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放棄對抗,順應生命時,我取得生命最強大的力量

艾妮塔是一個住在香港的印度裔女子,2002年時,她經醫生診斷罹患了淋巴癌,她決定辭去工作,專心抗癌,但是病情卻持續惡化。2006年的2月2日,她因為器官衰竭而陷入昏迷,醫師搶救後即將宣布不治。

就在急救的過程中,她去到了一個無時間性的世界,感受到自己與宇宙萬物融為一體,全然被無條件的愛包圍,毫無痛苦。那經驗深深影響了她的人生。在她的自由意志下,她選擇了重返人世,當她的靈魂再度回到身體之中,睜開眼睛,末期癌症竟在三天內奇蹟般不藥而癒……

以下是她的瀕死經驗….

我「死去」的那天

天啊!這種感覺真舒服!我自在又輕盈!為什麼我的身體不再感到疼痛?

疼痛都跑哪兒去了?等等,為什麼周圍的事物都離我越來越遠?可是我一點也不害怕!為什麼我不害怕?我的恐懼到哪兒去了?哇,我居然無所畏懼了!

以上的想法,都出現在我被匆忙送往醫院的途中。我身旁的世界開始變得如夢似幻,我感覺到意識漸漸遠離,而我進入昏迷狀態。四年來,我的身體在癌症的蹂躪下――不,是在癌症的吞噬之下,器官開始一個個罷工。

二○○六年二月二日,這個日期將永遠烙印在我腦海中,因為我在這一天「死」了。

雖然陷入嚴重的昏迷狀態,我卻非常清楚周遭發生了什麼事情,包括家人將我緊急送醫途中的焦急及激動。我們一抵達醫院,腫瘤科醫生一見到我,臉上立刻露出震驚的神色。

她告訴我的丈夫丹尼:「雖然你老婆的心臟還在跳動,但是她已經失去意識了。現在救她,為時已晚。」

我心想:醫生在胡扯什麼?我這輩子從來沒覺得這麼舒服過!媽媽跟丹尼為什麼看起來又害怕又擔心?媽,不要哭。到底怎麼了?妳是因為我才哭的嗎?別哭了!我很好,真的。親愛的媽媽,我很好!

我以為自己正在大聲說話,但這些話根本沒有說出口。我發不出任何聲音。

我想抱抱母親,安慰她,跟她說我很好,但是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做不到。

為什麼我的身體不聽話?為什麼我只能靜靜躺著,了無生氣、全身癱軟?我明明很想擁抱我最愛的丈夫與母親,請他們別再擔心,告訴他們我很好,也不再感到疼痛了。

你看,丹尼,我可以來去自如,不需要坐輪椅了。這感覺真奇妙!我不用靠氧氣瓶也能呼吸。我的呼吸不再沉重,皮膚上的爛瘡也消失了!忍受了四年痛苦不堪的生活之後,現在我終於痊癒了!

我處在一種純粹的喜樂狀態之中,飽受癌症蹂躪的身體終於不再感到痛苦。

我希望家人能為我高興。我的折磨終於結束,他們的折磨也結束了,為什麼他們還是不高興呢?他們為什麼沒有跟我一樣歡樂?難道他們感受不到我的喜悅嗎?

「求求你,一定還有辦法。」丹尼和我母親繼續懇求著醫生。

「她只剩下幾個小時的生命了。」醫生解釋:「你們的醫生為什麼不早點送她來這裡?她的器官衰竭,才會陷入昏迷。她連今晚都撐不過去,你們的要求是不可能的任務。到了這個階段,施打任何藥物對她的身體來說都會因為毒性太強而致命,因為她的器官已經無法正常運作!」

「也許你說得對,」丹尼態度強硬:「但是我絕不放棄!」我靜靜躺著,丈夫緊緊握住我無力的手,我聽見他的聲音裡滿是痛苦與無助。我多麼想讓他停止受苦。我想讓他知道,我現在覺得很舒服,但是我無法告訴他。

別聽醫生的,丹尼,別聽她胡說!她為什麼要那麼說?我還在這裡,我沒事。比沒事更好――事實上,我覺得好極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感受到每個人的情緒,包括家人的情緒與醫生的情緒。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恐懼、焦慮、無助和絕望,彷彿他們的情緒就是我的情緒。我已經變成他們。

老公,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我能感受到你們每個人的情緒。請不要為我哭泣,也告訴媽媽別為我哭泣。請告訴她!

當我開始牽扯進這場情緒大戲裡的時候,同時也感受到一股力量正在把我拉走,就像有個更偉大的計畫將要呈現在我面前。當我發現一切是如此完美,對俗世景象的眷戀也在慢慢消失。

此時此刻我才終於明白,我真的快死了。

喔……我快死了!這就是瀕臨死亡的感覺嗎?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寧靜、安詳,這就是我所有的感覺……而且我的病痛治癒了!

我發現就算軀體停止運作,偉大的生命織錦依然運作如常,因為我們永遠不會真正死去。

我對身旁的情況瞭若指掌,我看到醫療人員把我垂死的身軀推入加護病房。

他們把我團團圍住,有人在我身上接上機器,有人幫我打針插管。

我覺得病床上那具了無生氣的軀體,似乎跟我毫無關係,甚至不像我自己的身體。看起來太小也太卑微,不足以承受我此刻的感受。我所有的疼痛、悲傷與憂愁都煙消雲散了,這是全然的無拘無束,我從未有過這種感受,從來沒有。

接著我有一種被環抱的感覺,我只能說,那是一種純粹無條件的愛,甚至用「愛」這個字尚不足以形容。那是一種最深切的關愛,是我從來不曾感受過的。

這種關愛超越人類所能想像的任何情感形式,而且不求回報,無論我做過什麼事,這份關愛都不會離開我。此外,我也不用做任何事來換取這種愛。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能擁有這份關愛。

我沐浴在這股能量之中,覺得煥然一新,心中充滿了歸屬感,就好像我終於擺脫了多年來的掙扎、痛苦、焦慮與恐懼。

那是一種回家的感覺。是的,我終於回家了。

本文摘自/
死過一次才學會愛/
艾妮塔.穆札尼 Anita Moorjani/
橡實文化

20160918-1 購買此書>>

2,883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