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根除情緒痛苦的再生現象,請擁有一次完整的體驗_阿迪亞香提 書摘

常常我們的身體願意放下痛苦,但我們的頭腦卻想要唱反調,
這使我們的痛苦情緒不斷再生….

擁有一次完整的體驗

痛苦的情緒有辦法在我們的身心系統裡不斷再生,無時無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如果我們想要根除這種再生現象,就必須深深了解並且具體做到我所謂的「完整體驗」。面對難熬的情緒時,我們經常會逃避它,不是壓抑它就是立刻做出衝動的反應,其實並沒有徹頭徹尾地體驗存在當下的情緒。許多年來,我們已學會了以這種方式處理生活裡的不愉快情緒和思想。然而,每當我們轉過頭去逃避面前的事,就會為自己和身邊的人製造出未來的痛苦。

這些處理策略之所以出現在我們頭腦裡,是為了試圖解釋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件。當我們經歷痛苦的情緒或感覺,我們的頭腦會立刻地,有時甚至是狂熱地開始對自己說故事,只為了建構出一個足以解釋我們為何會有那種感覺的情節。當這個過程逐漸開展,我們通常會變得越來越無意識。所謂「無意識」,我是指我們並未以完整而敞開的方式充分體驗發生之事。我們會退縮、從經驗中抽離,這其實很正常。沒有人想要有很糟糕的感覺,因此退縮與抽離似乎十分自然,但是每一次我們從直接的經驗退縮,然後編織一個故事,就已經進入無意識了。我們一進入無意識,那個當下所產生的情緒就會被鎖入我們的身心系統裡。在我們有能力體驗該情緒而同時又不會進入無意識之前,它會一直停留在那裡,一再地重新出現。

20160723-1

如果我要求人們從該情緒的角度和我說話時,他們就能聽見那個讓它們進入無意識的故事。儘管發生的故事對我們來說可能看似非常合理,但重要的是必須記住:它們其實導致我們進入無意識,將痛苦鎖入我們身體裡。因此,我們要做的反而是想辦法切身體會那些感受,而不針對它們製造出更多思想念頭。當你開始體驗一種難受的感覺,你會看見,它經常與一個回憶相連在一起。當你在頭腦裡重播那段回憶的時候,如果你允許它單純地存在就好,不帶任何故事與結論,你會開始感受到那份情緒從你的身心系統釋放而出。這可能不會立刻發生,事實上,有一段時間,痛苦的經驗可能甚至會更強烈,但這只是因為你現在是有意識地在體驗它,而不是感到麻木或抽離。你與每一時刻的痛苦經驗變得親密無間。

我們的身體非常善於清理自己的痛苦,例如當我們哭泣時,身體會藉著沖走痛苦與有毒的情緒來淨化我們。但是,儘管身體常常試圖幫助我們放下痛苦,頭腦卻喜歡唱反調。它會利用它的故事與結論讓我們再一次受到創傷。其中的困難在於,無論我們對人生的苦難做出什麼樣的結論,那些結論都會顯得十分正當合理,因為我們的頭腦非常聰明。將會有大量的證據來證明頭腦對發生之事的看法為什麼是是合理的、正確的。

下次當你感受到一些強烈情緒時,看看是否能聽見你的頭腦為它創造的觀點,但是聽的時候不能評判、猶豫或否認。你可能必須將它寫下來,否則,它可能會顯得太混亂。一旦你接觸到某個特定情緒底下的故事或結論,接著你就可以邀請自己去體驗同樣一件事,但是不帶任何故事。別擔心,如果你想回到故事裡的話,它會在那裡不會跑掉的。透過這樣的探詢,你的身體將會漸漸感受到兩種情緒之間的不同:原始而純粹的情緒,以及透過故事所維繫的老舊的、根深柢固的情緒。

本文轉載自:《在生命的盛放處》ch5 體驗情緒的原始能量


在生命的盛放處:當你真正看見了痛苦,才有力量放下它/

阿迪亞香提 Adyashanti/
自由之丘
20160628-1 購買此書>>

2,035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