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與頭腦的戰爭,放下一切靜坐技巧_《真正的靜心》書摘

結束與頭腦的戰爭

我的傳承是佛教禪宗,在禪宗傳統裡,以靜坐作為主要的靜心方式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歷史。根據禪宗傳統,一天之中經常必須以端坐的姿勢靜心一段指定的時間(靜坐,打坐)。我在從事這種靜心方式許多年之後發現,我對這種方式並不特別擅長。我想有很多人在一開始靜坐時也會發現,自己不擅長此道,他們的頭腦忙個不停,身體也想要扭來扭去,要心平氣和、保持安靜,真的很難。因此,我一開始的經驗就是:靜坐對我來說真的是件很困難的事。

我也發現,對許多人來說,實際情況也是如此。

因此,我發現自己在各種靜修營與家裡都會靜坐。在家的時候,我一天會坐上半小時或一小時,有時更久一些。我會參加靜修營,然後靜坐一段更長的時間。我的靜心活動經常除了靜坐還是靜坐。我很掙扎,非常努力,努力想讓頭腦平靜下來、努力控制我的思緒,也努力保持靜定,但是除了在幾個靜心似乎剛好發生的奇蹟般時刻以外,都不是十分成功。由於我在剛開始的時候對靜坐並非特別有天分,也就是不能控制我的頭腦、進入靜心狀態,因此幾年之後,我領悟到,我必須尋找另一種靜心方式。我所使用的方法顯然無效。就在這時,我開始深入探索我所謂的「真正的靜心」。

有一天,我在和我的老師說話,她說:「如果你想要在和頭腦的戰爭裡獲勝,你會永遠處於戰爭中。」這句話著實震撼了我。那一刻,我頓悟到,我一直將靜心視為一場與頭腦的爭鬥。我一直努力控制頭腦、安撫頭腦,努力讓頭腦安靜下來。我突然興起一個念頭:「我的天哪!永遠實在漫長得太可怕了。我必須找到一個看待這件事的全新方式才行。」如果這麼持續下去表示我會與頭腦無止盡爭戰,我就必須找到一個不與頭腦爭戰的辦法。我在不知不覺之中開始探索,以一種安靜而深入的方式,探索不與自己的頭腦、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所有人類經驗爭戰是什麼樣子。

我開始以不同的方式靜坐。我放下了靜坐應該是何模樣的一切概念,我的頭腦充滿了各式各樣關於靜坐的概念:它應該很平和;它應該有特定感覺,主要是平靜的感覺。靜坐應該帶領我進入某種存在的深奧狀態。但是由於我無法掌握我學習到的靜坐技巧,於是不得不去尋找一種全新的靜坐方式,一種不是技巧取向的方式。所以,我便坐下,深入內心,讓我的經驗如是存在。我開始放下控制經驗的努力,而那變成我發現何謂「真正的靜心」的開端。從那時起,從那樣的轉變開始,也就是從試圖將一種技巧或訓練方式做到完美,到真正放下技巧與訓練,一直在我的靜心之路上引領著我。

真正的靜心始於安歇在自然狀態

在真正的靜心裡,我們從任一切如其所是的基礎開始。在真正的靜心裡,我們不朝著自然狀態前進,也不努力創造自然狀態,我們其實一開始就是從自然狀態起步。這是多年前,當我開始放下靜心者、放下控制者、單純坐在那裡允許一切如其所是的時候發現的一件事。我很快領悟到,我努力要獲得的安寧與定境,早已經在那裡我要做的一切就是停止努力想要獲得它們的行為。我要做的一切事情,就是坐下、允許我的經驗如其所是。

和大多數人一樣,我在靜坐的時候,有時也會覺得很棒,感覺很平靜,而有些時候則是感到局促不安、心煩意亂或焦慮。有時候我會傷心,有時候我會開心。我在靜坐時會感受到各式各樣身而為人的情緒。可是我了解到,如果我任由那些經驗如是存在,不去努力改變它們,那麼那潛在的、生命存在的自然狀態就會開始浮現至表面意識。一個純潔無染、未經加工的意識狀態會開始浮現,這是非常簡單、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我會稱它為意識的一個非常天真的狀態,因為它非由努力或訓練而來。我發現,這個自然狀態,也就是我們生命存在的自然狀態,並不是什麼轉換過的意識狀態。有很多人都將靜心和轉換過的意識狀態關聯在一起,這對靜心的潛能來說,是個巨大的誤會。我所說的潛能就是靈性覺醒,覺醒而了悟你和萬事萬物的真正所是,了悟一切即「一」。

我們所接受的教導,或說我們以為的,那視一切即「一」並視自己為不分離的狀態,就是要進入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然而,最後的真相恰恰相反。視一切即「一」不是一種經過轉換的意識狀態。那是一種未經過轉換的意識狀態,那是自然的意識狀態。相較之下,其他一切才是轉換過的狀態。

想到靜心這件事,我們必須放下一種概念:開悟等同於我們會以某種方式獲得的意識狀態,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資深靜心者明白,如果你的靜心夠認真,時間也夠久,你偶爾會進入轉換過的意識狀態,這種狀態五花八門。快樂是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悲傷是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憂鬱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當然,還有各種神祕的意識狀態:與宇宙合一是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感到意識的擴張是一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轉換過的意識狀態有各式各樣的類型。多數人都以為,開悟就是某種轉換過的意識狀態,這真是個天大的誤會。開悟是自然的意識狀態,天真的意識狀態,一種不受思想活動所污染、不受頭腦的控制與操弄所污染的狀態。這才是開悟的真義。我們不可能透過操弄而發現我們本性的這個真相。我們不可能透過努力改變,來超越我所謂的錯誤的身分認同,亦即那小我的身分認同。我們只能從一開始就讓自己安歇於自然狀態裡,藉此允許意識從它對思想與感覺的認同、對身體頭腦和性格的認同當中甦醒過來。

本文摘自:《真正的靜心》第一章

真正的靜心:放下一切靜坐技巧,向純粹的覺知全然敞開/
阿迪亞香提 Adyashanti/
自由之丘
20160703-1 購買此書>>

延伸閱讀體驗情緒的原始能量,讓你的痛苦說話 (by 阿迪亞香提 Adyashanti)>>

4,309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