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處在什麼情境,都要持續敞開「閥門」!

我們常常因為家人生病或低潮而受到影響,亞伯拉罕用莎拉的這個小故事,
提醒我們面對周遭人的低潮時,要記得我們的快樂並不是取決於周遭的情境
我們的快樂取決於轉化能量並打開「閥門」!

被注意力定義的環境

文/莎拉的白魔法

母親的車子就停在車道上。 「 這真奇怪。 」 莎拉心想: 「 她不應該該麼早就回家。」
「 嗨、 我回來了! 」莎拉一邊打開大門、 一邊大聲喊著。 她自己也對這種不同以往的到家宣告感到訝異,然而屋內沒有任何回應。 莎拉把書放在餐桌上。 一邊再次呼喚,一邊穿過廚房走到往臥房方向的走廊。「 有人在家嗎? 」

「我在這裡、 親愛的。 」 莎拉聽見媽媽的微弱聲音。房間的布簾已放下來,而母親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並用捲著的粉紅色毛巾蓋住額頭與眼睛。

「 媽,妳怎麼了? 」 莎拉問著。

「哦、 我只是頭痛,親愛的。已經痛了一整天,最後我決定別再硬撐著工作,所以就回家了。 」

「 現在比較好了嗎? 」

「 眼睛閉著有好一點。我還會再躺一下,晚點出來。門就幫忙關上。弟弟回家時、告訴他我會晚點出來。如果我可以再睡一下、 也許會更好一些。 」
 莎拉躡腳走出房間並輕輕地關上門。暫停在幽暗走廊的她想決定下一步要做什麼,她知道自己要做的日常家務,就跟過去從有記憶以來每日必做的事情一樣,但是今天不知怎的每件事都感覺不同。
莎拉已記不得母親上次因病請假在家休息是什麼時候,所以這樣的情況總讓人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胃在糾結、頭在暈的莎拉現在總算了解,母親慣有的穩定與幽默,為自己的日常生活提供多麼大的穩定效果。

「 我不喜歡這樣,」 莎拉大聲說著:「 我希望媽媽迅速好起來。 」

莎拉她聽見所羅門(莎拉在書中的靈性導師,是一隻貓頭鷹)的聲音,妳的快樂是取決於周遭的情境嗎? 這也許是個練習的好機會。

「 好的,所羅門。 那麼我要怎麼練習? 我應該要怎麼做? 」

莎拉,只要敞開妳的閥門。當妳感覺不好時,妳的閥門是關住的,所以試著想些讓妳感覺良好的想法,直到覺得自己的閥門再度打開為止。

莎拉走進廚房,心思大多還是放在隔壁房間躺著的媽媽身上。她的皮包還放在廚房的桌子上,所以莎拉無法控制地想到她。

莎拉,下定決心去做事。想想妳的日常家務,並決意今晚要在規定時間內把它們做完。考慮做些額外的、超過自己平常處理家務範疇的事情。
這樣的想法提醒莎拉要立刻行動。她以又快又穩的步調四處移動,到屋內各處撿拾那些已不在定位的東西,因為那是從昨晚睡前到現在的好幾個小時裡,被一家大小拿來拿去而逐漸形成的狀態。她到客廳把散遍一地的報紙收集疊好,並把客廳桌面灰塵撢淨。然伐她到家中唯一的浴室清潔洗面台與浴缸,清空浴室與廚房的垃圾桶。再到父親那張擠在客廳一角的橡木大書桌那邊,把散在桌面的文件整理收齊,至於父視放在桌面的其他東西則仔細收在原處附近。
她一直不確定父親那樣是否算是亂中有序,但她不想找麻煩。父視事實上很少使用那張張書桌,使得莎拉常常質疑為何要讓出這麼大塊的客廳空間給它。然而它看似提供了可以讓父親思索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儲放當前不想思索的事物。
莎拉憑著堅定的意圖迅速地移動, 然而她是直到不想吵醒母視,決定不用吸塵器清理客廳地毯的時候,才發現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自己的感覺變得有多棒。只是在決定不吸塵時想著也許會吵到正在休息的母親,使她的注意力被拉回到負面的情境。胃部又出現沉重討厭的感覺。
鳴喔!莎拉思索著,那真奇妙。我可以眼睜睜地看到自己的感覺狀態只依循我給予注意力的事物來決定。因為情境沒變,是我的注意力在變!
興高采烈的莎拉了解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她發現自己的喜悅真的不取決於他人或其他事物。
接著她聽到房間的門打開,媽媽從走廊進到廚房。「 喔。 莎拉,一切看起來都很好啊! 」發出驚嘆聲的媽媽看起來好了很多。
「 頭不痛了嗎? 」 莎拉關心地問候著。
「現在已經好很多,莎拉。我能夠好好休息一下,是因為感覺到妳在外面處理那些情。親愛的,謝謝妳。 」
感覺十分美妙的莎拉知道、 跟每天放學後要做的事情相比,自己今天其實並沒有「 做」得超出多少。母親並不是在感謝莎拉的行為,她所感謝的是莎拉敞開的閥門。我做得到,莎拉下定決心,無論是什麼情境,我能夠使自己的閥門保持開啟。

莎拉記起所羅門的宣告:我無論如何都要持續敞開我的閥門!

 

本文摘自:《莎拉的白魔法》第十八章

 

莎拉的白魔法:吸引力法則的不二法門,有一顆正向的心才會心想事成/
伊絲特.希克斯, 傑瑞.希克斯 Esther Hicks,Jerry Hicks/
一中心有限公司
20160830-1 購買此書>>

95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