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種靈性體的夢與七種現實

我們有七個身體:肉身體、以太體、星光體、心智體、靈性體、宇宙體和涅槃體,每一個身體都有它特殊類型的夢。

在西方心理學中,肉身體被認為是意識,以太體被認為是潛意識,而星光體則被認為是集體潛意識。

肉身體會產生它自己的夢,如果你的胃不舒服,你的身體會產生某種特別的夢。

如果你的身體生病了,現在正在發燒,那麼你的肉身體會創造出自己的夢。

所以,可以確定的是,肉身體的夢往往是出於身體的不舒服。

身體上的不舒服、不自在以及疾病會創造出它自己的夢。所以,你甚至可以透過外界的刺激而引發肉身體的夢。

比如說,你現在正在睡覺,如果有人拿一件濕衣服裏住你的雙腿,你會開始作夢,你很可能會夢到自己正在橫渡一條河流;如果有人拿個枕頭放在你的胸口,你也會開始作夢,你可能會夢到有人坐在你身上,或是有石頭落在你身上。這些都是來自於肉身體的夢。

以太體—第二個身體—也有它自己作夢的方式。以太體的夢為西方心理學造出許多困惑,佛洛伊德就誤以為以太體的夢和經由壓抑而產生的夢是同一回事。沒錯,確實有許多夢是由於壓抑欲望所引發,但是這些夢都屬於第一個身體—肉身體的層面。

如果肉身體上有著任何壓抑的欲望,例如你正在斷食,那麼你很可能會夢見自己吃早飯的情景;如果你壓抑的是性慾,那麼你就很可能會作各種跟性有關的夢,這些都是屬於第一個身體的夢。

以太體一直被排除在心理學的研究範圍外,人們一直把以太體的夢當成是第一個身體/肉身體的夢來解釋,這造成了極大的混亂。

以太體能夠在夢中旅行。以太體常常會離開你的身體,但當你回憶起來的時候,你會把它當成是一場夢。

不過,那並不是一場夢,它跟肉身體所創造出來的夢不一樣。

在你睡覺時,以太體能夠離開你,雖然你的肉身體還在原來的地方,但是你的以太體能夠離開身體,甚至旅行到太空裡。

沒有任何一種空間能夠限制以太體,距離也完全不是問題。對於那些不了解以太體,不知道有以太體這回事的人,他們或許會把以太體層面的現象解釋為潛意識。

他們把人的頭腦分為意識和潛意識,稱肉身體的夢為「意識」,稱以太體的夢為「潛意識」。

然而,以太體並不屬於潛意識,它與肉身體的夢同樣具有意識狀態,不過是不同層面的意識。

如果你能夠開始意識到你的以太體,那麼,你就能夠開始意識到屬於以太體層面的夢境。

肉身體的夢可以經由外界的刺激所引發,以太體的夢也可以透過外界的刺激而引發。

咒語就是形成以太幻覺、以太夢境的方法之一。

當一個特定的咒語、一個特定的字眼或聲音,在以太體的中心裡不斷地重複時,會創造出以太體的夢。

創造以太體夢境的方法有許多種,聲音是其中常用的方法之一。

在過去,蘇菲派的人會用香味引發以太幻覺,穆罕默德也非常喜歡香味。除了某些特定的香味可以引發特定的夢,色彩也能夠引發屬於以太體的夢。

有一個叫做利比特(Leadbeater)的人,曾經作了一個藍色的以太夢,整個夢境就只是純粹的藍色,但那個藍色有著一種特別的深度。

所以,他開始到世界各地的商店去尋找那種特殊的藍色。

經過好幾年的尋找,他終於在印度一家商店裡發現那種藍色,他找到一塊具有那種特別深度的藍色天鵝絨。後來,也有其他人用這種天鵝絨來引發以太體的夢。

如果有人在深度的靜心裡看見某些色彩,經驗到某些香味、聲音或全然陌生的音樂時,這些也都是一種夢,只不過是屬於以太體層面的夢。

所謂靈性上的預見也是屬於以太體層面的現象,是以太體的夢。

某些像是上師們突然現身在門徒面前的現象,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那只是一種以太體的旅行、以太體的夢境罷了。

但是,人們一向只從肉身體這個層面來研究頭腦意識的狀態,所以他們如果不是以生理學的角度來解釋這些以太體的夢,就是完全地忽略它們,把它們擱置於一旁,再不然,就是把那些夢歸類成無意識的部分。事實上,當人們把任何東西歸類成無意識的層面時,那等於是承認自己一無所知,把事情歸類於無意識只是一種技術上的把戲而已。

沒有什麼東西是無意識的,每件事情都是有意識的,只是與前一層意識相較之下,它是較深一層的意識,比較不為人知罷了。

所以,對肉身體而言,以太體就變成了無意識的層面;對以太體而言,星光體才是屬於無意識的層面;對星光體而言,心智體屬於無意識的層面。

其實,所謂的意識指的是那些已經為人所知的部分,而所謂的無意識則意謂著還不曾為人所知的部分,那些未知的部分。

星光體也有屬於星光體自己的夢。在星光體的夢裡,你能夠進入你的前世,這是屬於你第三層向度上的夢。

有時候,在一個普通的夢境中會摻雜了一部分以太體的夢或某些星光體的夢。

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夢通常會變得一團混亂而難以了解,因為你許多不同的身體同時出現,而其中某些身體的夢會進入到另一個身體層面的夢,或貫穿到另外一個身體層面的夢裡。

所以有時候,在一個普通的夢裡可能會有著片段的以太夢或星光夢。

第四個身體是心智體,它能夠回溯過去,也能夠進入走來。有時候,當一個人面臨緊急時刻,即使是一般人,都可能瞥見未來。

比如說,當一個你極為親密的人即將過世時,他死亡的訊息很可能會出現在一個尋常的夢境裡。

你對於夢的其他多重向度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任何其他的方式,所以這個死亡的訊息會穿透到你平常的夢裡。不過這種夢通常不會很清晰,因為這些訊息往往必須跨越不少障礙,才能夠進入你平常的夢境裡,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而每經過一個障礙,訊息都會有所削減與變形。

會有這些障礙的原因,是每一個身體都有它慣用的象徼符號,當某個身體的夢要穿透到另一個身體的夢中時,必須被轉換成另一個身體慣用的象徵符號,所以夢常會變得混亂而難以理解。

第四個身體中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不過時間仍然存在著。

時間,即使是「現在」這個當下的片刻,仍隸屬於時間的長流,所以你的頭腦需要集中注意力。

即使你能夠回想過去,但是你的頭腦還是必須把注意力放到過去的方向上,而未來和現在都必須暫時被你擱到一旁。

當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未來的方向時,另外兩個向度—過去和現在—也就不見了。在第四個身體中,你能夠看見過去、現在和未來,但你沒有辦法同時看見它們。而且,你只能看見你個人的夢境,那些屬於你個人的夢。

本文摘自《奧修脈輪能量全書(二版):靈妙體的探索旅程

生命潛能出版

 694 total views