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想說的話:糖尿病/消解自我放棄和自我攻擊

糖尿病
象徵一種體內系統的失衡
肥胖型糖尿病,隱藏著自我放棄的情緒
自體免疫型糖尿病,則和自我攻擊的潛意識相關

20160910-7

身體想說的話
糖尿病/消解自我放棄和自我攻擊
慢慢把自己的愛和智慧養大,你就不會空虛,
不會用外在的東西來填補無止盡的黑洞。

講述/黃鼎殷.採訪.撰文/張婷媛

我們會去複製父母情緒的模式,它是一種潛意識的學習,原先是出於一體感的愛的連結。
世上沒有一件事可以靠壓抑消失,只能用某個東西去化解,或者直接表現出來。
糖尿病的產生,一般西醫的說法認為是胰臟功能出了問題。黃鼎殷醫師解釋,「糖尿病常見的成因可粗分為兩種:一種是和自體免疫相關,抗體不分敵我攻擊胰臟細胞,因此破壞了它原先該有的功能,這種是屬於比較先天性的;另一種和肥胖有關,病人身體內所含的體脂肪組織,超出了維持生理正常功能的比例,後來對胰島素產生阻抗性,使身體無法正常利用葡萄糖,這是比較後天性的成因。」

黃醫師進一步說明,肥胖引起的糖尿病通常好發在更年期,或是在醫學上認定超出正常體重範圍的人身上,這一型的糖尿病友只要控制體重,可能血糖就能被控制。但是自體免疫引起的糖尿病,就要視器官受損的狀況而定,或許需要長期以針劑輔助。「生理上的解釋是這樣,但既然它是慢性病,通常會有心理面的成因,兩種類型的糖尿病,背後的原理也不太一樣。」

無法符合期待
於是自我放棄

黃醫師想起一位肥胖型糖尿病患楊小姐,她是一位害羞的福態女子,細細的嗓音彷彿還帶著女孩的青澀。「你看,我以前其實很瘦!不是一直都這樣……」和黃醫師相熟之後,有次楊小姐拿起手機指著螢幕裡的女孩,眼底流露複雜的情緒。

為了順利減重,減緩糖尿病的症狀,在醫師的協助之下,楊小姐開始回溯自己發胖的時間點,結果發現是在論及婚嫁的男友突然和她分手,她搬回父母家開始。「當然,好不容易有對象卻告吹,讓我非常受傷。不過最讓我痛苦的,反而是和爸媽一起生活這件事。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這樣想,但他們看我的眼神,讓我覺得自己好沒用,生我這個女兒是賠錢貨……」在深深的挫敗感之下,唯一能安慰她的只有食物。她於是無法控制的,用身體的飽足感來忽略心底的黑洞。

幸好,在瞭解自己的心理機制,照著醫師的建議排解情緒後,楊小姐的減重計畫進行得很順利,現在的她不僅健康許多,血糖穩定下來,整個人也開朗了不少。黃醫師說,「我從很多案例中發現,肥胖的成因,有時候是和自我放棄的情緒有關。因為達不到家人或伴侶的期望,變得沒有自信,自我的形象越來越模糊,漸漸的就放棄了外在的觀感,造成肥胖和後續衍生的疾病。」

黃醫師特別提醒,現代人經常面對達不到期望的挫折,如果沒有健康的管道紓解情緒,身體就會以疾病發洩出來,「我們累積的悲傷、憤怒,久了就會變成怨恨。還記得上一期提到的腎臟型高血壓嗎?外顯型的怨恨情緒,和高血壓的成因有關,但如果你是比較壓抑的人,除了怨恨別人也怨恨自己,就比較容易有肥胖的問題,甚至是後續衍伸的糖尿病。」

20160910-5

不想傷害別人
只好自我攻擊

另一種自體免疫型的糖尿病,是由於免疫系統不分敵我攻擊自己的身體,造成器官受損,因而無法行使正常功能。「就我的觀察來說,自體免疫疾病,可能和自我攻擊的意願相關,而且當事人可能沒有發現這樣的念頭,是埋在潛意識裡的情緒。」

為什麼好端端的,潛意識會想要自我攻擊呢?「因為人是很善良的。」黃醫師無奈地搖搖頭,繼續往下說明:「我舉個例子好了,假設現在有個孩子,他看到爸爸每次喝酒就對媽媽施加暴力,他會不會想要保護媽媽?」人都有生存本能,被逼到了絕境,就會出現攻擊的反應。媽媽在接受暴力的時候,或許曾有反擊的念頭,只是壓抑了下來。而這樣的動力,可能無形中被孩子承接。

「要知道,這世上沒有一件事可以靠壓抑消失的,只能用某個東西去化解,或者直接表現出來。媽媽壓抑了,可能就會由孩子承接,他內在可能會出現反抗爸爸的衝動。但是他又很善良,覺得自己不能傷害爸爸,最後就在內在的衝突之下,把矛頭指向了自己。」黃鼎殷醫師說,這一型糖尿病的病人通常發病較早,可能就是因為和家庭動力相關。「以我的臨床經驗來看,疾病的發生常常和父母有些連結,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種說法有點玄,但是不妨作為一種參考,去檢視自己和父母的關係,或許過程中會發現不同的心得。」

創傷療癒和感心行動
建立自我價值

找到疾病背後的成因,也會有相應的解法。黃醫師先以王善人的五行理論來為我們分析,「肥胖和脾相關,脾屬土,木剋土,男性順向推導,木生火,意指男人在這個問題上要『明禮』,也就是明白次序。」人本來需要去思考自己在社會中的位置,但是因為自我放棄而忽略了,所以現在要重新看見次序的重要,為人子為人父,就不能逃避自己的本分。至於女性的推導,癥結在於水。水主柔和,女性的自我放棄,有時候是因為太固執,「王善人提醒,女性要像水一樣有彈性一點,在生活上不要太鑽牛角尖。不然你就是很在意這件事,但對方就是不在意,講了很多次都沒用,久而久之就會變成自我放棄。」

如果從人生動力的解法來看,因為達不到期望而自我放棄的人,可能父母也有同樣的特徵,因為我們會去複製父母情緒的模式,它是一種潛意識的學習。「小時候我們和父母會有一體感,這是我們和父母愛的連結、存在的連結。首先要讓患者知道,原來他的自我放棄是出於一種愛的連結,讓他得到感動。剩下的怨恨,就是靠一些方法來宣洩情緒。」而自我攻擊的類型,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動力場上把攻擊的想法宣洩出來,「有時候只要用強烈的字眼講出這個念頭,情緒很快就會跑出來,它需要一點引導和練習。」

另外,自我放棄和自我價值感低落有關,黃醫師認為,可以用「感心行動」來建立信心。所謂的感心行動,就是心有所感,就以行動來回應。他以課堂上的故事舉例,「我有個學生和男友去吃雞排,看到旁邊有個沒有牙齒的老伯,他們就去跟老闆借剪刀,把雞排剪成小小塊給他吃。其實華人文化的精粹也就在這裡,這是很實際而且有效果的行動,隨時都可以做。」當我們為別人做「心」讓我們自然去做的事,同時也會感動到自己,「你的生命中就會多了一點愛。只要慢慢把自己的愛和智慧養大,你就不會空虛,不會用外在的東西來填補無止盡的黑洞。」最後,黃醫師提醒,好好進行創傷療癒和感心行動,就是日常最好的保健方式,只要生命的障礙被消解,身體自然就會好起來。

本文摘自:《魅麗雜誌》(完整文章請閱讀魅麗雜誌)
文章來源:黃鼎殷醫師團隊

3,073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