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高靈的協助,他幫助數萬人從疾病中療癒【新選書摘】

他,是被上天刻意訓練了25年的醫療靈媒…
天生擁有與最高的靈對話的能力,這個高靈會提供他十分精確的健康資訊,
這些資訊往往超前時代許多。

『十四歲,我坐在公車或火車上,若注意到前面那個人有某些健康問題,就會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人們的反應有時是感激,有時則是指控我侵犯他的隱私、偷取他的病歷,或者更糟的情況。那可是很大的懷疑與敵意──特別是對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來說。』

(書摘)

剛開始的委託人

十一歲時,我想做些具建設性且有趣的事,好讓我把注意力從耳邊的聲音轉移開來,於是去找了一份在高爾夫球場揹球桿的工作。

然而,我的天賦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拋棄的。當桿弟時,我還是會忍不住告訴打高爾夫球的人他們的健康狀況。我經常在那些人得知之前,就知道他們有關節僵硬、膝蓋疼痛、髖部痠痛、腳踝受傷、肌腱炎等問題。

因此我會說:「你的揮桿角度有點偏,但考慮到你腕隧道的狀況,也不奇怪就是了。」或者說:「如果你把左邊髖部的發炎狀況處理好,就會打得更好喔。」

他們會驚訝地看著我,問道:「你怎麼曉得?」然後要求我提供如何改善的建議,我便告訴他們要吃什麼、要改變什麼樣的行為、可嘗試的治療方法等。

當了幾年桿弟後,我渴望改變。我決定,如果我打算建議別人吃某些療癒所需的食物與營養品,或許應該在販售這些東西的地方工作。所以,我在地方超市找了一份庫存管理員的工作。

我的委託人任何時候都會來找我,我則從補貨上架的工作空檔抽出時間幫助他們。超市老闆不介意我的工作偶爾被打斷,因為我帶來了新顧客。

而且,他也是我的委託人。

在超市走道提供健康諮詢服務是有點奇怪,也很困難,因為那時幾乎買不到營養補充品,食物的種類也有限。高靈一直解釋,二、三十年後,商店將會提供更多有益於人體健康的選擇;同時,他幫助我在療癒計畫上發揮創意,而我很高興能夠帶委託人找到他們改善身體狀況確切需要買的東西。

巨大的力量帶來巨大的罪惡感

到了十四歲,有時我坐在公車或火車上,若注意到前面那個人有某些健康問題,就會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人們的反應有時是感激,有時則是指控我侵犯他的隱私、偷取他的病歷,或者更糟的情況。那可是很大的懷疑與敵意──特別是對一個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來說。

隨著年紀增長,我學會小心選擇在未被要求的情形下要幫助哪些人。如果我經常見到某人,還是會覺得有必要說出我知道的事。因此,我培養出先解讀對方情緒狀態的習慣,以確定是否可以接近對方。這麼做減少了很多令人不舒服的狀況。

如果是個陌生人,我通常不會說出我看見的事。然而,這卻成了一種心理負擔。進入青春期後,我開始覺得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更多責任,因此,如果某人有罹患腎臟疾病或癌症的危險,而我什麼都沒做,結果那個人病得很重或死去,有一部分的我會覺得是自己的錯。當這種狀況一天增加數百次,罪惡感與責任感就會變得難以承受……

《醫療靈媒》書籍介紹影片
**點此觀賞影片>>
20160831-1

本文摘自
醫療靈媒:慢性與難解疾病背後的祕密,以及健康的終極之道/
安東尼‧威廉 Anthony William /
方智
20160823-2 購買此書>>

3,038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