的工作,因為它全然地支持你的自我形象、你的自我觀點。

一旦他們了解他為誰在做什麼,及為何理由,每個人都能愛每件事。

沒有一個人做的事是他不想做的事。

本文摘自
與神對話 I/
作者: 尼爾‧唐納‧沃許 Neale Donald Walsch/
方智
20160921-2 購買此書>>

2,948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