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的積極意義,是指活出自我的美好存在_by 徐大智

20160817-3
圖片來源:Designed by Freepik


當代健康問題的再思考

健康是人類從最底層的生存欲望到最高層的自我實現所依存的基礎。數千年來,「健康」的概念──從狹義的肉身健在到廣義的身心靈整體完滿,就隨著時空環境的變化不斷地被演繹──無論是哲學上的思辨或科學上的研究,在在皆不離以下三個重點:

  1. 人與自己的關係
  2. 人與他者的關係
  3. 人與環境的關係

設若將健康概念視為一個光譜,兩端分別是黑暗(死亡)與光明(完美存在),那麼消極意義上的健康,指的是不生病的狀態;而積極意義的健康,則是指活出自我的美好存在。在此光譜的基礎上檢視關於健康與不健康的問題,要觸及的領域必不離開以上三個重點。

每個個人的健康狀態與其生命史的發展息息相關,從肉身的飲食用度,到心靈的感知思維,在在處處皆註記著一個個生命形成與發展的符號,而每個符號都是身心靈運作的結果。看看下面的例子:

大衛是個慢性消化道潰瘍的患者。他生長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鋼琴教師。大衛從小在充滿書香的環境中成長,讀書與練琴變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功課,為了達成父母的期望,大衛努力地讓自己的學業表現名列前茅,同時在琴藝上不斷精進,取得優秀的比賽成績。當看著父母因為自己的表現而大表讚許時,大衛心中總是滿滿的成就感與驕傲。然而,到了中學時期,大衛卻開始莫名其妙的常覺得胃部脹痛、噁心,就醫檢查後才知道得了胃潰瘍。在此之前,大衛在睡夢中看見一隻長著黑白相間的大齒利牙的怪獸追殺自己,在無聲的追趕中,他滿身大汗地驚醒……,爾後,在夢中利牙怪獸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大衛從一開始的拔腿逃命,到後來轉身對抗。終於,在一次的夢境裡,大衛在一個紅色洞穴中,打敗了怪獸,但自己也傷痕累累……夢醒時,他的汗水溼透了睡衣與床單,全身感到虛脫無力……沒多久,開始感到胃部不適,從此長達十多年、時好時壞的慢性消化道潰瘍纏住了他……

大衛的例子在現代社會中並不少見,人們從小到大一路上受到各種內在與外在的影響,在身心各方面烙下各種有形無形的印記,逐步型塑了現在的健康狀態。這些影響即來自:自己與自己自己與他者自己與環境的對話關係。

這三種對話關係構成無數影響人類身心靈的迴路。人們食衣住行的方式,皆是與環境的對話關係;因著食衣住行等生活方式的運作,形成人與自己和他者的對話關係。相對來說,從自我對話出發,也會改變與他者及環境的對話關係;他者對自我的影響,同樣也改變個人與自我及環境的關係。三種關係交互為用,從出生到死亡,持續地作用著,不曾停歇。

因此,關於「健康」的定義與標準,視乎個人對自我身心靈上的覺知、與他者及環境互動中所產生的影響。身心靈本為一個整體不可分割的系統,當代醫學直到目前為止亦無法完全解構肉身與心靈組成的這部精密儀器,所有的研究與數據只能證明已知的狀態,而無法探索未知的可能。例如在過去憑藉經驗可知、但無法解析環境污染對身體健康的影響,而今透過生化研究提出環境荷爾蒙的概念,讓人們知道其實在我們生存的環境中,有許多有害物質會直接影響人類的內分泌系統,進而導致各種疾病的發生(人與環境的關係);又或是上個世紀開始,各種身心症狀的研究,讓人們開始留意並針對各種生活壓力帶來的影響重新定義各類身心症狀的學術類屬,因此有壓力症候群(Stress Disorder)一詞的產生。然而當人們在研究這些特定範疇的課題時,不可避免地又創造(或陷入)另一個迴圈之中,在課題自身、課題與他者、課題與環境三者之間衍生出更多的問題,這樣的迴圈同時影響著人們身心靈各個層面的感知、思維與信仰,在創造更多治療方式的同時,也創造了等量甚或更多的未知與恐懼。

這種對抗性的、追求健康的模式,恰恰說明了當代人類身心健康的最大危機:對「健康」認知的基礎錯誤──頭痛吃止痛藥、失眠吃安眠藥、感冒吃感冒藥……處理了症狀但並未帶來健康,所有的副作用、仰藥性與毒素交給身體與心靈來承擔;藥效愈顯著的治療方式透過與他者及環境的互動,形成愈堅定治療信仰;信仰同時帶來更多挑戰與恐懼,因為環境的因應(如:病毒變種的速度)同樣倍速地加快,如此一來,「健康」變成了當代最熱門的宗教信仰與靈性迷思

重新檢視當代的健康問題時,會發現其實人們一直在玩狗咬尾巴的遊戲。治療方式的進步僅僅代表著處理問題的效率提高,並不代表問題的減少;相反的,問題只會愈來愈多。而處理問題效率的提高,表示人們得付出更多的心力、金錢與資源在處理問題上,而非減少問題發生的機率。一切問題的源頭,來自於關於治療(Therapy)的誤區──當我們說一個人需要治療時,話語背後的意義為「這個人有病」。治療的前提在於疾病,而非在於健康,因此「治療」本身即是一種對抗性的思維,在這種思維之下,疾病的痊癒等於健康。同樣地,當代提倡預防醫學,也就是眾所周知「預防勝於治療」的觀念,也是植基於對抗性的思維──預防的前提是疾病,所有預防行為的目的在於趨離疾病的徵候(如:種種的檢驗數值等……),而非主動趨近健康,在人們追求健康的方向上,如此的思維是背道而馳的。這並非否定治療與預防的必要性,而是從更全面的觀點來看待健康議題時,試圖以更正向、直接的方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從正向、積極的觀點來看,「健康」應有更全面、完整的涵義──身心靈整體適應力修復力與無限發展的潛力。一個健康的個人有其顯而易見的人格特質:幽默、自在、寬容、可以愛人與被愛、瞭解現實同時保有自己的見地、具有自我實現的能力……等等,以上諸多特質同時也是心理學家馬斯洛(Abraham Maslow)提到當個人需求高度發展至自我實現的階段時,所呈現的人格特質。

這些特質展現在身體上,代表著健全的免疫系統、穩定的生物節律與極具彈性的身體適應力。身體與心靈就像車子與駕駛的關係:駕駛習慣影響著車子的性能,行車的反應也會回饋給駕駛,二者良好的對話關係代表著這部車子可以上山下海、無處不至;反之,失衡的對話關係將讓車子動彈不得,更嚴重的情況是發生致命的交通事故。身心靈整體的健康狀態絕非單一面向的解讀、單一症狀的處理可加以治療的,應以全然、正向、積極的態度予以重新調整,才得以恢復身心靈整體的適應力、修復力與潛力。

本文摘自:徐大智《意象療癒新視野》

20160725-14
徐大智 老師
從事整體療癒與關懷(Holistic Healing & Care)工作十餘年,目前透過諮詢、教學演講、專欄寫作與廣播節目,推廣身心靈整體健康與快樂生活的理念。
Mura Dazhi Xu(Facebook)
大智養心殿@dazhiclassroom

 

 

 

2,017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