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愛的空間並將它送給孩子_阿納絲塔夏2016新書訊息

阿納絲塔夏來了!
【鳴響雪松3:愛的空間】五月份將在台灣發行,
新書導讀分享會將於5/7、5/22台灣,5/27香港舉辦!

「每個人都應該在周遭創造愛的空間,將它送給自己的孩子。生了小孩卻不為他準備愛的空間,這可是一種罪過。所有人都應該在身邊創造小小的愛的空間,如果世人瞭解這點並付諸行動,那麼地球就會變成宇宙中充滿愛的亮點。這是祂的願望,也是人類的目的,因為只有人類可以創造出這樣的空間。」——阿納絲塔夏

(以下為書摘)
我同時在想要如何說服阿納絲塔夏,希望她不要阻止我和兒子接觸。事情變得還真是奇怪。我此生一直想要個兒子,想像在他還小的時候陪他玩,並將他撫養長大。兒子成年後會成為我的得力助手,我們一起為事業打拼。現在我有了兒子,就算他不在我身邊,但一想到這世上存在著我期待已久的至親骨肉,還是覺得很開心。

出發前,我滿心歡喜地為孩子買了各種兒童必需品。買是買了,但是否能真的給孩子,還是個問題。要是孩子的媽媽是普通的女人,不管是鄉村還是城市女人都好,一切就會簡單明瞭許多。任何女人看到父親關心孩子、盡可能讓孩子吃飽穿暖、參與孩子的成長,都會非常高興。就算父親不願做這些,很多女人也會要贍養費。但阿納絲塔夏是泰加林的隱士,她對生命有自己的看法,對價值觀有自己的理解。她在生下兒子之前就告訴我:「他不需要你們物質世界中的任何東西,他從一出生就會擁有一切。你想要給兒子沒有意義的玩意,但他完全不需要。那玩意只是用來滿足你自己,好讓你可以說:『我是多麼關心孩子的好父親啊!』」。

她為什麼會說「他不需要你們物質世界中的任何東西」?既然這樣,父母究竟可以給新生兒什麼?特別是爸爸呀?對一個還在喝母乳的孩子展現父愛似乎太早了,那我該怎麼對孩子表現我的親情?該怎麼對孩子表達我的關心?母親就很簡單,可以餵孩子母奶,這她也在做了。那父親可以做什麼呢?在文明的生活條件裡,父親可以幫忙家務事、修理家用品、讓家人衣食無缺,但這些阿納絲塔夏通通不需要。她什麼都沒有,只有那一片泰加林中的空地。她的眾多「家人」會打理好自己,也會無微不至地照顧她,並在看到她的孩子之後,也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他。我想知道,這樣的家人要花多少錢才買得到?現在要買下或長期承租五公頃的土地已經不是難事,但要花多少錢才能買下母狼、母熊、昆蟲和老鷹的關愛與忠誠?或許阿納絲塔夏自己不需要我們文明世界的任何成就,但為什麼孩子得承受母親這樣的世界觀?連孩子的一般玩具都要剝奪!她都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一切。「孩子不需要沒有意義的玩意,那對他沒有好處,會讓他看不見真理。」她這麼說。

她的話大概有點過火,或純粹就是一種迷信。人類不會無緣無故為孩子創造這麼多種玩具,但為了不跟阿納絲塔夏爭吵,我打算不買搖鈴,而是買了兒童積木玩具,包裝盒上的標籤寫著「有益孩童智能發展」。我也買足了拋棄式尿布,這可是全世界都在用的。我還買了一堆嬰兒食品,料理之方便著實令我讚嘆。只要打開包裝盒,剪開密封的防水鋁箔包,將裡頭的粉狀食品倒進溫水,再攪一攪就完成了。粉狀食品更是種類繁多,例如蕎麥、米飯與其他各種穀類。

包裝盒上還寫富含多種維他命。我記得以前女兒波琳娜還小的時候,每天得帶她去「社區廚房」吃飯,而現在買個幾包就能輕鬆餵飽孩子,甚至連燒開水都不用,只要在水中溶解就可完成。我知道阿納絲塔夏不會燒開水,所以在買一堆之前,我特地只買一包試試。我將包裝裡的粉狀食品倒進常溫水──溶得進去。我試吃了一下,發現味道很正常,只是因為不含鹽而沒什麼味道,不過給孩子吃的大概也不需加鹽巴。我相信阿納絲塔夏找不到理由反對這種粉狀食品,這麼方便還拒絕,那就太奇怪了。她會對我們技術治理的世界開始有點尊敬,這個世界不是只會製造武器,還會為兒童著想。

然而,她說過最讓我感到困擾,也最沒道理的話反而是這句:如果我要和兒子接觸,思想必須有一定的純潔,要我淨化內心。我真的不明白,到底是要淨化內心的什麼。

如果她說要刮鬍子、戒菸、靠近孩子時要穿乾淨的衣服,這我還比較可以理解,但她總說意識與內心淨化的這種話。哪裡有賣可以清潔內心的刷子?況且我也不知道要清理哪個部分,我內心到底有什麼是骯髒的?或許我沒有比別人好,但也不會差到哪去。如果每個女人都對男人提出這種要求,就得給全人類建個大煉獄來洗滌了。這不合理啊!
我還抄了一段民法要給阿納絲塔夏:「父母一方若無正當理由,即使離婚後仍不得阻止另一方探視子女。」當然,我們的法律對阿納絲塔夏而言沒什麼太大意義,不過仍是個強而有力的論點,畢竟多數人都得遵守法律。我和阿納絲塔夏說話時立場也會比較堅定,我們對孩子應該要有相同的權利。

我之前也曾想過自己的立場要比她堅定,但現在我開始懷疑當初所做的決定,原因是這樣的:我背包裡除了一些東西之外,還裝了讀者寫的信。我沒有全部帶在身上,因為實在寄來太多信了,背包裝不下全部。信裡的讀者都相當尊敬阿納絲塔夏,將她稱為救世主、泰加林的精靈、女神,也寫詩作曲獻給她,有些人更把她當作至親一般談話。這雪花般飛來的信也讓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言行。

我坐在岸邊等伊格瑞奇的船約三小時了,接近傍晚時終於看到兩名男子向我走來,旁邊還有伊格瑞奇的孫子。走在前面比較老的那位看起來六十歲,他穿著帆布雨衣和橡膠靴,臉色泛紅,樣子明顯喝醉了,因為走路有點搖搖晃晃的。後面的那位比較年輕,三十歲左右,體格壯碩。當他們走近時,我發現那位西伯利亞年輕人的深褐色頭髮中有幾撮灰髮。比較年長的男子靠近我後立刻說:

「你好啊,遊客!要去阿納絲塔夏那?我們會載你過去,你得準備好五十萬元和兩瓶酒當小費。」

這下我明白了,我不是唯一想找阿納絲塔夏的人,所以價格才會這麼高。在他們眼裡,我只不過是要去找阿納絲塔夏的另一個朝聖者。但我還是問他:

「你們怎麼確定我是要去找那位叫阿納絲塔夏的人,而不是純粹去一趟村莊?」

「去村莊就去村莊,準備好五十萬元就對了。如果沒有,就休想要我們載你一程。」
伊格瑞奇對我說話的語氣不太友善。

我心想:載一趟要這麼一大筆錢,講話還如此不友善,到底怎麼回事?

可是我別無選擇,只好答應他們。但伊格瑞奇在拿到錢,叫年輕的搭檔去買兩瓶伏特加後,並沒有開心起來,反而是對我更不友善。他坐在我旁邊的石頭上,嘟囔著說:
「去村莊……什麼村莊?全村就六戶奄奄一息的人家,這種村莊留著有什麼用!」

「您常載外地人去找阿納絲塔夏嗎?載客生意很好賺吧?」我問伊格瑞奇,為的是要有個話題,緩和他對我的敵意。

但伊格瑞奇滿是氣憤地回答我:
「是誰叫他們來的?一窩蜂不請自來的蠢蛋,什麼也阻止不了他們。她邀請過他們嗎?有嗎?根本沒有!她只是和某個人談了自己的生活,他之後就寫了一本書。寫書沒關係,但為什麼要透露這個地方?我們可從來沒對外講過。而他只來見過一次,寫了關於她生活的書,就把這裡洩漏出去了。一旦洩漏就會永無安寧,這道理連老女人都懂。

本文摘自/
鳴響雪松3:愛的空間/
作者:弗拉狄米爾.米格烈 Vladimir Megre/
拾光雪松出版有限公司

20160425-11 購買此書>>

【阿納絲塔夏3:愛的空間】現場購書&新書發表導讀會
時間:2016年5月7日(六) 早10:00~12:20

地點:大古文化教室: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344號2樓 [交通指引]
導讀會報名連結>>

**台中場 5/22(確定) 香港場 5/28(預訂)
20160506-3

1,609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